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45章 洛约拉来人
    事情发展到这步,苏木所谋求的东西,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林老太婆的救济金本身。

    更多则是为了证明一件事——试图证明华人也可以团结,为自己的同胞们站出来谋求利益。

    倒不能说他的做法激进。

    没有生活在这个年代的美国,很难想象华人究竟面临着怎样不公平的态度,从小到大被气饱了,苏木再也不能继续忍受下去。

    尽管延续近百年的排华法案,早在1943年就被明令废除,但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华人禁止与白人通婚的规定,直到1948年才停止。

    而在那之后,其他州也有类似法规仍在施行,直到1967年时候,美国最高法院才一致作出裁决,表示禁止跨种族通婚的法案违宪。

    虽然一系列苛刻的排华法案被废止,但歧视和排斥仍然继续着。

    当年实施排华法案期间,美国华人被剥夺了平等的工作机会、拥有土地、经商、受教育等权利,留居在美国的华人,活动只能局限在华人社区,集中居住在“唐人街”,靠经营洗衣店、餐馆、杂货店等卑微艰苦的服务业为生。

    直到现在,诸如cnn、abc、fox之类的媒体主持人,依旧一不小心就会从嘴巴里溜出来歧视华人的语句,比如眯眯眼、中国佬、洗衣店的王小二等等。

    小时候一位白人男孩和苏木玩得挺好,后来他父亲过来,当着苏木的面说,不能跟华人玩,这在他心里留下很大的阴影。

    曾经去休学旅行,带队的老师问苏木是不是韩国人,得知是华人时候,态度顿时冷淡下来。

    父亲苏丁财也说过,自己年轻时候去找工作,被白人骂老鼠,痛斥他抢走原本应该属于白人的工作。

    无数点滴小事,苏木都记在心里。

    数百美元的救济金是小事、没人倾倒垃圾是小事、限制华人入学名额是小事、同胞被枪杀是小事,警察专挑华人检查是小事……好像除了被人拿枪指着自己脑袋,什么事都华人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

    无论什么选举,人们都不喜欢参与,手里选票白白浪费,以至于政客们对华人群体漠不关心,自然也不会作出什么有利于华人的决定,借此吸引他们手里的选票。

    老人们总说和当年相比,这个年代已经很好,包括苏木在内的年轻人却不满意,他希望可以更好,借着这件事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八十年代,随着祖国崛起,正是全球华人地位开始上升的时间段。

    一大批中产阶级不断涌现,年轻华人们有着自己的想法,开始不满于现状,并且为自己争取利益,同样也算是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

    *

    洛约拉私立高中,最近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怪事,校长和教务主任为一位学生的入学资格起了争执。

    那位特招学生,就是苏木!

    说起这件事,苏木算是被殃及到,老校长还有一年就要退休,而深受学校董事们喜爱的教务主任,刚被列入候选校长名单,就开始争权,经常和老校长唱反调。

    今年洛约拉私立高中为了挽回声誉,特意准备了三个公费名额,苏木成绩很好,但家庭条件实在糟糕,作为洛杉矶数一数二的贵族学校,从没有过类似的先例。

    教导主任觉得不应该降低学校品味,用他的原话来说,应该是“因为一位贫民而沦落为三流私立高中”,更希望将名额交给电影协会一位老明星的孙子。

    而校长则觉得应该按照成绩来,要不然就失去了设立公费名额的初衷,在那些学生里苏木的超高成绩最符合标准。

    双方僵持不下,于是安排了一位双方都认可的“调查员”史密斯先生,打算在面试前先了解苏木的品行和性格,看他是否有资格进入洛约拉高中念书。

    也就是说,史密斯先生的态度,成为了苏木能否拿到公费入学名额的决定因素。

    说起这位史密斯先生,他的本职其实是老师,原本九月份开学后才会进入学校工作,对于这种双方都没打过交道的人,无论是校长还是教务主任都挺放心。

    别以为美国的风气就很开明,实际上哪行哪业都有小团体,高中和大学也不例外,上到白宫、下到幼儿园,总会有人在为权力斗争,这是人类的天性。

    第一次担任此类特殊身份,史密斯先生今天有些激动,总觉得自己就像是电影里的特工詹姆斯-邦德,只不过任务是调查苏木而已,听起来很简单,处理起来却很麻烦。

    昨天校长和教导主任分别找了他谈话,前者让他走个过场,后者让他挑“里昂-苏”同学的毛病,夹在两人中间感觉并不好受。

    史密斯老师知道,这意味着“难受一年,享福好几年”、或者“享福一年,难受好几年”,主要看向谁靠拢,想要和稀泥糊弄过去是没可能了,不管怎么回答都会惹恼一方,手里拿着张小纸条,上面写有苏木家的地址以及号码,走路时候唉声叹气,觉得还是先见到苏木再说。

    就是那么巧,此刻他瞧见一位正在发传单的华人少年,于是凑了过去,打算问问怎么去这个地址,苏木以为这位白人也感兴趣,于是将手里宣传单递给的史密斯老师,并且用沙哑嗓音说道:“帮帮忙吧,为了那些老人。”

    休息一整晚后,苏木的嗓子稍微好了些,但还沙哑着,说话声音稍大就会痛。

    “抱歉,我今天有事,请问可以告诉我这里怎么走么?”

    史密斯老师将手里纸条递给苏木,接着说道:“你别担心,我是高中的老师,在入学之前,想要了解一下关于他的情况。

    这位学生名字叫做里昂?苏,中文名是……苏莫,你认识他吗?”

    前面英文名读得很流畅,念中文名时候,就像是嘴里塞了块石头,读音非常奇怪。

    苏木微微愣神,瞧见纸条上的文字时候,立马傻眼了,心想:“靠……这不就是来找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