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01.
    升旗仪式结束,时樱拿校园卡上小卖部刷了个红豆面包,才拆开,没来得及啃,旁边就伸出手来掰了一小块儿去。时樱脚下一滞,站定了看向左手边,高她一个头的男孩儿正拿着面包往嘴里塞。

    瞧时樱看过来,他非但没觉得不好意思,还咂吧嘴问:“吃不腻啊?”

    这周的升旗仪式拖得久,再有五六分钟就到下一节课,时樱赶着回教室,没和他多讲。往教学楼的方向走了一段,男孩儿才买好东西小跑着赶上来,他左手拿着可乐,右手伸在时樱面前,手上拿着两根棒棒糖。

    “喏,这给你。”

    时樱才要伸手去接,男孩儿扬了扬拿着棒棒糖的手。

    “有个事……”

    他才起了个头,正要往下说,时樱已经收回手并且走出去好几步。

    “喂你听我说完。”

    男孩儿赖了一路时樱也没搭理,快到教室门口才停下来,略抬头看他一眼,问:“想让我帮你圆什么谎?”

    “我妈要是打电话给你帮我说几句好听的呗。”

    “打电话给我?”

    看时樱一脸狐疑,男孩儿避重就轻讲了句,说他妈就是爱管还能瞎想,对儿子连点基本信任也没有,高一开学这才半个月,她就催起学业来了。

    时樱总感觉他藏了一半话,没来得及问,上课铃就响了。男孩儿将棒棒糖往她口袋一塞,转身溜进隔壁班,时樱慢一步进教室门,坐到第四排临窗属于她的位置上。

    刚坐下,同桌就拿胳膊肘撞了撞她。

    “樱樱你们家都是什么基因?一个个也太好看了吧!隔壁班那个,你表弟,叫什么来着?在他班上人气可高,我上厕所蹲坑都能听见有人在说他……”

    同桌叫苏茜,是个梳马尾头的圆脸姑娘,近视二百度,戴着个黑框眼镜,镜片后的双眼睁得老大看向时樱。

    这时候教数学的杨老师已经进教室了,时樱没接话,只是笑了笑。

    苏茜口中的表弟就是方才偷掰红豆面包那个,是二舅家的独生子,与时樱同年,只小几天。他们从幼儿园就同班,直到初中毕业,两人都考上椿城五中,时樱在八班,时洋在隔壁九班。

    你兴许会问,表姐弟两个怎么同姓?

    这说来话就长了,简单点讲时樱是半路改姓的。小学时她爸妈离婚,理由也简单,她爸在外头有人了,那人还给生了个儿子,二老稀罕外头的小孙子不稀罕孙女,任儿子闹离婚半句没劝,时樱她妈硬气,啥都没要就带走了闺女。

    早几年家里紧巴巴的,什么都没有,她妈被逼出去做小买卖,后来才宽裕起来,读初中时家里还买了新房子,如今已不算穷了。

    也就是去年,她妈跟人合伙搞起自助火锅,时樱只知道火锅店生意很好,后面家里越来越有钱,她读大学时她妈就给她买了房,大学毕业还买了台好车。也就是那前后时樱谈了个男朋友,没谈出名堂男朋友劈腿,时樱原先就感觉不对,她总觉得两人相处起来缺点什么,还没想明白就出了那档子事,准备说分手结果把头磕了,这一磕就回到十年前。

    现在是二零零八年九月,燃爆了整个暑假的北京奥运会已经结束,时樱快要满十六,刚开始她第二次的高中生涯。

    讲台上数学老师简单复习了上节课的知识点,已经讲起新的内容来,时樱前辈子就是理科生,高一数学对她来说是蛮容易的程度,她上辈子学习挺好,但并不是那种非常聪明一看就会的学生,她是舍得下苦功踏实勤奋的类型。

    因为这堂课讲的知识点她已经会了,时樱就带了一只耳朵听,同时摊开练习册对应本堂课的内容慢慢做起题来。

    要是早一周,数学老师该要瞪她了,过去几天的经验让讲台上的杨老师知道这位女同学的程度远比班上其他人深,他之前趁其他同学低头做题的时候去时樱身边站过一会儿,那会儿就看她往练习册上填了好几题的答案,全都对。

    后来习惯了,讲到简单的地方时樱就低头写写写,讲到重点她才会抬起头来听,每节课都这样,她是听课做题两手抓,都不耽误。

    时樱这周的学习状态让她的科任老师特地去翻看了她中考成绩,是挺好,也没有想的那么出色,他们只能归因于这女同学进高中之后开窍了,老师们还嘀咕说没想到班上进步最明显的是这女生,往届在高中阶段异军突起的都是男同学居多。

    这女生啊,原先挺让八班的班主任担心。

    担心什么呢?担心她禁不住诱惑跟人早恋。

    时樱这模样在年级上都是排得上的,搁人群中十分抢眼,她纤细窈窕,白净好看。班上许多女同学把头发夹得笔直笔直,没事就披散下来,时樱是清流一股,她脑门整个露出,只耳侧有几缕碎发,中长的头发扎成丸子,清新得很。

    她长着一张初恋脸,论模样是许多男生都喜欢的类型,可惜不开窍。

    上辈子就沉迷学习,如今也没好到哪去。

    从开学观察到现在,班主任可算放心了,放心的同时还好奇她第一月考能拿多少分,毕竟各科老师对时樱的评价都不低,说她坐得住,学习自觉,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课后作业几乎没有出错的时候。

    老师们的期待时樱并不知情,上完最后一节,她让苏茜出去,又坐在位置上等了一会儿,等最拥堵那波过去,才出教室,这时候时洋已经侯在走廊上了。

    时洋家距离五中有些远,时樱则是当妈的忙没人做饭,每天有两餐他们是一起吃的,多数时候是上二食堂点一荤一素两个炒菜,拼着吃。

    二食堂主要卖小炒,消费相对贵些,来这边吃的一直不太多,时洋排队等菜去了,时樱先去刷了两份米饭,环视一圈在角落里找了个空桌,拿纸巾仔仔细细擦了一遍,刚把桌椅擦干净,坐下没多会儿,小表弟就端着一荤一素过来了。

    荤是鱼香肉丝,素是蒜蓉炒丝瓜,色香俱全瞧着挺下饭的。

    “姐你看今天这鱼香肉丝,可以吧。”

    “吃,多吃两口,咱俩拼饭你瘦了我胖了我回去不得挨揍?”

    时樱含糊的应了声,伸筷子夹了一口丝瓜,刚尝上味道,坐对面的小话痨又说起来:“对了,你班上通知了没?下个月要搞新生运动会。”

    其实不止是新生运动会,五中的校园活动挺多,高二年级最近在组织篮球赛还有校园演讲大会,一年级因为刚入学,同学之间还不熟悉,除去下个月的新生运动会之外就只安排了一个国庆节的黑板报绘制,这两样和时樱都没多大关系。

    她大学选修过一整年书法,平时也常临帖,那笔字倒是中看,画画却不行。

    至于体育,时樱协调性好,学动作快,像体育舞蹈以及健美操都不错,速度耐力就差了。上次读高中为了攻克八百米她差点跑死在运动场上,好不容易翻过那页,现在还要重头再来。

    看她不应声,只顾着低头扒米饭,时洋笑嘻嘻凑过来,问:“你准备报个什么?”

    时樱摇头。

    “班级活动都不参与你这样没朋友的。”

    时樱想了想,说:“那我报名啦啦队好了,写加油稿也行。”

    #

    周一下午就有节体育课,热身活动之前老师提了新生运动会的事,让体委课后去拿报名登记表,本周内填好交上去。

    听说要开运动会,班上谁都高兴,晚些时候体委拿着登记表来,看明白项目之后问题来了。

    主动报名的少之又少,心态都是短跑怕丢人长跑怕累人。过去的经验告诉时樱最后为了凑人数抓壮丁也会报满,为了避开那些要命的项目,她主动申请了个女子跳高。

    时樱有一米六五,在这年纪,在南方的椿城算高挑的。加上她双腿长腰线高,无形之中又拔高了个子,体委先听到一个轻缓动人的女声,闻声回头就看见站在过道边的时樱。

    这么近距离看她更漂亮,皮肤很白,脸小,五官精致好看。

    体委心跳一个加速,连她说了什么都没听清,不自觉回了个“啊”?

    时樱重复道:“跳高还要人吗?我别的不行,这个可以试试。”

    体委依稀记得这项还没人报,他翻出报名表来一看,果真。

    “那个……你叫什么来着?”

    时樱正要告诉他,他就将笔递过来:“你自己写吧。”

    趁她埋头写名字的空档,体委还建议时樱加报一项,时樱写完把笔帽盖上,摇了摇头:“跳高都勉强,我速度和耐力更不好,就不拖班级后腿了,还是递水递毛巾为大家服务。”

    这个话前后几排包括路过的男同学全听见了,班上男生突然就积极起来。

    “不然我报个一千五?”

    “我速度还行我报个一百米好了。”

    “还有什么项目差人?给你凑个数。”

    “……”

    时樱说要给大家递毛巾递水加油助威,为了有机会和班花近距离接触,男生这边的项目很快就报上一多半,体委压力骤减,深感欣慰的同时他发自内心咕哝了一声——

    妈的都是牲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