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02.
    这一整晚都有同学在小声讨论,守自习的老师提醒了几次,嘀咕声还是有,商量运动会怎么报名的有,聊动漫小说体育赛事的也有。

    苏茜将手机藏在垒起的课本后面,调好角度刷了半节课的娱乐新闻,时樱托着腮帮子在做练习题,中学的许多知识点她还记得,题型却生疏了,遇到难题经常抓不住破题点,这阵子抱着练习册反复刷才补起来一些。

    对这样的学习程度时樱并不感到满意,她也明白有个词叫来日方长。

    学习不是一两天的恶补就能立竿见影,总归要靠长期积累。她运气不算太差,回来的时候正好在高一上学期,且刚开学不久,时间大把的有。

    又解了一道大题,眼看再有几分钟就要放学,已经有同学在收拾书包,时樱没接着往下做,她把练习册合上,掰起手指头将当天学的知识点在心里过了一遍,才过完,铃声就响起来。

    苏茜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将手机揣回兜里,拿上包准备走人,出去的时候还念叨说要去校门口买块炸鸡,下午只吃了个杯面,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那樱樱我先走了~”

    “嗯,回去路上小心点。”

    时樱冲她挥了挥手,想起自己的安排顺手将历史书装进包里,准备睡觉前翻一遍。

    她跟着人群的尾巴往楼下走,下了楼梯间顺着一班二班教室门外的走廊出教学楼,结果路过一班门口时让后边打闹的女生撞了一下,身体不受控的往前扑去,同刚出教室的男生撞了个满怀。

    那女生也发觉闯祸了,赶紧道歉。

    时樱应了句没关系,想起刚才撞到人,抬头也要说抱歉,一个对视,愣了。

    没想到会撞到他。

    这男生时樱认得,他是椿城五中的传奇人物,叫祁遇。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进校分在实验班,后来文理分科他跟时樱一样学的理,之后两年半祁遇总是年级第一,地位从没被撼动过。

    哪怕不曾同班,祁遇也给时樱留下过极其深刻的印象,不止时樱,应该说整个椿城五中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他是同校女生都会偷偷关注的哪种存在。

    时樱也曾关注过,倒不是基于喜欢,祁遇是她中学时期的榜样。

    祁遇扶着她上臂,时樱略抬起头,目光微愣。

    两人谁都没说话,这时从一班教室里又走出个人来,瞧见这一幕,乐了。

    “祁遇你抓着人家妹子是几个意思?耍流氓呢?”

    调侃声不大,却烙人得很,祁遇收回手,准备绕开时樱往外走,还没迈开步子就听见面前这女生说了句抱歉,说完她先一步小跑着出去了。

    刚出教室那个冲时樱的背影吹了个口哨。

    “哪班的妹子?挺好看啊。”

    “怎么认识的?”

    祁遇并不理他,径自往校门口的方向走。

    那男生跟在旁边唠叨了一路,边走边分析说应该是楼上哪个班的,要是他们这层的不会没见过。分析完他还拿胳膊肘撞了祁遇一下:“你还没说到底怎么认识的?”

    祁遇让他吵得烦了,停下来认真回答说:“关你屁事。”

    这时候时樱已经坐在小表弟的自行车后座上,时洋家距五中远,他骑车上下学,上下学路上会经过时樱家的小区,他顺便把人载回小区门口。自行车骑出一段路,时洋扭头说:“我在厕所遇见你们班的,也在讨论运动会的事,听说你报了项目?”

    “嗯…”

    “报的什么?”

    “跳高。”

    “怎么回心转意了?不是说没兴趣。”

    “因为班上同学不积极。”

    “你有这么善解人意?”

    当然没有,时樱主动报名才不是想着为体委分忧,她是怕被抓壮丁,与其被迫去报那些熬人的项目,不如赶在前面挑个相对轻巧的。

    “校运会你不知道?拿不拿名次无关紧要,先要把项目报齐。上面说了重在参与,报名总得积极。我班报名情况不好,这么拖着上面出昏招直接安排人参加怎么办?”

    时洋听懂了,听懂之后一阵唏嘘。

    没想到啊,小表姐这么心机。

    这么想着,他感觉后腰处被人戳了戳:“你腹诽我?”

    “……”

    “没办法呀,我也觉得体委大概率不能那么过分,可万一呢?”

    “……”

    “怎么没声儿了?”

    “……”

    时洋在吐不吐槽之间犹豫片刻,决定少说两句,避免惹祸上身,他点点头:“姐你长手长脚的,去跳高正合适。”

    说着话,锦绣家园就到了,自行车在门口停下,时樱从后座下来,冲时洋招了招手,看时洋走远才进小区。她回去开门就发现客厅里亮着灯,时妈坐沙发上看生活剧。

    “妈我回来了。”

    时妈趿着拖鞋过来,问:“饿了吗?喝碗汤还是吃点水果?”

    时樱换好鞋,反锁上门,摆手说不用。

    “洗个澡看会儿书就睡了,我们学校下个月搞运动会,我报了个跳高。”

    “不累人吧?”

    “顶多到那天丢人,累不着我。”

    时妈听着觉得好笑,她跟着女儿走到卧室门口,靠在门边说:“樱樱最给妈争脸,哪有丢人的时候?”

    “关上门这么吹我就得了,出去这么说不让人笑话?就说我那成绩,离实验班还有一段距离不说,在普通班也排到十名开外。”时樱一边说已经把睡裙拿好,准备洗澡去了,进浴室之前她还推着时妈的肩膀让她出去客厅接着看电视。

    “能考上五中就是学习好的,排不进前几名没啥,咱慢慢来,别有压力。”

    时樱说知道。

    时妈想起来问她:“你二舅妈老担心洋洋,他怎么样?”

    “课上不清楚,课余时间爱打点篮球,其他没什么。”

    “他妈就怕他贪玩去了不好好学习……”

    “学没学等月考成绩出来才知道,我们不一个班我不清楚。”时樱说完转身进浴室了,她泡了一会儿,泡得全身软绵绵的才从浴缸里出来,冲两遍水,擦干净换上睡裙,进房间就发现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亮着,刚有信息进来,问她在不在不在不?

    [时樱]:刚洗澡去了,怎么了吗?

    [苏茜]:她们说看见你和一班的大帅逼抱一起,樱樱你竟然认识祁遇?????是祁遇诶!

    [时樱]:你都知道他是祁遇诶,年级上谁不认识他?

    [苏茜]:别!装!傻!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时樱]:……

    [苏茜]:点点点什么?快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时樱]:这个事情说来话长。

    [苏茜]:你长话短说。

    [时樱]:简单讲就是从一班门口过的时候被走后面的妹子撞了一下,就有那么巧你口中的大帅逼刚从教室出来,祁同学面冷心热乐于助人顺手扶了我一把拯救了差点摔成狗吃翔的美少女。

    [苏茜]:然后嘞?交换名字没有?还是交换号码了?你没趁机请他喝个奶茶吃个饭?

    [时樱]:然后我说了个抱歉,他走了。

    [苏茜]:……

    [时樱]:点点点什么?

    [苏茜]: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啊朋友,他走了,你怎么不跟他一起上路呢???

    隔着手机屏幕时樱都能感觉到苏茜在捶胸顿足,她笑了笑,问有那么严重?还扯上救命之恩了?苏茜用了一排叹号强调事情的严重性,说对美少女来说面子跟命一样重要!把你从狗吃翔的边缘抢救回来还能不是救命之恩?

    重点不是救命之恩,重点他是祁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