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06.
    时樱诈着玩儿的,结果那头没动静了,她猜想时洋是找哥们对说法去,心想小话痨果然搞了小动作。正在琢磨他是上课看小说还是下课打游戏或者看上班里哪个女同学有了早恋的苗头……时妈就过来了。

    想着女儿才去吃了烤肉,她没拿什么吃的,只端了杯柠檬水:“要前台交了帐妈才能走,樱樱你等会儿。”

    时樱接过柠檬水喝一小口,点头说:“我知道,妈你忙去。”

    “干等着无聊你去对面商场转转,我完事儿给你打电话。”

    “知道,知道。”

    时樱答应得好好的,却还是坐着没起身,她一贯沉得住,等着并不觉得难捱,多一会儿实在无聊了就掰手指头默背起政史两门的重点来,等时妈忙完,时樱那边已经浑然忘我了,都记不得自己人在火锅城里。时妈在她旁边坐了半分钟,看女儿还没感觉,才在她耳边提醒说:“好了,我们回家了。”

    “忙完了吗?”

    “是啊,忙完了。”

    “生意还行?”

    “反正过得去,樱樱你别操心这些,跟妈说刚才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时樱站起来,挽着时妈的胳膊跟着走,边走边说:“回忆考点来着,这样混时间快些。”

    时妈无奈了。

    别人家孩子不肯读,她家这个是不会玩。时妈知道女儿不是那种聪慧过人的小孩,她脑子不如二哥家洋洋转得快,但就是乖,听话,人踏实。在优秀学生这个群体里面时樱属于天资差的,她是笨鸟先飞的典型,看她这么刻苦用功,时妈总是心疼,觉得不用这么拼,稍微松懈一点也没有什么。

    为了让孩子们好好学习老师和家长把成绩渲染得十分重要,好像你学习差一点未来就差了一大截,其实也不绝对。

    事实上除非母校牌子很硬或者学历十分过人,普通大学之间差距没那么大,要混出个人样不光看毕业时学校发给你那个本本,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

    时妈想让女儿轻松一点,别等以后回忆起中学时期除了读书就不剩下别的,她正想劝两句,时樱手机响了。

    信息提示音打断了时妈想说的话,她看时樱摸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笑了。

    “乐什么?也说给妈听听。”

    时樱脑补出时洋委屈的小模样,说:“洋洋转了个搞笑段子过来。”

    其实并没有什么段子,时洋以为罗宇恒被小表姐忽悠着把他那些事挨个全交代了,就转身去问徐明。徐明指天发誓他还怀疑,搞得人家把走出烤肉店之后的一言一行全复述了一遍,时洋这才放心。

    放心之余,他又想起另一回事。

    [时洋]:你们谁提议吃烤肉的?

    [徐明]:罗宇恒呗。

    [时洋]:他请客?

    [徐明]:对。你不是说你晚上吃烤肉去,我念了一句说真好啊吃烤肉,罗宇恒说这么几个人去游乐场也不好玩就提议我们也吃,问哪家味道正,我想起你之前说那家好,没想到竟然撞上你们了。

    [徐明]:缘分啊,这还不是缘分?

    [时洋]:傻逼。

    徐明不服,还在回怼他,时洋已经顾不得理,心想罗宇恒才是个不能大意的,目标明确行动果决,他是铁了心想泡时樱,明摆着算计好然后赌了个运气。

    ……

    但那又怎么样?

    时樱根本没可能早恋,班草校草看在她眼里还没有练习册的魅力大。

    这么想着,时洋给徐明回了一条。

    [时洋]:不开玩笑,我给你交个底,我姐和罗宇恒没可能,你别跟着瞎掺和。

    刚还在嘻嘻哈哈突然搞这么严肃,徐明楞了一下才回过神,他皱着脸问为什么?罗宇恒不差了,他家有钱,对时樱还死心塌地。

    [时洋]:她早恋的概率太低,就算哪天开窍了,看上的也得是学霸学神,这样才能互相交流学习经验共同进步一起考名牌大学。罗宇恒什么都好,那成绩真没好到能让时樱深深记住。

    [时洋]:我这么说你听懂了没?别人以貌取人,我姐以成绩取人,你考个年级第一她保准能把你记住。

    [徐明]:懂了,你说罗宇恒成绩太差。

    [时洋]:胡说八道什么,他就是不够我姐的标准。

    [徐明]:那不还是太差?

    [时洋]:行吧,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别到罗宇恒跟前去瞎说就行,这事你别掺和。

    [徐明]:我没瞎说,我认真告诉他了,说你讲的时樱喜欢成绩好的,建议他先考个第一名再去约人。

    [时洋]:???你妈啊!

    [徐明]:我妈很好要你操心?

    [时洋]:说重点,罗宇恒他什么反应?

    [徐明]:他问我是不是真的,然后打了个车回家去了。

    时洋心有点虚,回想起小表姐说过的话,他觉得罗宇恒就算考了第一名追上时樱的可能性也很低。他又安慰自己,罗宇恒要真能考上第一名,就算没追到时樱也不亏,椿城五中在本地是数一数二的名校,在这儿都能拔尖,高考不用愁了。

    这么一想,他把这事抛到脑后,回身控诉起时樱来。

    [时洋]:姐你诈我!

    时樱笑过以后还回了一条,说看这个反应没诈错呀。

    再说下去也是自己坑自己,时洋赶紧打住,洗个澡睡了。时樱没去深究,把手机揣回兜里。

    说好第二天上午九十点钟来,到那时间时洋果真来按了门铃,两人继续前一天下午的模式,一个背书,一个做题。中午是在家里吃的,时洋淘米蒸饭,时樱炒了两个菜,吃饭时又聊到烤肉店那出,时樱拿筷子头在饭碗里戳了戳,问:“昨晚遇到你朋友是巧合?”

    时洋夹了块儿尖椒鸡放进碗里,挑眉问她怎么说。

    “后来不是顺路一起走了一段,感觉挺刻意的,我以为他们有话跟我说,结果也没说什么。你讲那个眼瘸看上我的在那几个人里?”

    一句话差点噎着时洋,他把嘴里的鸡骨头吐掉,跟着将筷子都放下了,转身盯着时樱瞧:“你跟人走了一路不知道那是谁?”

    “你交际圈太广,朋友又多,哪能全记住?”

    时洋深感无力,叹一口气告诉她里面哪个是罗宇恒,时樱听完更确定了让他别多事,别在中间牵线搭桥:“我觉得我不会喜欢这样的。”

    昨晚顺路走那一段时樱就感觉不大好,这人让她想起陈默。

    陈默以前也是这么死心塌地追她,就连在一起之后都小心翼翼的。

    陈默是谁呢?就是上辈子那个劈腿的男朋友。当时答应跟他交往其实也是被感动的,陈默费大力气追求她,那段时间他表现极好让时樱周围所有人都帮着劝,时樱本来就不大开窍,感情挺淡,从青春期一路过来都没轰轰烈烈过,因为心里没人,看他挺好的觉得可以试试,结果试出个悲剧来。

    这事让时樱吃了个教训。

    一来别把感动当感情,二来感情这玩意儿勉强不得也着急不得。

    “我昨晚跟他说了,说你沉迷学习,喜欢的是成绩好的那种,让他先考个班上第一再冲个年级第一看看。”

    时樱支着头看他:“我有这样?”

    “有啊,以前初中的时候,我就没从你嘴里听过学渣的名儿,说得最多的就是前面一二三名。”

    “那是偶像是榜样是目标,不是择男友标准。”

    时洋觉得没差,反正小表姐把话说死了,罗宇恒他就是没戏,与其在高一就把他打击得颓废下去不如给他个远大的目标,感情失败了还能收获成绩,不亏。

    反正照时洋看来,要想冲击一班学霸基本没什么可能,椿城所有高中里面,一中和五中是最好的,而一班又是五中的实验班,里面汇集的是全市最会读书那波人。

    如果说他们这些凭实力考上五中的都是学霸,那一班那些就是学神,一班那个祁遇是学神中的学神。

    祁遇啊,想到这个人时洋都感觉挫败。

    “姐你知道一班的祁遇不?”

    “知道,怎么?”

    “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他那种人,长得帅不说成绩还好,成绩好不说还不是拼命读出来的。我们班英语和一班是一个老师教的,只要随堂抽测太差听写不合格拼读不过关老吴就开始了,说你看看人家一班,看看祁遇!”时洋说着,啧了一声,“祁遇这种人活着就是让人体验挫败来的,他怎么还没挨揍?”

    时樱:……

    挨揍?

    他只会让别人回家挨揍?

    这才到哪儿?高中刚开始,后面才能看出祁遇的能耐。

    八校联考永远第一,他真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