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6.
    对班上同学来说,运动会就等于坐在体育场的台阶上听歌看小说聊天吃零食,不管报没报项目,全班都在做准备,时樱装了两本打发时间的书在包里,给手机充满电,想到自己还有个项目,她拿上了国庆假期跟时妈去商场买的运动t恤和短裤,准备检录前去女厕所换上。

    她出门之前,时妈顶着鸡窝头睡眼惺忪的走到客厅来,问不带些零食?

    时樱叼着袋装牛奶在门口换鞋,听到这话她动作麻利的绑好鞋带,将牛奶换到手上,说:“带那么多麻烦,反正学校也有小卖部。”

    时妈点点头:“钱带足了吗?妈给你拿一百?”

    “国庆假期过后才往校园卡里冲了三百,我又带了五十的现金,怎么都够。”

    这么一会儿时妈就打了好几个哈欠,时樱看她困得不行,问昨晚看电视到多晚?“妈你再去补会儿觉,火锅城卖中午晚上,起这么早做什么?”

    火锅城生意好,虽然开门营业挺晚,店里很早就要准备食材,比如毛肚鸭肠要买到新鲜的都得天不亮去市场,不过这个活让时妈交给她信得过的人了,她自个儿睡到七八点,在家煮个面条或者水饺,吃好之后开车过去,到店里差不多已经九点钟。

    她过去之后会检查一下当日准备的食材新不新鲜,差不多十点半之后,陆续就有客人来,火锅城的一天总是这么开始的。

    平常时樱出门的时候她妈还在睡觉,今儿是嘴里发干想喝口水,正好撞上她在换鞋,就问了一句。

    看她还有钱时妈就没多操心,说了一句运动会重在参与,别傻不愣登去拼命,跟着回去睡回笼觉了。

    时樱听了觉得好笑,心想参加径赛项目的搞不好是容易累瘫,有些跑完手上冰凉脸色发白,跳高跳远的没那么严重,要说顶多就是重心不稳崴个脚。

    人吧,真不能胡思乱想,有些倒霉的事想多了就会应验,比如时樱,还真在运动会上把脚崴了,那是在最后一跳上。她落地重心不稳,跟着一个趔趄,摔是没摔,右脚踝一下剧痛。

    苏茜就在旁边给时樱加油,在她要摔倒时心里一紧,看时樱站住了刚要松口气,就发现她走路的样子怪怪的。

    时樱跳完了,朝她这边过来,苏茜伸手扶着她,问怎么了。

    “我脚崴了,好在这是最后一跳。”

    苏茜是个急性子,听到这话哪还顾得上那些,蹲下就想把时樱的袜脖子往下脱一点,看情况严不严重,手才碰上时樱就把右腿往后缩了缩。

    “很疼吗?”

    “有一点。”

    “怎么办?去医务室看看?”

    充任裁判的体育组老师很有经验,他回头看了一眼,看时樱脚踝都肿起来了,就让苏茜扶着点,把人弄去医务室冰敷一下,看她一个女生力气不够还想指个人帮忙,这时一直关注着小表姐比赛的时洋也注意到有情况,跟班里打了个招呼小跑过来。

    “怎么回事?哪儿不舒服?”

    “刚那一跳重心不稳把脚崴了,没事儿。”

    时樱说着还想走两步给他看看,就挨了说,旁边老师看着着急催促苏茜赶紧把人扶医务室去,崴脚是小伤,也别太不重视,这么乱来有苦头吃。

    苏茜正要扶着时樱走,时洋过来蹲下了。

    “还扶什么,我背。”

    看时樱慢吞吞的他还回头瞪了一眼:“别磨蹭了,上来。”

    时樱往时洋背上一趴,时洋背起她还颠了颠,心想女生都这么轻?这也就八十斤出头?不能更多了。他刚把人背起来,旁边老师就眼含怀疑,正在想这男女同学是不是太亲近了,有同学帮着解释:“老师你别看了,时樱和时洋是两姐弟。”

    “……亲姐弟?”

    “表的,时洋爸是时樱她舅。”

    时樱让小表弟背着走,一路过去有不少人围上来关心,问怎么了?伤哪儿了?有人问起时樱抬抬右脚,就被时洋一阵凶:“重死了,别乱动,再晃扔你在地上。”

    时樱也不计较,笑眯眯说:“你敢扔我就给二舅妈打电话。”

    “就知道拿我妈威胁我!”

    看时樱那双白腿还在那儿翘啊翘的,时洋无奈,只得明说:“不要乱动,伤上加伤别怪我不管你。”

    果然是青春期男孩子别扭的关心,时樱比了个ok的手势,说知道了。

    跳高项目检录之前时樱特地去换了短袖短裤,她发育早在女生里面算高挑的,双腿又细又白修长好看,让时洋背着一晃一晃招人得很。

    时洋平素话多,去医务室这一路上都在说,问她是犯小人还是流年不利,抽空去庙里拜拜,去去霉气:“前几天那个事我就很气,她们编着话抹黑你你不跟我说,我知道黄花菜都凉了,说打击报复回去你还不让,你这心胸真比碧海蓝天还他妈宽广,这都无所谓。还有你们班主任,也没请她们家长……”

    “换做我当班主任,遇上这种事顶多就是私下沟通教育,怎么挑明?拿你来说,你不知道是谁传的气过就过了,让你知道你不报复她?田老师总归是想平息矛盾不是挑起矛盾。”

    “你一个受害者还理解起加害人来了???”

    “不是这么回事。”

    她要不是从二十六岁重生回来,可能表面说没事背地里能气哭了。重生过一次方方面面自然不同,时樱心里装着自己的目标和计划,很难去计较这些小事情。

    是的,很多事在中学时期看来天塌了,过十年回头来看,微不足道。

    两人说着话,医务室就到了,时洋把人放下,冲校医说她脚崴了,看给怎么处理一下。校医让时樱脱鞋,时樱脱掉鞋袜露出白嫩嫩的脚丫子,她双脚玲珑小巧,指头圆润可爱。就是这只脚上却肿起一个乌青的馒头,刚才遮住还不明显,这会儿看着真挺严重。

    五中的校医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医师,看着都替她疼,边准备冰敷边问怎么伤的。

    “跳高的时候落地没控制好,崴了一下。”

    “疼吧?”

    “其实没那么严重,我皮肤白看起来比较惨。”

    时洋等在旁边,听到这话还瞪她:“断手断脚你才觉得严重?”

    刚说完他兜里手机震了一下,时洋摸出来一看,表情古怪了。

    时樱一脸好奇:“谁的消息?你不回一下?”

    时洋又看了一遍,然后摁熄屏幕,收起手机,扭头说没事:“他们找我没找到,问上哪儿去了。”

    看着去拿了外套和水慢一步过来的苏茜,时樱对时洋说:“洋洋你回班上去吧,我冰敷要好一阵,干等着无聊。”

    “对啊,时洋你回去吧,我跟老班请了假,在这边陪樱樱。”

    看他还犹豫。

    时樱又说:“你不是还有项目?快准备去,也帮我看看拿到名次没有,我那么用力一跳。”

    时洋准备项目去了,时樱跟苏茜在医务室闲聊,苏茜还在羡慕她和表弟同校,遇上什么事都能互相照应。受她赞许的时洋上小卖部买了瓶水,喝了一口就看见从远处跑来的唐子豪。

    一个照面,时洋就锤了唐子豪一拳头。

    “你给我发那个什么意思?让我姐冰敷,别去揉,这两天多吃鸡蛋牛奶豆制品蔬菜水果?”

    唐子豪拿校园卡刷了瓶运动饮料,边拧瓶盖边回:“我不是告诉你了?阿遇说这样好得快。”

    “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许人家关心樱樱美女?”

    唐子豪话音刚落,就被时洋卡了脖子,他赶紧投降让松手:“哎哟你就当阿遇他关心同学。”

    “谁跟他是同学?”

    “那关心校友?”

    “五中这么多人他关心得过来?他中央空调啊?”

    唐子豪叹一口气,他勾着时洋的肩膀:“我说你明明猜到是怎么回事,非要我说,祁遇明摆着就是看上时樱了,只是他闷骚藏着不说,看人家伤了脚这不就坐不住了,偏偏又没正当理由去关心这种时候就想到还有我可以利用。我跟你好,你又是时樱表弟。他盯着我发的信息,让我告诉你这会儿千万别去揉,越揉越严重,赶紧送去冰敷,还有这样那样一大堆……不然我干嘛多管闲事?人都送去医务室了,校医难道不会提醒你们?”

    唐子豪回忆了一下祁遇刚才的样子,不熟的人看不出什么,他们这么多年哥们,一眼看出祁遇在担心,整个人紧绷得很。

    “我说你别操心了,管他那么多。他要喜欢让他自己追去,就算被他追到手时樱也不亏,阿遇以前都没喜欢过谁,纯情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