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0.
    月考前后进行了两天,安排在周末,也就是二十七八号,从二十九开始就是为期一周的国庆假期。最后一门考完,只有少少一些人还有心思拿着卷子核对答案,多数人心已经飞了。

    过道那边,有人弯腰藏在桌子底下偷偷给网吧老板打电话预定机子。又有人在讨论这七天上哪儿玩,预感考得不错的盘算着犒劳自己,估摸考砸了的也趁着成绩没批出来想痛痛快快玩个几天,毕竟等到下回返校,看排名一跌,苦日子就要来了。

    课代表们排队上讲台上留作业,数学勾了七八页练习题,语文主要是作文以及读书笔记,还有些直接发的卷子。

    时樱将布置下来的作业一条条备注好,又把卷子和练习册点了一遍,都收好,班主任田娟就进教室了。放假之前各班老师总要强调那些事情,让你放假就好好玩,玩归玩作业也要写,别三五七天就把前一个月学的都给忘了,又要注意安全……这些从小学听到高中,背都能背下来。

    看七班那边已经放了,有几个拿着包不要命的往外冲赶着上网吧去抢位置,有些个男生就坐不住,跟着也躁动起来。

    田老师本来都要说完了,看他们这样反倒停下来。

    她往高脚凳上一坐,居高临下看着那些把腿伸到过道里等宣布放假就要冲出去的男同学,就看着他们:“我说这些你们不耐烦听,着急放假是不是?不耐烦听也给我听着,你越着急我还要多说几句。”

    时樱的手机刚才也震了,她放在抽屉里看了一眼,是时洋发过来的,说要跟几个朋友玩会儿,问她一起不?

    正要回复,班主任就发作了,时樱又坐好,摁熄了屏幕。

    时洋没等来回答,他直接来了八班教室外面,等田老师气过把剩下几句话说完,又安排了一个小组留下来做清洁卫生,再次提醒五号晚上返校上晚自习,八班这才放了。

    有五六人眨眼间就冲了出去,这时候时洋才撑着窗台冲里面喊话,问时樱一起吗?

    “我想回去睡觉,你玩去吧。”

    “那我骑车送你?”

    “我想走两步。”

    那边有人等得不耐烦在催了,时洋准备要走,想起来又提了个醒:“姐啊,有个事儿。”

    这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表情,时樱已经猜到他想说什么,故内心毫无波动。

    果然,就听见时洋讲:“我妈要是问你月考题目难不难,答得怎么样,你千万保守点说,至少让我舒坦的过完这七天,求你了。”

    时樱:……

    “那就这样,等我想到什么qq跟你补充,他们在催我先走了。”

    时洋刚走,坐时樱前排的女生就啧啧两声。

    这就是别人家弟弟!

    乖巧,听话,长脸面,平常总想着姐!

    她们弟弟只会戳人心窝子!

    见你第一句又胖啊!问你买什么衣服做什么头发,都没用!少吃口比什么强,说完就把你存着还没舍得吃的薯片坚果巧克力一扫光,蝗虫过境片甲不留……真他妈的别提有多贱了!

    “时樱你不跟时洋一起走啊?那我们一块儿!”

    “好啊,只是顺路吗?”

    “你是锦绣家园对吧?我家在书香别苑,隔不远。”

    说话的是沈青柠,她坐在前一排和时樱之间还隔了个过道,就是斜前方,两句话的功夫已经收拾好等在旁边了。沈青柠问苏茜一起吗,苏茜叼着饼干呢,被点到名赶紧咽下,说一起出学校门可以,出去就不顺路了。

    时樱跟几个女生有说有笑出了校园,她一边走还给时妈打了个电话,说考完已经放了,正要回家,问晚上怎么吃。

    “对不起啊樱樱,跟着放国庆假妈店里也忙,这几天可能都顾不上你。我卧室床头柜上层抽屉里放了钱,你看爱吃什么给自己买点,晚餐妈妈就不管你了。”

    自从离婚之后,她妈在家里是一个人顶两个人使,总忙得团团转,时樱习惯了,说:“我去超市买点菜自己煮,妈你回来也能吃一口。”

    “那也行,你切菜用火都仔细点。”

    “知道了,妈你想吃什么?我炖个番茄排骨怎样?”

    “妈又不像你们还挑嘴,我什么都吃。”

    听到这儿,时樱抿唇笑了一下,她又说:“妈你不问我考得好不好?”

    隔着听筒都能感觉出那边的得意,时妈回说:“我女儿这么用功,考得好妈妈为你高兴,发挥不好妈妈也不怪你,努力了就行。”

    ……

    也不是谁都像时妈那么想得开,那头时樱的二舅妈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说学校放了,他要玩会儿才回家。二舅妈迎头一句让时洋别光惦记着玩儿,考试呢?怎么样啊?题目难不难?都会写不?这回能前进几名?

    时洋都快走到网吧门口,听到这话就连打游戏的激情都没了。

    “就是一次月考,妈你至于这样?”

    “哎哟别问了,这回考得偏,反正会写的我都写了,没复习到的我有什么办法?”

    “能不能前进几名?不知道呀!”

    “不说了行吗?不说了!晚上回家我们再慢慢聊,你倒是心疼一下话费。”

    挂断电话之后,时洋长舒了口气,旁边跟他一起的男生都要笑死了,说有个学习刻苦用功的亲戚和自己同校同级真的是灾难,回回考完都会被放在一起比较,谁低谁倒霉。

    时洋绝望的看他一眼:“不,你说错了。”

    那人不解。

    时洋说:“我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都跟我姐同班,多数时候是她考得好,但是每学期吧,也有那么一两次考试我能超过去,有什么用呢?我考得差,我妈骂我整天就知道鬼混;我考得好,我还没说什么,我妈说你超过樱樱一回就得意了?她还跟我爸讲,要是我像我姐那么踏实,就是发挥再不好考得再差她也不说我什么。”

    跟时洋一起的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怕是捡回来的。”

    “别说我了,走走走,打游戏去。”

    “你们位置订上了吗?这会儿要坐满了吧。”

    “订上了,我让老板刷了五个身份证,我们挨着坐。放心吧没问题,这老板我熟。”

    时洋跟同学几个进网吧坐下,先上了个qq,登游戏的时候他开了瓶水,跟旁边人说:“你们不知道,前面暑假的时候我姑还想给我姐买台电脑,我姐说用不上,等高中毕业再买。我羡慕啊,我回头拿我姑做榜样找了我爸,我爸说‘你妈管钱,找你妈去’,我妈说‘你和樱樱比?你有樱樱那自觉性?’……”

    “不是啊,时洋你是不是傻?让你姐买一台,你去她家玩不行?”

    “我姐说她有手机流量就够了,不影响聊天听歌登网页,她不打游戏用不上电脑。”

    旁边几个听完齐刷刷沉默了,跟着竖起大拇指。

    服,真的服。

    ……

    时洋玩了几局游戏,看时间差不多就准备回去,他回去刚打开门,闻到饭菜香的同时也看到抱着胳膊站在客厅里的妈。没等他妈发问,时洋当机立断,抢过话头。

    “吃什么啊这么香?”

    “妈你不知道,今天笑死我了。”

    他妈果真被吸引了注意,问什么事。

    时洋趿着拖鞋走到客厅,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拿起装开心果的瓶子拧开,抓了一把,边吃边说:“我们月考不是打乱了座位?时樱在我们班上考的,我们班就有男生趁机给她送情书,放在课桌上,有三封。”

    这下别说他妈,他正在厨房里炒菜的爸都探了个头出来。

    “樱樱收到情书了?然后呢?”

    “没有然后,她都没拆开看看顺手就给人放抽屉里了,后来人家又送了两回,还在信封上写了时樱收,她给人回了一句时樱拒收你说搞不搞笑?”

    他妈并没有笑,点头说:“樱樱做得对!”

    “我可提醒你,高中三年不许早恋!你要是敢在外面乱来别怪我跟你爸不讲道理!你谈一个我拆一个!”

    “妈你真是,说什么你都能扯到我身上。”

    “不然呢?别人家的事我听就听了,你是我儿子我不管你管谁?我管你是为你好,我现在不管你,等你二十几三十几岁成了混混还要回头来怪我,怪我没打你骂你逼你学好。”

    时洋吭哧吭哧剥着开心果,说:“我才不会……”

    “谁没年轻过?你想什么我不知道?行了,别吃零食了,去洗手,准备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