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2.
    时樱又看了一眼成绩,把单子还给田老师就准备回教室了。

    老吴好像才注意到她,看时樱走出办公室,他挪开椅子回头问田娟:“刚出去那个是你们班时樱?”

    “是啊,怎么了?”

    “老听给你们班上课那几个说她踏实勤奋,怎么样她考得?”

    田娟正在研究班上同学的排名升降,被问到就顺口回了一句第六名,怕老吴看不起这个全班第六又补充道:“她进班十四。”

    “那很不错,再加把劲下学期没准能分进实验班去,这女生偏科吗?她哪门好?”

    “都还行,文综几门稍微强些,理综也不算差,学得还是扎实……我看她好像对理科更感兴趣,时樱她个性不太活泼,话比较少,平常就闷头看书或者做题。”

    这么说的话,她报理科的概率很高,不过椿城五中的王牌的确是理科,本校出理科状元几率很高,反观一中文理就平均很多。

    一般来讲,在五中,除非心里有梦想一早就认定了文科或者偏科严重没选择,好学生们在高一上学期结束文理分科的时候大多会留在理科班。

    在老师们看来学文学理是一个意思,只是理科延伸出去的专业更多,行当也丰富。可在学生之间总有种说法,说理科跟不上的才会选文,文科班里许多差生,比如那些体育生和艺术生就全在文科班里头。像这样,年级上文科班也不会超过八个,总人数五百左右,理科班惯常能分二十多个,两千人以上。五中的理科生是存着优越感的。

    “这么说得加把劲,还有三个多月,我看这女生可以。”

    田娟也是一个想法,在中学阶段像时樱这么踏实勤奋的学生不算多,哪怕在省重点的椿城五中也不多。多数学生都会被网络游戏课余活动动漫小说这些吸引注意,配合着再来点青春期的萌动,不知不觉就分心了,要保持时樱这样的状态太不容易,这个女生,田娟真心希望她本学期就能冲上去。

    “我们班前二十名里头她势头最好,只要稳住,再进步一点,没问题。每届文理分科实验班里都会有人掉出来,普通班也会有人挤进去,人数还不少,这学期之后年级上要大洗牌。”

    老吴和田娟聊了两句,才想起自己跟前还站着人,回头又要骂他,正想说你看看八班这个女同学,学学人家,话没说出来,就和祁遇四目相对……

    差点忘了被找来谈心的是祁遇,老吴强行圆了一波,说:“你看看人家,虽然入校成绩普通,但这个学习态度不比你们一班学生差,依我看时樱同学迟早要上去,说不准到分科那会儿就把你们班上哪个给挤出来。”

    祁遇点头:“嗯,对。”

    “嗯什么?你不信啊?”

    “我信。”

    老吴瞅他一眼,还要说点什么,被田娟打断了:“你别给我们班同学压力,刚才还说努力争取,到你嘴里就成稳进了。”

    “目标和信心是要有的嘛。”

    “那和祁同学有什么关系?人家涂错卡还是第一名,你少说两句。”田娟真羡慕一班班主任,班里全是好学生,多省心,她又说,“反正祁遇他掉不出来,人家都不认识时樱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老吴:……

    这不是刚说溜嘴强行挽尊???

    “算了,这回就是个教训,以后不管审题或者涂卡都仔细点,作答完毕有时间多检查两遍。因为不会做被扣分不心疼,犯这种错误你看了好受?好在只是小小一次月考,不是联考也不是高考,要是在那些场合明明会做因为这种疏忽平白丢十几分可不可惜?我们省内每年多少人参加高考你知不知道?一分一个世界不是开玩笑的,祁遇你底子好天分也好初中就老拿第一对吧?那也别骄傲,踏实一点。”

    老吴说什么祁遇都不反驳,他这样你看了又觉得太大题小做。

    人家答案是对的,就是涂跳了,多注意就行。

    “找你过来就说这个,以后仔细点,你去吧。”

    祁遇从办公室出去,要路过八班才能下楼,他从八班教室外走廊经过时不经意往里看了一眼,就看见坐得端正得时樱以及围在她跟前那三五人。

    这三五人中也有人看到窗外的祁遇,已经诶诶诶了起来。

    “时樱你去田老师办公室撞见一班学神了?”

    话题跳转太快,时樱没跟得上,她楞了一下。

    “就是祁遇,祁遇啊!”

    “是不是老吴找他?找他去干嘛?考得太好被请去办公室单独表扬?”

    时樱摇头:“好像不是。”

    “还能是批评不成?”

    “开什么玩笑!你看看人家学号,080101,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年级一班第一名,他考完都挨批评我们还活不活了?”

    围在跟前的几人争得面红耳赤,托他们的福,时樱在心里重温了一遍老吴批评祁遇的全过程。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几人吵完了,让时樱来讲。

    时樱遂他们意,云淡风轻的扔出一颗炸/弹来:“他英语选择题涂跳了,错了一串,吴老师在和他说这个事。”

    选择题涂跳了?????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又有两个人挤过来,问:“真的假的?英语那么多选择题他涂跳多少?考了几分?”

    “好像一百三十五。”

    “我草?!涂错了还一百三十五?我检查了两遍全涂对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及格。”

    “谁给你的勇气拿自己跟祁遇比?”

    “没想和他比,就是感觉胸口疼,他总分怎么样?排名掉了吗?”

    时樱想了想,是不能独自扎心,就说:“他一分险胜保住了年级第一。”

    “妈的!他是畜生啊!”

    “突然发现我可能不是读书的料,退学吧!退学吧!”

    “涂错答题卡白白丢了十几分的年级第一?我要是年级第二我疯了。你带入进去,你说难受不难受尴尬不尴尬?扔了十几分都还在你前面,你大爷终究还是你大爷。”

    “你这么说我也想看看年级第二是个什么反应。”

    八班教室里热闹得很,除了闷头抄作业的其余都在膜拜学神,时樱也听了会儿热闹,就感觉口袋里手机震了震,拿出来一看,同桌苏茜发了短信来。

    [苏茜]:奶茶喜欢什么口味?西柚?柠檬?蜜桃?草莓?咖啡?巧克力?哈密瓜?

    [时樱]:不用了。

    [苏茜]:我们说好比第一月考成绩输的请吃炸鸡,樱樱你说要奶茶,我人就在店里快快快选一个!要两个也行!你说!

    时樱想了想,回她——

    “那我要一个招牌奶茶。”

    苏茜发过来一个ok,问她到校了吗?时樱还在编辑回复,听见隔两条过道那边有人喊她:“别光说一班的,祁遇考多少分也不影响我们,说咱们班,时樱你第几名?刻苦努力一个月进前十了吗?”

    时樱抬头顺着声音传来那边看去,是坐在第六排一个女生。

    想了想,好像叫白露。上辈子统共同学了半个学期,分科之后没再碰过头,时樱和她不熟。被人点名问起,虽然感觉语气不太友好,她还是回了,说第六。

    那一瞬间白露有点狼狈,很快又问:“你前后都是谁啊?看到燕子了吗?”

    燕子是指她同桌宋一燕,中考成绩亮眼,她是普通班里的优等生,进班时排在第四名。白露是想拿宋一燕打打时樱的脸,她不喜欢时樱,倒不是因为两人发生过摩擦,就是女生之间的小嫉妒。

    时樱是第二次读高中了,心智各方面比同学要成熟些,她和别人共同话题不多,索性没去主动拓展朋友圈。她在五中朋友不多,私下里偷偷关注或者议论她的却不少,尤其在男生之中,时樱这样的很受欢迎,她漂亮,她就是很多人心里初恋应该有的样子。

    当你吸引到异性关注,多少会招来同性的嫉妒或者敌视,青春期的女孩子脾气本来也反复无常,很容易因为奇怪的理由不喜欢某某某。

    白露不喜欢时樱,看那些人围着她打转就烦,听他们嘻嘻哈哈更烦,忍不住就想酸两句。

    看成绩单的时候时樱没特别注意她后面都有些谁,但她仔细看了前五名,里面没有名字带燕的。她想了想,说:“我没注意看。”

    白露还想说点什么,田老师就拿着成绩单从前门进来,她站在门口点了班长的名,让班长把这个贴到教室后面的墙上,让大家看看,看仔细自己的分数和排名,退步的好好总结反省争取半期回到原先的排名上,取得进步的也别骄傲,继续努力。

    胖子班长侧着身子出去,接过成绩单,找胶棒去了。

    田老师扫了一眼教室里面,转身出去,她刚出去,班上同学一窝蜂朝班长围上,动作慢一点就只能在外围,挤都挤不进去。不停有人在说某某也帮我看看,这个时候,围在最里面的有人喊了白露一声。

    “白露你二十一名。”

    白露有点尴尬,又问燕子呢。

    “宋一燕啊,她挺好的,她第八。”

    时樱第六,她第八?

    进班第四,月考第八?

    宋一燕眼眶一下红了,心里也羞得很,她猛地站起来,跟着出了教室。

    白露心中愕然,她赶紧追了出去。

    #

    这个时候一班教室里祁遇也被几个男生团团围住,坐他后排的唐子豪把双腿伸得老长,问:“老吴找你做什么去?”

    祁遇没理人,还在回想自己是怎么把答案涂错的,考英语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过去很多天了他实在想不起来,只记得那天时樱给他捡了掉在地上的笔,她声音好听,侧颜姣美。最漂亮还是那双眼,刚才在办公室里时樱看了他三次,老吴点名批评他时一次,她和旁边田老师小声说了什么之后又看了一次,出去之前还有一次。

    祁遇从她眼神里读出好些小情绪。

    惊讶,意外,万万没想到,还有憧憬以及一丢丢崇拜……?

    尤其她第二次看过来的时候,表情非常可爱,祁遇差点没忍住漾出笑来。本来想着犯这种低级错误被老师点名批评还让疑似喜欢的女生撞了个正着,很没面子。

    她的反应让祁遇感觉涂错卡还能拿第一也有种别样的帅气,这样好像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