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5.
    抱起团来排挤她的那些人心里也挫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说时樱闲话,发一些不着调的洗脑包。讲她看起来冰清玉洁内里骚浪贱,跟女生没几句话说,和那些男生聊得倒是开心,像九班那几个……去上个厕所从那边走廊过都要推攘一下。

    就有人酸不溜丢说:“谁让人家有那么个弟弟?难怪她能认识那些人。”

    “你们说时樱她整天装模作样累不累啊?”

    “燕子玩了一个月随随便便也考了第八,她那样才第六?”

    “不就是第六得意什么?我们班第六放年级上多少?”

    “四百多名吧。”

    “我当她排名多高,也才四百。”

    分科之前年级上是四个实验班,每班八十人,统共三百二。一般说来椿城五中的实验班塞钱都不好进,但也有些背景深的,这三百二十人里面,估摸三百是凭本事考进去,有那么二十个开后门的。这么一来普通班第六顺理成章就排到了年级四百来名,时樱想在学期末分进实验班得杀进前三百。

    高一年级三十个班,两千多人,年级四百名怎么说都是优秀学生,这些讥讽她的八百、一千多、两千名的都有,她们就是能自信看不起时樱。

    时樱也不稀罕谁看得起她,本来就不怎么往来,被她们排挤能有什么感觉?

    苏茜本以为她是安慰人才那么说,后来发现同桌当真不在乎,憋屈劲儿才消散了些,不过气愤没有减少。

    又过了两天,风言风语传得更离谱,晚自习上有人偷偷往时樱桌上扔了个纸团,被打窗外路过的班主任撞了个正着,田娟直接进了教室,从时樱桌上拿起纸团,展开一看,脸黑了。

    “朱志远,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从班主任进门朱志远就怂成缩头乌龟,他低头装作很认真在做题,结果还是被点了名。没法子,他只得苦着脸去了办公室,大概五分钟后,朱志远回来了,换高齐去。

    从纸团被没收,高齐心里就在打鼓,直觉要遭,这一刻果然还是来了。

    他一进办公室就看到被展开铺平放在办公桌上的纸条,田老师坐在办公椅上,抱着胳膊等他解释:“说吧,这上面写的是怎么回事?”

    纸团上写了什么呢?

    大概就是求证,那些女生的闲话已经让班上男同学听去了,信不信的都有,高齐有点喜欢时樱,听了那些话憋得难受,就想问个明白,问清楚了还能帮着辟谣让他们别再瞎传。他就写了个纸条,揉成一团让朱志远帮忙传过去,朱志远平常篮球玩多了,看老师不在就投了个两分,正中时樱课桌,纸团是送过去了,也让从外面路过的班主任给逮着了。

    本来要是内容不那么劲爆,他讲义气就把锅背了,朱志远盘算着回头要让高齐请他吃饭,班主任就把纸团往他面前一拍,让他解释。

    看看上面写的,还解释什么,性质这么严重他当机立断就把高齐卖了。

    高齐低着头站了半节课,田娟怎么问他都不说,田娟耐心告罄,说要去问时樱,高齐这才开了尊口:“不关时樱的事,是我单方面传的纸条,我听到一些和她有关的传言,不敢相信,才向她求证。”

    “什么传言?”

    问到这个他又跟锯嘴葫芦似的,不说话了,这回任凭田娟怎么说他都不开口,田娟没法,让高齐到旁边去站着,趁下课去教室找了时樱过来。

    高齐让朱志远帮忙传纸条被逮住之后,全班都在偷瞄时樱,猜测是什么事。

    还有人说该不是谈恋爱被抓住了。

    “谈恋爱?高齐和时樱?你是在说梦话吧。”

    “要说是递情书被逮倒还有可能。”

    一群人嘻嘻哈哈说得正高兴,田老师进教室来找了时樱,看时樱也被请去,刚才开着玩笑的才发觉事情严重了。就有人喊着朱志远问他纸团上写了什么?

    看那些说闲话的还在幸灾乐祸,朱志远阴阳怪气讲:“想知道那上面写了什么?那上面写班上有人说你怎样怎样,和九班那些人怎样怎样,问时樱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话,刚还笑着的几个表情僵了,心里也慌起来。

    朱志远没明说怎样怎样,但是听过那些闲言碎语的谁不知道?班上男生还说那正好,等老班查个清楚明白,看最后怎么处理就知道时樱是不是那种人了。

    他们等着看热闹,和白露抱团那些女生坐不住了。

    班里疯传的闲言碎语源头在她们,她们说那些话很多都是凭感觉讲的,根本不是事实。就是一群人都看不惯时樱,聚在一起人多壮了胆,你一言我一语抹黑人家,说多了自己都信了,转身还散播给其他人。

    心知那些话全是臆测,还是带着恶意的臆测,禁不起查证,后来这节课她们全提心吊胆着,做什么都没法专心。

    很快,时樱也回教室了,她刚坐下苏茜就问怎么回事?

    前排的两个也回过头来。

    “没见你跟高齐往来,他怎么传纸条给你啊樱樱?”

    “那上面写了什么?”

    时樱抿唇笑了笑,说没什么。

    “不能吧?”

    “你都进办公室了还没什么?”

    时樱点头:“真没什么,田老师问了我几句,答完就放我回来了。”

    好奇心没得到满足上课铃就响了,前排的只得转回去,她们刚坐好,田老师和高齐一起进了教室,高齐回他位置上坐下,田老师往讲台上一站,借事发挥开起思想教育课来,主题就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没事少说人闲话,说之前过过脑子,不实的别往外传,你坏人家名誉,人家不找你?

    田娟没从高齐那里问到名字,她讲这些的时候眼神在班里扫视,看谁表情古怪不敢抬头心里就有数了。

    做老师的从前也当过学生,知道集体里面存在这种情况,但哪怕有心理准备,田娟也没料到这里头还有宋一燕的事。从她开始说宋一燕表情就不自在,为了杜绝这种情况田娟说得比较严重,宋一燕听着脸色发白,那模样看着心虚得很。

    下晚自习后,班上同学一波波走了,办公室里几个老师没跟着去挤,他们或者开车上下班,或者有老公来接,并不着急。看田娟回来就有人问怎么回事?查清楚没有?

    田娟叹一口气:“还不是女同学之间的嫉妒心。”

    “这事你都知道了,班上风浪不小吧?别影响到时樱,她势头好,让这种事耽误了真得不偿失。”

    “是啊,我提出来讲班上同学还嫌小题大做,不想想谣言能害死人。不过时樱状态还行,她没受多少影响,也可能从小就这样习惯了。”

    这回是初犯,田娟没逼着高齐非要说出几个名字,她进班里敲打过,帮着灭了谣言也就算了。

    对于这个展开时樱还挺满意,这之后传她谣言的猛然间少了,还是那个话,假如她真的存在作风问题田老师能轻巧放过?你也不看看椿城五中是什么地方。五中是省重点作风抓得严,别说早恋,有这苗头都不行,时樱进了办公室不多会儿就出来了,没抹眼泪没请家长,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谣言虽然灭了,时樱跟那群人的关系并没有缓和过来,反而越发尴尬。

    班上同学看了两天热闹,很快也顾不上,他们迎来了这一年的新生运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