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4.
    当晚回家路上,时洋蹬着自行车同后座的时樱闲聊,说起眼下年级上最热门话题——祁遇涂错答题卡依然稳坐第一这事。

    “我不是跟唐子豪一起打过几次篮球,也加了他好友,就问他是不是真的?还是老吴在吹牛?”

    时樱含着薄荷糖说当然是真的:“我下午去田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撞见你们英语老师和祁遇谈话,说的就是这个。”

    “我又不知道……哎姐你别打断我,听我说完。”

    “那你接着说。”

    时洋在红绿灯处停下来,边等边说:“唐子豪也说不是假的,祁遇不仅让老吴点名批评,还挨了他们班主任的说,这还是第一次听老师说让大家别跟他学。”

    时樱看着街道那边亮着灯牌的商铺,问:“你就问出这个呀?”

    “唐子豪说他去追问祁遇,是什么使得我们五中学神分了心,祁遇给他搞烦了,回他一句看女生看的,你说好笑不好笑?”这时候红绿灯跳了,时洋又继续往前骑,边骑边乐,“唐子豪想起来祁遇是在我们班考的,还问我同考场有哪些美女,我哪知道?我又没关心过这个!对了,姐你跟他是一个考场,你们考场有美女吗?”

    这个问题就问对人了。

    时樱点头说有啊。

    “几班的?谁啊?”

    “八班的,你也认识,这会儿人就坐你后面。”

    时洋手上一抖,直接把自行车骑出个八字,晃悠了几下才稳住。骑在他后面的大妈都忍不住冲他喊话了:“小伙子你怎么骑的?小心点!”

    骑回直线之后时洋也松了口气,郑重警告让时樱别在这种时候讲笑话。

    时樱嗅着萦绕在鼻端薄荷的清爽味道,双眼弯成月牙,自行车又骑过半条街,时洋还是没忍住,又问:“除了你,你们考场还有什么美女?”

    “不知道,我没注意。”她嘴上让时洋别较真了,祁遇明摆着是不耐烦唐子豪骚扰他顺着对方心意敷衍了一句,听着就不像是真话。说是这么说,时樱也偷偷回忆了一下,她用半分钟确定那两天考试没见到给人印象特别深刻的女生,应该是骗人的没跑了。

    自行车停在小区门口,时樱从车后座下来,同时洋挥挥手,让他赶紧回去。

    借着锦绣家园小区大门口昏黄的路灯,时洋看了他表姐一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时樱觉得他怪怪的,问还不走?九点半了。

    时洋一蹬脚踏:“我回去了,姐你快进去,别忘了帮我说说话。”

    当晚,时樱盘腿坐在她软乎乎的床上同二舅妈讲电话,时洋贴墙偷听了几句,看他妈基本已经被说服才放轻脚步溜回房间,他在书桌前坐下,开流量看了一眼手机qq,戳唐子豪问他行不行了?挨家里收拾没有?

    [唐子豪]:狗命是保住了。

    [时洋]:你之前说那个事,祁遇讲他涂错卡是在考场上看女生去了?

    [唐子豪]:哥们你还真去看了在你们班考试的都有谁?

    [时洋]:那倒没有。

    [唐子豪]:?

    [时洋]:我就是想起来我姐也是在我们班考的,在祁遇斜前方,隔一条过道。

    唐子豪刚吃了个宵夜,还在消食,看到这一排字差点原地跳起来——

    卧槽???

    [唐子豪]:你的意思是阿遇他在看时樱?

    [时洋]:我没说,是你说的。

    [唐子豪]:对了,上回我说想追时樱,阿遇还告了我一状,我妈差点削死我。

    [时洋]:你说啥?你想追谁?????

    [唐子豪]:我就是油然而生那么一个想法,也没行动,你别这么激动,重点在我身上吗?重点是阿遇他该不会真的盯上你姐了吧?

    [时洋]:→_→

    [唐子豪]:这啥意思?

    [时洋]:表示拒绝的意思,你让他死心吧,趁早死心,我姐不会早恋的!他想让我姐当失足少女我就跟我姑告状,让我姑找你们班主任去!请他家长!

    [唐子豪]:→_→

    [唐子豪]:这么激动,有故事啊?

    [时洋]:你想想我姐热爱学习的劲头,再想想祁遇不怎么看书也能考第一的实力,他俩凑一起我日子还过不过?我能有明天?

    [时洋]:所以死心吧!你让他趁早追别人去,别盯着我姐看,我不会帮忙的!绝!对!不!会!

    看哥们反应这么大,唐子豪还安慰了他,让他凡事往好的方面想,就祁遇吧,以前追他的班花校花也不少,没见他对谁上心,这回恐怕就是顺口一说。

    不过唐子豪还藏了一半话。

    万一祁遇他真要勾搭少女失足,少女扛不住的几率很高。

    都不用说什么内涵不内涵,长那样就犯规了。

    同唐子豪聊完,时洋还不放心,听老妈讲完电话他又去骚扰时樱,让小表姐答应好好学习有那时间多翻两页书争取考个九八五。

    看这架势又犯病了,时樱已经准备睡觉,抱着空调被回了一句,说二舅妈那边已经做过思想工作,不会逼死他,后面一个月用点心吧。

    [时洋]:你还没答应我不会早恋……

    [时樱]:你上上上周说罗宇恒不错,上上周说蒋立也有不少人喜欢,上周说没有早恋过的高中是不完整的让我别整天读书都读傻了。

    [时洋]:随便说说嘛,你真听进去了?

    [时樱]:想什么呢?

    #

    后面两天各科任老师还是在讲题,年级上依然沉浸在攀比成绩的氛围中,第一次月考的影响还在持续。也就是这周,时樱感觉班上气氛有些古怪,她经常觉得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看过去对方就别开头。

    这样连续好几次,时樱猜想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在想要不要走到人面前去问清楚,还是再等等看事情总会浮出水面,还在这两项选择之间犹豫,苏茜就一脸阴沉进了教室。

    问她怎么了,她欲言又止。

    时樱想了想,说:“陪我去下小卖部吧?”说着她从包里翻出校园卡,又戳了戳苏茜的肩膀。

    苏茜这才拿上钱包跟着出了教室。

    这一路挺沉默的,进小卖部以后,时樱拿卡刷了两盒香草奶昔冰淇淋,苏茜正想说这又放不住,买两个做什么?时樱就递了一个到她跟前:“请你吃。”

    “干嘛?突然这样。”

    “看茜茜你不大高兴,想说出来走走吃点东西别去想闹心的事。”

    看苏茜伸手接过香草奶昔,时樱笑了笑,把自己那盒打开,拿勺子挖了一点喂进嘴里。

    后面那些年,冰淇淋的牌子会越来越多,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时樱的口味没变过,还是喜欢百乐宝的香草奶昔、草莓可爱多以及从小吃到大的娃娃头雪糕。

    她边吃边往运动场走,苏茜跟她并排走,问:“樱樱你不问我为什么生气?”

    “为什么?”

    “班上有些人太过分了,自己不努力眼红别人考得好,说那些话阴阳怪气的听了你想撕烂她的嘴。你多认识几个朋友她讽刺你是交际花,你少搭理她两回她说你眼睛长在头顶上假清高看不起人……想法这么阴暗都他妈是阴沟里的老鼠吗?”

    苏茜说着又要激动起来,这会儿时樱停下来了。

    她站在砖红色的塑胶跑道上,看着苏茜问:“是在说我吧?茜茜你跟人生气了?”

    “能不生气?她背后说我没听见就算了,明知道我跟你好当我面搬弄是非恶心谁呢?”

    看她气成这样,时樱心里有点感动,又想笑,反过来安慰同桌说没事:“你想想看,你初中班上没人抱团排挤其他人吗?这种事在集体里面总会有,禁不了,别理她们就行。”

    看她浑不在意,苏茜都没脾气了:“她们抹黑你诋毁你排挤你孤立你诶,不生气吗?”

    时樱舔了舔冰淇淋勺,说:“没觉得有什么,以前我不跟她们往来,现在她们孤立我我也没感觉。”

    这么说不是在安慰人,想想看,时樱放学是让时洋载回家,中午晚上这两顿都是跟时洋拼着吃,她和班上同学玩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基于这个前提,孤立她就是一记重锤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的。

    来五中是来读书的又不是来交朋友,就说高中同学好了,十年后还有往来的很少很少。更别说他们高一上学期之后要文理分科,到时候年级上重新分班,时樱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她想进实验班,眼前的第一目标就是考进实验班去,到时候还能跟她做同学的有几个呢?以后都不会有太多交集的人,她们说什么做什么重要吗?

    苏茜还在嘟哝,讲十有八/九是白露搞的事,时樱漂亮,总有些男生没事盯着她看,这样自然会有女生不爽。只要有人站出来领个头,那波人就团结起来了。

    她这么说,时樱摊了摊手:“我能怎么办?这也不是我能解决的,想想看她又不能真打我一顿,说就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