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3.
    这次的年级第二出在三班,初初看到排名,他还是挺高兴的。心里幻想过力压祁遇勇夺第一这种事,清醒的时候也知道有多难,他们之间的差距体现在分数上可能不明显,但当你到了年级上最拔尖那个层级,想提一分两分都难如登天,他们和祁遇的差距却能有八分十分甚至十好几分。

    前面有这种牛人,能考到第二名已经是莫大的荣耀,等于说这次月考他战胜了同一水平线上的所有人,这个第二是他自己心中的第一。

    然而,这种想法只持续到第一节晚自习之前,这天晚上三班的第一节晚自习是班主任在守,班主任没给他们自由安排的机会,也没急着讲题,他把这堂改成了考后总结,

    年级第二心里有点小期待,觉得自己也算给本班沾了光,该得表扬。

    结果他们全班挨了一顿训。

    “年级第一是谁你们知道吧?”

    “没错,就是祁遇。”

    “祁遇考了多少分你们知道吗?”

    听到这话,三班学生你看我我看你,都在想他能有多高?竟然让老班专程提起来说!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班主任报了个分数,就只比本班第一堪堪多出一分来。这分数报出来的时候,年级第二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听错了。

    其他同学也在摆手,还有人嘻嘻哈哈。

    “开玩笑呢?这怎么可能?”

    “祁遇才考这么点?就比周阅多一分?老师你说错了吧。”

    三班已经笑成一片了,但班主任没笑,考到年级第二名的周阅也没笑,他俩严肃的表情让其他人也逐渐收了声,有人小声嘀咕:“总不会是真的吧?这和传言不符啊……”

    班主任伸手把高脚凳拉过来,靠坐上去,说:“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一班的祁遇不是只比我们班周阅多一分,而是答题卡涂错了位还是比周阅多一分,就这样你们也笑得出来?能考上我们椿城五中的都是最好的学生,你们被录进实验班,更是尖子中的尖子,谁就应该比谁差?老师是一样在教,没单独给谁开过小灶,为什么差这么多?这一次月考出题虽然有点偏,但是题目不难,学得仔细复习详尽的分数都不会差,这次都这么大差距,以后难度加起来你们还能追赶他?是不是都觉得第一名就该是祁遇?你们这么多人争个第二就满足了?还笑。”

    三班同学全低着头,不敢和班主任对视。

    这次涂错卡的乌龙对祁遇以及众多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来说是个有点好笑的小插曲,对实验班其他同学,尤其是二三四班全体来说实实在在被扇了一巴掌。

    考了第二名的周阅也笑不出来了,想到刚才还在沾沾自喜,他心里尴尬并且难堪。

    这次成绩出来以后,二三四班气氛都有些沉重,一班也没好到哪儿去,在被老吴叫去办公室单独批评过之后,当晚,祁遇又被他们班主任批评了一回,问他是不是时间不够?时间够为什么不检查?

    “你们可能觉得老师太较真,这只是一次小考,没错,这次考得好或者不好都不影响你们以后,但是不好的习惯就得早早纠正,难道放任不管留到高考再来遗憾?”

    “祁遇你学得很好,但是该批评还是得批评,我就说到这里,以后不要再犯了。”

    “不管发挥是好还是坏,第一月考过去了,你们不要过分去纠结分数本身,多总结问题出在哪儿,早点解决,争取半期拿个好成绩。好了不说了,卷子拿出来我们开始讲题。”

    这一晚,各班都在讲题,实验班那边进展快些,很多题目老师都是说个答案再告诉你这考的是哪个点,让你自己去看。

    同他们相比,普通班慢很多,拿时樱所在的八班来说,这晚有一节数学的晚自习,数学老师说了一下班级平均分,讲了本班在年级上的单科排名,提了几个考到一百四十多发挥出色的同学的名字重点表扬,时樱就在其中。数学老师看向她的时候眼神是肯定以及鼓励,还在班上说不用你们去盯着实验班那边,看看本班,本班也有踏实勤奋进步巨大让老师们深感骄傲的。

    说这话的时候,数学老师就看着时樱,班上同学也跟着看过来。

    时樱耳朵尖热乎乎的,同桌的苏茜拿胳膊肘轻轻碰她一下,趁时樱看过来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在说你啊,樱樱。”

    任谁被夸奖都会开心,时樱心里也在小雀跃,她看着答题卷上红彤彤的一百四十四,翻了一下写错的题,觉得以后还要更仔细些,数学是她比较拿手的科目,得尽量少丢分。

    连续刷了两三周的题,效果还是很显著的,时樱学习状态一直在升温,那些因为长时间不碰被忘记的知识点也通过做题抓起来了。不去和实验班的学神对比,单独看自己的分数和排名,时樱挺满意的,但并不满足。

    和别人不同,她是第二次读高中,对自己的期许难免会拔高。

    从回到这一年,踏进五中校园起,她心里就有着小小的野心,也告诉自己不能满足于之前已经取得的成绩,要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重生就等于站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哪怕不去和同龄的天才相比,也要和曾经的自己比一比。

    数学老师拿着粉笔扯着大嗓门在讲题,时樱左手托着腮帮子,右手握着笔杆飞快的在做记录。她一直知道自己不算聪明,从以前就用笨办法在读书,想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哪怕做对了她也把黑板上的笔记誊抄下来,这样以后复习能方便一些。

    这节课后,数学老师布置了个作业,让他们把错题抄三遍,解题步奏也不能少。时樱的工作量不大,她只是拿备忘录记了一笔,没急着抄。记好拿上面巾纸想去趟厕所,路过九班的时候就看见和时洋要好那几个在走廊上打闹。

    她靠边走,擦身而过的时候徐明就在那儿诶诶诶。

    看时樱停下来就问她考得咋样。

    跟时洋要好的几个都知道他妈喜欢拿时樱做标准,看儿子用没用心努没努力对比一下就知道,这会儿见着时樱,他们顺口一问,想看看好哥们接下来还能有好日子吗。

    时樱没报分数,反过来问洋洋呢。

    “还……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不然这样,你拿手机把你班成绩单拍一下,qq发我。”

    徐明还没说什么,就从旁边递过来一个手机:“加我,时樱你把号码输一下,我给你发。”

    这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来,赶在前面拿走了那只手机,是时洋没错,时洋给了他们一个标准的皮笑肉不笑,说:“绝交吧,我们绝交。”

    看他们又疯起来,时樱绕过往厕所去了,回来才拿手机给时洋发了一条,问他是不是考砸了?

    [时洋]:qaq

    [时樱]:你瞒着不说别怪我回家拆你台。

    [时洋]:qaq也没那么差,就是不太好。

    看他可怜兮兮的时樱好气又好笑,想着大道理老师们都说尽了,她没啰嗦那些,就提醒了一句,说真的不能落下太多,不然到总复习回头发现遍地漏洞,补都补不完。

    再说时洋要学理的,他是标准的理科生,平常一点儿不爱背。

    文科是你背了这部分就能拿这些分,理科是这一环落下可能持续影响到后面好几个阶段,只要有跟不上的苗头,往后就越来越吃力了。

    时樱觉得标准不用提很高,不急着把房子建得很好,先把地基打牢。

    她大概就说了这么个话,让时洋心里有点数,时洋保证说半期一定考好,让小表姐帮忙打个圆场,不然后面这个月他完了,回去要被唠叨死,还可能遭遇经济制裁。

    [时洋]:姐你心疼心疼我,你想想我妈那人!

    [时樱]:你前段时间怎么就没心疼心疼自己多努力一些?

    [时洋]:qaq我错了。

    [时樱]:行吧我知道了。

    这六个字让时洋狠狠松了一口气,他朋友看在眼里不敢相信时洋在时樱面前这么怂,问这有什么用?“你妈打电话去问时樱考多少分她还能藏着不说?她只要说了,不用煽风点火你就得完蛋,这个我有经验。”

    “你懂个屁!”时洋拿着矿泉水灌了一口,说,“在我们家,只要是我姐说的家里人都信,她帮我说说好话我狗命就保住了,要是让我自己去,说再多都是掩饰。你信不信下晚自习我妈就要给她打电话,我姐说什么我妈都信的……”

    时洋劫后余生,和他比起来,唐子豪就惨多了。

    自从听说祁遇涂错答题卡还是第一名,他就感觉乌云罩顶,这会儿他人就趴在课桌上,不停拿笔帽戳祁遇的后背和他打商量。

    “阿遇你答应我,回去说个排名就行,别说你把答题卡涂错了。”

    “你搞事情啊,你是嫌我们日子过得太好给我们制造困难来的?”

    “说起来,我俩认识这么多年,没见你犯过这种错误,到底怎么涂错的?”

    “你英语那堂分心了?想什么呢?”

    他在后面自言自语说了一大堆,祁遇总没反应,这时才回过头:“闭嘴。”

    “说说呗,是什么使你犯了这种低级错误?”

    祁遇眼神示意他凑近点:“我说看女生去了这说法你满意不?”

    唐子豪盯着祁遇看了好一会儿,祁遇一派镇定毫不害羞。

    这是心里有人的反应???

    忽悠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