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04.
    时洋发的短信过去,他朋友徐明包月条数超了,一毛一条嫌贵,就说上q。时洋顺手开了流量登上去,刚上去就有个小头像跳不停,点开一看,那边已经发来好几条——

    [徐明]:罗宇恒说门票他请,你真不去?

    [徐明]:卧槽别啊,都憋好几天了周末还刷题?刷什么题?把你姐喊上一起。

    [徐明]:让你上q人呢?

    [徐明]:你他妈说话啊。

    看他一条条的怼过来时洋头都大了,赶紧叫停:“游乐园哪天不能去?月考砸了到半期之前我都没好日子过,兄弟别惦记我了,你们自己玩。”

    [徐明]:玩半天能耽搁什么?你至于吗?

    [时洋]:我妈是什么人你不知道?没几天了,我得抓紧抢救一波不能差我姐太多。

    [徐明]:你这就没意思了啊。

    [时洋]:不开玩笑,我真不去,我和我姐说好了。

    [徐明]:……

    [徐明]:你这么说那我们还玩个屁?

    [时洋]:不就少我一个?

    [徐明]:洋洋你是真傻还是装的?你不去你姐就没可能去,你姐不去罗宇恒还能请我们?

    [时洋]:?

    [时洋]:他在打我姐的主意?我还能为张门票把亲表姐卖了?我去你的!

    这一通聊下来时洋差点气着,那边徐明也没想到,还在问你真没感觉?罗宇恒喜欢时樱也不是一两天了,往前至少能推到初中,初中的时候暗恋时樱的男同学就不少,她沉迷学习丁点也没觉察,罗宇恒偷偷惦记她两年多,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高中有幸又与她同校,同校不说还跟她表弟同班。

    罗宇恒有意跟时洋交好,打的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算盘,这事大家心照不宣。徐明看他做得挺明显,心想时洋也该心里有数,没想到他毫无觉察。

    听徐明八卦一通,时洋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他冥思苦想半天,又问:“他喜欢时樱什么?”

    徐明努力去回忆罗宇恒说过的话,掰着手指头告诉他,大概是好看、好看以及好看。笑起来好看,生气瞪人的样子也好看,不仅好看学习成绩还很出色,她那会儿是很多人的初恋。

    “不开玩笑,哥们你真没感觉?你姐少说也是班花级的。”

    时洋说没有。

    他知道小表姐好看,但就算这人生得再好,看久了就那样。

    面对外人的时候时洋护短,他幼儿园就揍过偷亲时樱的臭小子,小学那会儿也老为时樱打架,那时候男生幼稚,喜欢你就变着法欺负你,时樱被人掀过裙子揪过头发,冲她伸手的回头就得挨揍,时洋有段时间打架打得厉害。就算有这样的经历,突然听说他朋友暗恋他表姐,死心塌地两年多,也够惊人的。

    这个发现让时洋盯着时樱看了一下午,他宛若看猴戏的目光让时樱皱起眉:“我脸上有花?”

    时洋假装口渴,拿杯子去接了半杯水,坐下喝了一口眼神又瞟过去了。

    他这回被逮个正着,时樱放下手里的笔,托着腮帮子问:“到底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

    “有话就说。”

    既然小表姐这么讲了,时洋朝她那边挪了挪椅子,说:“罗宇恒你认识吧?经常跟我一起老拿着可乐那个。”

    时樱摇头说没印象。

    “那不重要,我刚知道这哥们喜欢你,正在观察你身上有什么魅力吸引了他。”

    时樱顺手剥了颗雪丽糍含进嘴里,感觉甜滋滋的棉花糖在嘴里化开,她又问:“你说他喜欢我?没弄错?”在时樱的记忆里,她没认识过这个人。

    她这么问,时洋来劲儿了,就把游乐场的事说了出来。

    这下时樱听明白了:“你是说他想泡我才跟你套近乎?这种朋友还留着?”

    “其实罗宇恒他人还不错……”

    “你挑明告诉他没戏看看?他还跟以前一样就是真不错。”

    时洋一惊:“我去这怎么开口?”

    时樱懒得多说,她将黑色中性笔拿起来,准备继续做题,动笔之前最后讲了一句,说反正她没想谈,要谈也不找这样的。

    “你都不认识人家,你知道他是怎样的?”

    看小表弟不服气,时樱抬眼朝他看来:“你朋友我肯定见过,见过却没任何印象,总归是不来电的。”

    时樱接着做题,她又写了两道,看时洋还在沉思,就拿笔头磕了磕桌子:“想什么呢?你来我家就是来走神的?一下午就这么荒废过去你还不如跟他们玩去。”

    听她这么说时洋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快四点,他赶紧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甩出去,准备认真复习两小时,晚上还要吃烤肉去。

    昨晚时洋告诉他妈周六下午跟时樱一起复习,他妈不信,转身打电话同外甥女求证,得到肯定答复才高高兴兴给时洋拿了二十块钱,让他俩中午随便上哪儿对付一顿,下午好生学习,晚上再一起吃饭。时洋馋了半个月的烤肉,正想哪天安排一顿,听他妈这么讲就提议晚上吃烤肉去,时樱没所谓,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他妈已经订好餐位,说好六点半烤肉店门口见,他们六点得出门,算算也就还有两小时。

    走起神来时间过得真快,还没做什么就这个点了。

    “姐啊,你班老师划考点没?”

    “没。”

    “那我要背多少?你说怎么就不能早点分科?我看着政史地头都大了。”

    时樱懒得再搭理他,能靠硬背过关的科目相对都是简单的,数理化才是花样百出,记住公式定理远远不够,还要很多时间来熟悉题型。拿时樱来说,她在学校就把课后题以及练习册全刷完了,上周还去买了套题以及参考书,用的就是题海战术,想着多做一些总归没错。

    他们表姐弟两个一人埋头做题一人埋头背书,很快都进入状态,周六这个下午总算没荒废过去。

    到六点,时洋还在小声背书,时樱先把笔帽合上把手上的套题收了,她拉开椅子起身准备回房间去,时洋听到动静转头看来,问:“走了吗?”

    “你再看会儿,我换个衣服。”

    “你那个白的很好看啊,换什么?”

    时樱撑着门框探出个头,说怕待会儿溅上油,白的不好洗。

    椿城今年降温早,往常九月还要热几天,国庆之后才会慢慢转凉,今年八月底下了阵暴雨,后来温度就没升上去,最近太阳天都少,温度总在二十三四,时樱背心打底往外面穿了个牛仔外套,铅笔裤将双腿衬得又长又直,她洗了把脸,拆掉丸子头重新扎过,都收拾好了才将钱和手机往兜里一揣,拿上钥匙准备走人。

    等她回到客厅,就看时洋坐在沙发上吃橘子,看样子等了有一会儿,看小表姐出来他还递了两瓣儿橘子过去:“来尝尝,这还挺甜的。”

    时樱没接:“走吧,我们打个车过去。”

    时洋跟着站起来,时樱问他书呢?不拿?

    “就放这儿,我明天还来,我家吵得嘞,没法学习。”

    椿城这边的高中都差不多,高一压力小,每周就上五天半的课,周六中午放,周日放整个白天,晚上回校自习。前面几周一到周末时洋就和同学约去打篮球或者打游戏,今天一起复习这几个小时倒让他想起初三那年,他们表姐弟初中同班,不仅同班还同桌,那年总一起复习,互相比着贼有劲儿。

    从锦绣家园打车,等了几个红绿灯,十来分钟就到烤肉店门口。时樱付了车钱,下去就看见二舅妈站在烤肉店门口,她拿着手机在讲电话。

    时洋过去往他妈后背上一趴,把人吓了一跳。

    她三言两语说完,挂断就骂了时洋一个臭头,骂完牵着时樱往店里走,边走边问臭小子认真看书没有?还是捣乱去的?

    “人和人之间能不能有点基本信任?”

    “我学了一下午,饿死了要。”

    时樱眼看着二舅妈瞪他一眼,笑道:“是真的,洋洋他同学约他去玩他都没去,跟我一起复习呢,说明天还上我家。”

    “那不耽搁你?”

    时樱没说啥,时洋不乐意了,嘟哝说这能耽搁什么?

    二舅妈又要说他,只见他一脸惊讶,二舅妈就顺着他瞅的那方看去,是几个差不多年纪的男生:“认识的?是你同学?”

    是啊,不就是罗宇恒他们几个,还真有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