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7.
    时樱在医务室里冰敷,苏茜看着她肿成个馒头样青青紫紫的脚踝,心疼得要死,不停说拿不拿名次有什么重要?干什么这样拼命?正说着,感觉门边一道阴影,苏茜扭头一看:“哟,你俩也伤了?”

    说着她上下一阵打量:“看不出来啊。”

    来的是班里两个男生,一个拿着绿茶一个提着塑料袋儿,袋儿里仿佛装着雪糕以及几样零食,巧克力薯片黄桃果冻之类。眼瞧着校医都看过来了,两人先后进门,说他俩啥事没有,就是听说时樱崴了脚还挺严重代表班上其他同学来看看。

    “这零食你俩打发时间随便吃吃,还有雪糕,往脚踝上一摁比冰袋好使。”

    旁边那人也不甘落后伸手把绿茶递来:“时樱你是爱喝这个?”

    这一刻苏茜感觉自己是多余的,两位来探伤的眼里根本就没她嘛,明摆着是来献殷勤。他俩还没把东西送出去,门口又来一个,没看清楚是谁声音先传进来了:“我们班时樱是来医务室了吗?伤得严重不严重?”

    提着零食拿着水的见到手持漫画小说mp3的,场面顿时尴尬,苏茜噗嗤笑了:“你又做什么来?代表班上同学前来慰问?慰问品呢?……哎,我说别人探病派一个代表,你们探伤跟割韭菜似的一波波来?那后面还有没有?”

    说着当真又进来两个。

    好在这回不是本班的,是隔壁班的。

    趁时洋检录去了,罗宇恒叫上徐明直接开溜,他俩上小卖部买了几样零食,拿上就往医务室来。不大的医务室里塞了五个来探伤的男生,八班仨,九班俩,这阵仗真不多见把校医都给看懵了。

    她刚才只感觉这女孩儿脚丫子嫩生,伤处看着触目惊心,没太注意脸,这会儿一瞅,真挺漂亮。

    徐明冲时樱打个招呼,又看了一眼八班那几个别有用心的,脑子一转,说:“时洋那项目快开始了,赶着检录,让我们替他送点东西。”

    想想表弟的作风,再看看两人拿在手里的零食,时樱已经猜出个大概,她没伸手接,说:“我补点水就行,没什么胃口吃。这边有茜茜陪着,不耽搁你们。”

    最先进来那个赶紧把绿茶递上:“喝这个,比白水有味儿。”

    时樱还是没接,她将话题岔开,问:“跳高成绩统计出来了吗?我拿到名次没有?”

    “有!当然有!好像是第四还是第五,差点儿就进前三。”

    “那有分吗?”

    “怎么没有?前八都有分。”那男生怕时樱因为没进前三心情低落,还掰起手指头给她算了个数,说每个项目最多报三人,年级上三十个班,光跳高一项就是八/九十人,这个成绩很好了。

    他说完时樱笑得眉眼弯弯,说:“那还好,没白白受伤。”

    “那可不!老班刚还说你是德智体全面发展!让我们跟着学学!”

    说着那男生又要递水。

    时樱说:“我这边都不缺,你们回班上去吧。”

    苏茜也在摆手,说:“回去,都回去,拽着点让后面的别来了,樱樱只是崴个脚,不要搞这么夸张。”

    五个男生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带过来的东西一样没留下,出去之后他们还有个短暂的眼神交流,就在医务室门口互相表示了不屑,嫌弃了对方的品位。

    一方面想着时樱真难讨好,同时庆幸自己不是唯一那个碰壁的。

    看看他们带来那些,不都没送出去,谁比谁好?

    来献殷勤的正要走,就发现迎面过来个危险人物,一班的祁遇手插兜往医务室来,他眼神从来探伤这几个身上掠过,脚下没停。

    刚准备走的也不急着走了,装作有事排排站在外面偷听。

    祁遇进去就请校医拿两瓶云南白药一盒藿香正气液……在外面偷听的正要放心,就听见他问:“你是八班的时樱?”

    而后是时樱带点疑惑的反问:“你知道我?”

    “在老吴办公室见过,老吴让我跟你学习。”

    “欸????”

    外头几人都听出时樱的惊讶,医务室里祁遇快被萌化了,她看起来像吓傻的兔子,懵懵的,有些呆,又有些无辜。时樱楞了一下,然后慢吞吞眨了眨眼,反手指向自己,问:“我吗?吴老师让你跟我学习?”

    校医开了单子,把云南白药和藿香正气水装小袋子里递过来,祁遇接住,给了钱,等找零的时候点点头,说:“他说你平时踏实,答题仔细,卷面清爽。”

    “可我年级四百多名。”

    “进步不少吧?”

    时樱不是很清楚她进校的总排名,但是看本班排名是前进不少。她心里有点小骄傲,又不好意思跟年级第一显摆,就拿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下,说一丢丢。

    “那不是很好?我排名没动,分数还退了。”

    ……

    看他俩稀里糊涂搭上话,苏茜活似见了鬼,想尖叫一声再冲出去跑两圈,好在她理智那根弦还没断。苏茜不断在心理提醒自己帅逼就在眼前,要端起来,稳住!

    她一个深呼吸,刚平复些许,就听见祁遇问时樱脚怎么了?怎么伤的?

    虽然已经解释过很多次,被问到时樱又重复了一遍,她问祁遇报了什么项目,祁遇说一二百和接力。

    “名次还行吗?”

    祁遇看她一眼,说还没跑。

    时樱脸热了一下,不好意思讲:“之前顾着跳高去了,没注意其他项目。”

    “没关系。”

    时樱觉得她得说点什么抢救一下,就在医务室里给祁遇加了个油,说他可以的,一定能跑得很好。

    本来祁遇是想随便溜达几步,他班主任都说不追求名次重在参与,能对付过去就行,对付不过去弃权也行。让时樱这么一鼓励,坏了。

    医务室里祁遇小宇宙爆发。

    医务室外那几只心里燃起熊熊烈焰,准备给他好看,和他拼了。

    长得帅了不起?年级第一就能抢别人班妹子?

    #

    冰敷过后,校医又给她处理了一下伤处,看肿成这样根本没法穿鞋,就让苏茜去买了双凉拖。时樱穿着拖鞋慢慢走回体育场,回到班级里,她一露脸就收获大批关心。

    “都这样了得好几天才能消吧?”

    “白生生胖乎乎的,猪蹄儿啊这是!”

    时樱也低头看了一眼,她脚踝连带脚背都肿起来,右脚比左脚胖了不止一圈,看着真有点像。苏茜一路扶着她走,听到这话瞪了那人一眼。

    “不会说话就闭嘴,你才是猪蹄儿。”

    “对了我们跳高到底第几名啊?”

    “第五,我们第五,时樱这回是光荣负伤。”

    “鼓掌,来给班花鼓个掌,辛苦了。”

    时樱跟苏茜并排坐下,坐下之后看了一眼场地里面,问:“现在比到哪儿了?今天还有些什么项目?”

    “具体还有些什么不清楚,不过马上要到二百米,刚才班长才让写了给二百米那几个加油的条子,已经送到主席台上去了。”

    听到说跟着跑二百,苏茜搓了下手:“这么说我们过来得正是时候。”

    坐在前面一排的回头问二百米怎么了?

    “时樱你表弟报了二百米吗?”

    “没有吧。”

    “那怎么……”

    前排的还没问出来,苏茜就嘿嘿嘿,说:“之前我陪樱樱去医务室,撞上祁遇给一班同学买药,他说他跑一二百。”

    “真的假的?”

    “祁遇报的一二百?”

    不止前排,前后几排都精神了,有人把搭在腿上的外套拿开站起来往二百米的起跑处瞄,还有的直接用上了望远镜——

    “真的!是真的!我看到祁遇了!”

    “上跑道了吗?还有多久发枪?”

    “望远镜借我们使使,有帅哥一起看呀!”

    一拨人抢着用望远镜,另一波还在跟苏茜问话,问她们怎么同祁遇搭上话的?还说了什么?苏茜心里知道她们没主动搭话,是祁遇送上门来,直觉告诉她最好别说实话,她就看了时樱一眼,回头冲其他人说:“樱樱伤成这样,校医在帮她处理,祁遇就在旁边等了一会儿,我们借机闲聊了几句。”

    “聊什么?”

    “就问他实验班项目能报满吗?问他参加哪几项?”

    “这么好的机会没说别的?”

    “还说了什么?讲讲嘛!”

    苏茜摊手说没有。

    “时樱你呢?没跟祁遇搭话?”

    “我忙着脚疼。”

    前后排的还在为她俩可惜,说这么好的机会就放过了,想想都感觉胸闷。时樱不想听她们叽叽喳喳,从包里翻出耳机线来听歌,旁边苏茜偷捏了一把时樱软乎乎的手,在时樱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冲她挤了挤眼。

    时樱一脸茫然。

    苏茜勾手指让她凑过来,贴她耳边小声说:“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这下时樱更茫然了。

    她糊涂着,就听苏茜说:“你和祁遇啊……我都给你瞒下来了。”

    “我和祁遇?”

    “……你总不会说你俩不熟?就刚才那样,还不熟?你们一个楼上一个楼下,一个八班一个一班,初中还不是同校,就这样他都把你名字叫出来了,还不熟?”

    时樱左手支着头,右手伸出两根指头:“就说过两次话,上回在一班门口,这回在医务室,算熟?”

    “他不是说在办公室见过你?”

    “见过呀,没搭过话。”

    “樱樱你跟他自我介绍过?”

    “我没。”

    “那我知道了……”

    时樱那双眼清澈见底,她偏着头朝并排坐的苏茜看来,问:“知道什么?”

    “他暗恋你吧?”

    时樱眨了眨眼,接着抬起右手来探了探苏茜的额头,顿了一下才说:“茜茜你还清醒吧?”

    那是祁遇,是祁遇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