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05.
    时洋看过去的时候,几个朋友也注意到他,那是个能容纳四人的卡座,他们来了应该有一会儿,已经吃得热火朝天了。时洋准备过去打个招呼,徐明先站起来喊他一声,看时洋走到近处才问:“这么巧,你也来这家店吃?”

    时洋反问:“你们不是约了人去游乐场玩儿?”

    徐明没来得及说什么,罗宇恒开了口:“那几个临时有事没去得成,听小明说你今晚吃烤肉,馋人,我们也随便找了一家,没想到遇上了。”

    时洋看向徐明,徐明一巴掌拍在罗宇恒肩膀上:“小明你喊谁呢?我是你明哥!”

    这会儿时樱她二舅妈已经在催了,时洋就没再说,摆手准备往老妈预定的位置去,走之前关照了一句让他们慢慢吃。时洋总觉得在烤肉店撞上这几个没那么单纯,自从得知罗宇恒是为了接近小表姐才和他做朋友,时洋就在心里给这人盖了个心机狗的戳。

    再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朋友里面罗宇恒对他最好,经常借他抄作业请他喝可乐,先前心想好哥们不就是今天你请我明天我请你,不必见外。现在他只想一巴掌呼自己脑门上,真是傻子。

    零花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人凭什么总请你?

    时洋挨在时樱旁边坐下,坐下还在想以后也要多请罗宇恒几回,把前面欠的找补上。找补上之后再观察观察,这朋友要真的纯粹是为接近小表姐才跟他玩,那以后要保持点距离,不能为点蝇头小利把人卖了。

    他皮糙肉厚磕着碰着没什么,要是因为他交友不慎让时樱人生路上生了坎坷,家里人得揍死他。

    时樱啊,那是他们老时家最招人喜欢的姑娘。

    听话,懂事,从不闹人。

    不像他,打小就生着反骨。

    时洋走神的时候,他妈朝徐明他们坐的方向看了看,问:“那是谁啊?你同学?”

    “不然嘞?”

    “以前的还是现在的?”

    “现在的。”

    “叫什么名啊?”

    “妈你干嘛问这么多?说了你也不知道。”

    “你说了我下回再看到不就认识了。”

    看他们母子两个又拌起嘴,时樱主动岔开话题,让二舅妈点单,问时洋喝什么。二舅妈顺手把菜单递过来:“你俩看吧,爱吃什么点什么,我们都行。”

    时樱也觉得差不多,就把塑封的菜单递给时洋,让他先看。

    “欸,对了,樱樱你妈呢?”

    “在店里吧。”

    “要不要也叫她来?”

    “今儿周六,她那边也忙,恐怕不会过来,不然我打个电话问问?”

    烤肉店里挺吵的,时樱拿手机去店外给时妈打了一个,倒不是想劝当妈的过来吃一口,她心知火锅店里这会儿也忙得热火朝天,只是说跟二舅妈他们来吃烤肉了,让妈别惦记,在店里不要光顾着忙,也找点吃的。

    时妈听着这话心里就舒坦,催她吃去:“妈这边你别惦记,我卖着吃的还能饿着自己?”

    “妈我吃好了上火锅店等你去呗,等你忙完我们一起回家。”

    “行!你吃好了慢慢过来,不着急。”

    时樱低头看着脚下,边踱步边讲电话,这模样透过玻璃看在罗宇恒眼中,他烤肉送到嘴边都忘了吃,筷子一松又掉回盘里。跟他一起的几个先看了一眼落到盘子里的肉,才顺着看出窗外,这会儿时樱已经讲完电话,拿着手机要回店里。

    “罗宇恒你这是走火入魔了?”

    “说真的,我也觉得时洋他姐漂亮,隔壁班的班花啊那是!但你至于吗?”

    罗宇恒看着时樱回到店里,等她坐下才把目光收回,说:“我就是喜欢她,从初中就喜欢她,怎么你们没喜欢过人那种感觉不懂是不是?”

    “不是懂不懂的问题,你这样不是办法,时洋他压根没看出你那点心思,也没有要撮合的意思,不挑明说你准备暗恋到高中毕业?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来个痛快的。”

    “你说就你这条件,还怕被拒绝?就算万一不幸被拒绝了,也能找个一样漂亮的女朋友。你有钱长得也不差,干嘛憋死自己?”

    哥们几个越说越起劲,罗宇恒全程沉默,一言不发。

    时樱压根不知道自己成了那桌议论的主角,她漂亮嘛,总受到关注,早习惯了这样,哪怕被人盯着看也不觉得有什么,时樱能屏蔽掉八方视线专注于自己。像这会儿,她边吃烤肉边听二舅以及二舅妈闲话家常,从外公外婆说到正在火锅店里忙着的时妈,又说到时大舅家里,讲他家楚楚今年都高三明年就该考大学了。

    时洋刚才猛吃了一阵,正想来口汽水解腻,听他们说到时楚,就问:“怎么没喊大伯他们?人多吃烤肉才热闹。”

    “喊了,那边说没空,我看要等楚楚高考完他们才能有空,你大伯一家全扑她身上了,你伯娘还去一中旁边租了个房子就近守着,天天变着法煲汤给楚楚补身体。”

    哎哟这待遇……时洋想想就头皮发麻,他哆嗦了一下赶紧打预防针:“过两年你别有样学样,我不要。”

    “你想这样我还没那么好的耐心!你伯娘原先没想这么折腾,听说是楚楚班主任给她打电话,讲说成绩还是不稳定,要想考上重点大学最后这年要狠抓一把,你伯娘听了不着急?一着急才想了这么个辙儿,一中附近的房子月租还不便宜,都是为了让楚楚上下学少走两步,多把时间用去学习。”

    时洋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心想这才是地狱模式。

    “我说真的,不是开玩笑,到时候你们可别给我整这种特殊待遇!没帮助不说反倒还会影响我!我就像头年备战中考那样就行,我跟我姐一起复习!”

    二舅妈乐了:“想跟樱樱一起复习,你怎么不问樱樱愿不愿意?”

    “我们谁跟谁啊?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姐能不愿意?”

    时樱点点头:“是不愿意。”

    “……开这种玩笑我当真了!我当真了你会失去我的!”

    时洋扮可怜,时樱眼底都漾出笑意,让他别耍宝,赶紧吃肉。

    听到这话,时洋作得更厉害,他头一别开:“我不吃,我伤心了。”

    时樱看着刚烤好滋啦响的五花肉,既然洋洋不要,她就夹走了。

    时洋简直不敢相信他看见了什么。

    卧槽???

    小表姐变了!!!

    “你就没想哄哄我?我不吃你劝我吃啊。”

    时樱抬起头一本正经说:“洋洋你不是讲最烦别人强迫你?”

    她二舅妈促狭的看着傻儿子说:“饭都不会吃还要人劝你?你才三岁?”

    二舅想了想,还是少说两句,不打击儿子。

    吃饱喝足之后,二舅问要不要送她到小区门口,时樱摆手说不用:“吃饱了就想走两步,我去我妈店里等会儿,跟她一起回家,你们先走。”

    时洋就跟他爸妈上了车,坐上去还不忘记放下车窗,说明天上午九点多过去,一起复习。

    时樱应了一声,目送车子开出去,等他们走远了才准备往火锅店的方向去,刚迈开步子就被叫住,叫她的就是罗宇恒那一行,问她怎么没上车?

    “你们是时洋的同学?也吃好了?”

    “是啊,时洋他姐你走哪边?顺路的话我们一起?”

    基本上,这种时候不管你指哪边他都会说正好,时樱就没绞尽脑汁去躲,反正从烤肉店到火锅店就一条长街,没有多远。过去这一路罗宇恒费心找了几次话题,都被时樱说回时洋身上,他本来想趁机刷点存在感和好感度,结果这两样没刷上去,反倒让时樱了解了不少九班那边的情况。

    晚些时候,时樱坐在火锅店里等她妈忙完,等的时候顺便给时洋去了条消息。

    [时樱]:你真挺能耐的。

    [时洋]:???

    [时樱]:你们车子刚开出去,你那几个同学也吃好出来,说跟我顺路就一起走了几步,他们跟我说了不少。

    [时洋]:到底说了啥?

    [时樱]:说了啥你心里没数?

    [时洋]:……

    被唬住的倒霉孩子转身就给他朋友扔了一串信息。

    [时洋]:我草你们跟我姐胡说八道什么?

    [时洋]:人呢?都说了什么?

    [时洋]:我把你当兄弟你就这么搞我?

    [时洋]:友尽吧,友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