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1.
    时樱的十一长假过得简单,她把各科作业均摊到前三天写完,闲着没事就看会儿综艺节目,假使转台一圈都没有能看得进去的就摸几十块钱拿上钥匙出去转转,看书店有没有新书到货,再不然还能听着歌去公园走走。

    十月不冷不热,合适外出。

    椿城并不是受欢迎的旅游城市,哪怕正值黄金周,这边也保持着一贯的步调,甚至因为有不少人利用这七天外出旅游,街面上还不如平常的周末来得拥堵。

    相较于时樱的悠闲,时洋过得就精彩多了,他偷溜出门打过游戏,和以前初中同学吃了饭,听说还跟着他妈那边的亲戚出门玩了三天,就在省内,看他上传到空间相册里的照片,玩得应该挺尽兴的。

    时洋一号出的门,三号回的,回来还往锦绣家园这边跑了一趟,他给时樱送了些土产,说是出去玩顺便买的,吃着还行。他将东西放在茶几上,时樱问他看电视不,看就拿遥控器自己开,又给拿了饮料以及小零食。

    时洋没管电视,他顺手开了筒薯片,边吃边说:“我这回出去还在景点遇见我们以前的同学,雷婷,她在二中,还问我你现在怎么样。”

    很多老同学时樱都不记得,她初中毕业已经很多很多年,开过两次初中同学会,有一次没赶上,有一次去了,记忆里很多人都长变了,名字在嘴边打转就是叫不出来。

    雷婷啊,她没什么印象,仿佛没跟这女生要好过。

    看她露出略显迷茫的眼神,时洋叹一口气:“姐啊,我们才刚上高中你连初中同学都不记得了???你是学傻了吧?????”

    时樱抬手弹他脑门一下:“说什么呢?我在想以前不怎么跟她玩,怎么问起我来?”

    “撞见了怕尴尬没话找话说呗,她问我在五中怎么样,还说听别人讲你现在很受欢迎,我问她听谁讲的,她说徐慧慧。”

    “徐慧慧也在五中?”

    时洋:……

    表姐是真傻了吧?

    才毕业几个月啊!当初还互相恭喜,转身全忘了?

    时洋觉得还是少说两句,专心吃薯片的好。

    说起来,对于时樱很受欢迎这个事,时洋也不大想得明白,直到有一次听罗宇恒描述了自己心中的时樱,从那时候时洋就明白一个道理,那些偷偷在心里暗恋别人的喜欢的根本不是这人本身,他们追逐的是自己的幻想。

    她学习好就觉得真棒真优秀。

    她学习不好也能说真酷真潇洒。

    看她受欢迎觉得我没喜欢错人,全世界都爱我宝宝。

    她格格不入总被排挤那当然是被嫉妒了。

    时洋觉得他姐既不关心班级里的事,也记不住同学abcde,挺冷淡一人。罗宇恒就不这么想,他总觉得时樱是那种站在人群外围温温柔柔看着大家的少女,又体贴又善解人意,心里满满都是爱心……他认定是这样以后就拒绝修正,时洋让他清醒点,罗宇恒怎么说的?

    他说:“我懂,你和时樱一起长大,你看多了觉得她就是普通人一个,但洋洋我给你讲,普通人不是这样的”。

    时洋还想抢救,就被徐明拽到旁边:“来,你过来,听我说,时洋你不是喜欢我们文娱委员?”

    “我是说她不错,唱歌跳舞什么都会还能出黑板报……到你这儿就成暗恋了?”

    “我换种说法,你看我们文娱委员还行吧?我没给你讲她初中是育才的,育才那边对她评价不怎么样,贴吧上帖子还在,说她贱得慌,看谁家里有钱就跟谁好,花人家钱一点儿不手软,初中换了不少男朋友。”

    时洋一脸不信。

    徐明双手一摊:“你喜欢孟一佳你觉得她好,罗宇恒喜欢时樱,他觉得时樱好,这你还不明白?”

    徐明说完,时洋沉思许久,问:“孟一佳真像你说那样?”

    “我初中又不是育才的,反正育才那边都这么说。”

    他说完肩上就挨了一下,时洋直接炸毛:“我去你的,她要是那德行你还把我姐跟她放一起比?你他妈是皮痒了?”

    ……

    这是月考前的小插曲,那之后时洋还上育才的贴吧去看过,竟然搜到了别人偷拍孟一佳和男生搂在一起的照片,背景还是在校园里,那些照片掐灭了时洋心里那簇小火苗,也让他听懂了徐明举的例子。

    看表弟又在走神,时樱弯腰拿起遥控板,将电视打开,她换了个音乐频道听会儿歌,等时洋回过神了才问他作业写完了吗?这都三号,再有两天要返校了。

    时洋将薯片咬得咔咔响,顺带哀怨的看了时樱一眼:“姐你是故意的吧?为什么要提醒我假期快结束了?我不想结束!”

    国庆假期之后会迎来什么呢?

    首先是月考成绩,其次才是期待已久的运动会。

    #

    别管全国人民多不舍,假期总会结束,到五号,在校学生和上班族就准备收心了,而忙碌了整个黄金周的时妈终于能缓一口气,想到这几天脚不沾地冷落了女儿,时妈特地空出一天来陪时樱,吃过早饭母女俩就出了门。

    这天基本是买买买过去的,时妈给时樱选了几套新上市的秋装,给添了双新鞋,又上刚开的特色餐厅享用了一顿大餐,下午还陪着去超市提牛奶饼干巧克力之类。

    用时妈的话说,学习本来就费脑子,高中课程又不轻巧,得备些吃的喝的。

    看她妈选了几颗苹果,顺手拿了串帝王蕉,往手推车里放了两只火龙果,还要朝猕猴桃伸手……时樱无奈了。

    “猕猴桃挺好,不然把火龙果放回去,我们吃不了这么多。”

    “妈就是想让你什么都吃点,这样才不缺营养。对了,冰箱里鸡蛋好像快没了,你记着,待会儿拿一盒。”生鲜区和冷藏食品区挨着,时妈一抬眼就看见旁边几个大冰柜,“汤圆饺子这些要吗?买几袋晚上给你加餐?”

    “妈……”

    时妈哪里不知道她拿得多了,实在是没多少时间陪伴女儿,经常都顾不上,往家里多放点东西哪怕没及时回去女儿也饿不着,这样她心里才踏实。

    时樱会做饭,她小学那会儿就在厨房打转,初中就能自己做饭吃,可就算她什么都会,当妈的也一样操心。

    操心以及内疚两者都有。

    很多事都是被逼无奈,要挣钱就得去拼,尤其做餐饮的是别人忙碌的时候她们清闲,别人放假的时候她们忙得飞起,时妈跟时樱在时间上总会错开。像寒暑假火锅城里生意好,双休日黄金周生意也旺,这些时候时樱闲在家,当妈的却没空陪她。

    时妈觉得她做得不好,对女儿亏欠很多,这些亏欠让她变着法想从其他方面找补,这就导致每回母女两个出去逛街,她都能买上一大堆提回家来。

    像水果这种放不住的时樱会拦,别的往往就随她去了。

    你什么都不要她更难受,总想着我努力赚钱是为什么?不就是想让家里过得好,想让人看看就算离婚独自带女儿也不差别家什么。

    这天下午是时妈开车送时樱去的学校,时樱提着装饼干和牛奶的小袋子从副驾驶席下来,和她妈挥手说再见,刚要进校门就撞见提前返校的住读生出来吃饭,是三男两女,其中有两个是时樱同班的同学。

    “哎,时樱你来了?你作业写完了吗?借我看看!”

    每回长假之后的返校日总会有人等着借作业来抄,他们经验相当丰富,都知道先把作文以及阅读笔记包括英语的单词抄写做好,留下的全是做起来费脑子抄起来快的题目。

    时洋有时候玩疯了来不及也会这么干,他这样时樱会说两句,别人她管不着。

    看时樱点头说行,那人还不放心,会在返校日提前很多时间过来的大多作业没写完,这个时间点,好多人排队等着借,他就怕自己去吃个饭的空档时樱就把卷子先给别人了,等别人抄完他哪来得及?

    刚准备去吃个盖饭的哥们想了想,把钱往朋友手里一塞,让人帮忙带一份来,他保险起见还是先把作业抄了,省得考试砸了不说作业也不好好写,班主任爱较真,搞不好就要往家里打电话。

    那男生嘴里嚼着口香糖,和时樱排着走,一边走还在旁边蹦蹦跳跳做偷懒的动作,看着有点傻呼。

    他仿佛觉得挺帅,拨了拨刘海说:“月考成绩出来了,卷子也分下来了,只是还没发。”

    时樱扭头看他,问:“你看到我分数了?”

    “那倒没有,不过我知道你数学的分数,很高,有一百四十多。”

    “是吗?”

    “是啊,课代表说的。”

    聊了没几句,教学楼就到了,八班教室在二楼,就挨着楼梯间,时樱跟借他作业的男生一前一后上楼,刚进教室就有人围上来。

    “时樱时樱你作业写完了吗?快快快,贡献出来!”

    那男生往前拦了一把:“都往后靠靠,我先来的,班花答应先借给我了。”

    时樱回到自己座位上,将书包放下来,取出卷子问那男生要借哪科的。

    “全部,试卷和练习册都要。”

    “你看完直接还给我呀,别转手给其他人了,我怕传丢。”

    “行,我记住了。”

    那男生拿着时樱的作业抄答案去了,又有两三人跟着他去,时樱看了他们一眼,问坐第二排的班长现在能看到成绩吗。

    八班班长是个认真负责的胖子,他刚去大办公室帮忙分了卷,才坐下喝了口水,说:“成绩单在田老师那儿,卷子刚分好,等人到得差不多再拿来发。”

    “田老师来了吗?怎么早?”

    “早来了,人在办公室,时樱你要想知道成绩就过去看看,这会儿几个老师在闲聊,不忙。”

    这个话班长和来打听成绩的所有人都说了,真敢去看的没几个,时樱去了吗?

    她去了。

    她真想知道自己到底考了多少,是往下滑了还是有点进步,趁着过去看成绩没准还能和老师聊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没准老师有建议给她呢。

    建议倒是没等来,鼓励的话听了一箩筐,时樱低头看着被班主任田娟放在办公桌上的八班成绩单,她的成绩比预期进步还要大。月考之前班主任觉得这个女同学大概率能冲进前十,结果她直接排到了第六,年级总排名上升也非常多。

    “你考得很好,保持这个势头半期争取进前五,加把劲下学期分进实验班,机会很大。”

    时樱心里高兴,正要点头答应,就听见背后那桌的老师说:“祁遇你过来,你看看你英语,我看到你这分数还以为读卡器坏了,特地把你答题卡翻出来,连着好多题涂错位你也没检查一下,这要是高考,你能把肠子悔青了。”

    一班和九班是同一个英语老师,姓吴,男,四十多岁。他和田娟一个办公室,正在时樱背后给祁遇训话。

    时樱回头去看,眼神和祁遇撞了个正着,她把目光收回来,拿成绩单挡着脸小声和田老师咬耳朵:“一班的祁遇同学英语考了多少分啊?他也会被点名批评?”

    田娟小声回她:“一百三十五,他选择题看错题号,涂跳了很多。”

    时樱还想问那祁遇他第几名……

    没等她开口,田老师又说:“虽然犯了这样的错误,人家还是年级第一,一分险胜,你们都该好好向他学习。”

    时樱把这话听在耳中,看着拿在手里的八班成绩单,又看了一眼她排在全班第六名的成绩,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