<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030章 被小虎给坑了-2
    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正准备再试试的贰壹。

    突然看到飞到了床栏上站着的小虎,屁股一沉,一个气运丹田,一坨什么东西咚的就掉了下去!

    “卧槽!”

    贰壹大惊失色的把脑袋伸出去一看。

    一坨花花绿绿的鸟屎,好死不死正好掉在了,他下铺的枕头上!

    连忙从上铺爬了下去,扯过两张纸巾擦了擦,可不擦还好,一擦糊了大一片!

    贰壹那叫一个暴汗啊!

    幸亏昨晚上寝室的三个家伙全都没回来,估计又去网吧开黑了。

    这要是被下铺的大雄知道了,还不得找他拼命啊?

    看着大雄枕头上,那一摊子恶心吧啦的痕迹,贰壹心虚的赶紧破坏证据。

    把枕头塞进了大雄,从来都不叠的毯子里。

    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冲到寝室厕所洗脸刷牙,准备逃离作案现场。

    “以后不准随便拉屎!”

    一边刷牙,贰壹一边含糊不清的,教训飞过来停在他肩膀上的小虎:“不然我弄个塞子,把你屁股堵上!”

    小虎要是能听懂他说什么,那才叫见鬼了!

    看到他刷牙,小虎跟吃了摇头嗨一样,发神经的上下来回点头,一边点头还一边叫唤:“小糊!锅赖!小糊!锅赖!”

    “卧槽!”

    “合着你就会这么两句怎么滴?”

    因为时间要来不及了,贰壹也顾不上跟小虎臭贫,草草的刷了两下,就含了一口水咕噜咕噜漱口。

    结果没想到小虎被他骂了一句之后,歪着脑袋看了他半天,突然冒出一句:“卧槽!咕噜咕噜咕噜!”

    贰壹顿时呛到了,差点没把漱口水给咽下去!

    扭头瞪着,正在模仿他的小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货好像突然被开启了通灵模式,见什么学什么!

    最神奇的是,明明学叫它的名字还含糊不清。

    可学那句“卧槽!”却学的字正腔圆,还特么带着强烈的语气!

    气的用牙刷,把还昂着脑袋,模仿他漱口的小虎,从肩膀上给捅了下去。

    贰壹小猫洗脸似的,捞了两把自来水,在脸上抹了抹,就当是洗过脸了。

    扯过毛巾囫囵一擦,拎起书包就往大教室里冲,早上8点的大课,他已经迟到好一会了!

    可等冲到阶梯教室,贰壹才反应过来,小虎这家伙居然也跟着他一阵狂飞,跟到了教室。

    “去去去!”

    “在外面等着我!”

    这肯定不能把小虎,给带进教室里去。

    要不上课的时候叫唤起来,本来就迟到了的他还不死定了?

    忘了把小虎给关起来的贰壹。

    挥了挥手,不让想停到他肩膀上的小虎落下来。

    可他的想法是好的。

    但小虎显然不可能听得懂。

    在他的驱赶之下,惊慌的绕着他呼啦呼啦飞。

    最后没辙的贰壹,只好一把抓过小虎,把它放在了大教室的窗台上。

    又往它身上释放了一个【安抚动物】,让它停在窗台上别乱动。

    这才弯着腰,趁讲课的教授,正在写板书的时候。

    悄摸溜进了教室里,在后排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假装自己好像一直都在。

    不管怎么说,贰壹好歹也混到大三了。

    对带自己专业的几位老师和教授的脾气、习惯都已经掌握的一清二楚。

    上面正在讲课的邢教授,通常不怎么点名,要点也不会在第一节课之前点名,反而会在第二节课上课时突然清人。

    既查出了没来的,也杜绝了有人上半截课偷偷溜走,一旦被抓住下手极狠,老吓人了!

    他老人家的语录也不少:

    曰:睡过头了没事,能来就是好孩子!

    曰:你睡过头了还不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曰:我平常都不点名的,偶尔点一次你居然还不来?我不要面子的啊?

    曰:你不给我面子,我就不给你学分,有种别选我的课啊?来啊!负相伤害啊!

    摊上这么个教授,你让学生怎么办?当然只能是老实听课啦!

    因为贰壹已经将自己专业的教材全部刷过一遍了。

    知识点全在他脑子里储存着,所以再听起课来,竟然别有一番体会!

    原本还略有不解的地方。

    随着邢教授的讲解,居然迅速的融会贯通起来。

    颇有些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邢教授讲课的水平也极高。

    声情并茂之中,也不乏风趣诙谐,很是引人入胜。

    贰壹正听得如痴如醉,教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突兀的:“小糊!锅赖!小糊!锅赖!”

    讲解的正兴起的邢教授,突然僵住了,板着脸回头扫了一眼。

    听课的学生们,也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四下张望,而贰壹的冷汗唰就下来了!

    “谁在开玩笑?”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邢教授低头一边翻着讲义,一边轻描淡写的道:“主动站出来,我今天就放你一马!”

    “卧槽!”

    “咕噜咕噜咕噜!”

    那惟妙惟肖的漱口声,弄的邢教授脸都绿了,而课堂上的学生们,全都憋不住的笑喷了。

    “还来?”

    “非逼我出大招是吧?”

    “互相举报!谁给指认出来,学期末我给他免试过!”

    这下邢教授是真生气了,课堂上戏弄老师,脾气再好也忍不了啊?

    学生们都不敢吭声了,心里却暗自埋怨。

    这么得罪人的事,您也不说来个匿名举报?

    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让我们指认,免试过虽然诱人,可是会被打的好吧?

    “嘿?没人承认?”

    “你们还互相包庇是吧?”

    邢教授气的差点燃烧起来,重重一拍讲台,正准备发飙。

    “有只鹦鹉!”

    突然有眼尖的同学,指着大教室的窗台上大叫:“刚才声音就是从它那发出来的!”

    几十上百号人,齐刷刷的扭头向窗台望去,只见小虎贼头贼脑的,正探头往教室里窥视。

    见到一群人盯着它,居然也不怯场,又来了一句:“卧槽!咕噜咕噜咕噜!”

    “噗~”

    本来因为邢教授发火,而噤若寒蝉的学生们,顿时就憋笑憋的漏气了!

    “这谁的鸟?”

    一看居然是只鹦鹉在学舌。

    邢教授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学的还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