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43章 这是不对的
    社会保障管理局这边,好像铁了心不打算要脸,即使苏木和杜仲就站在门口,都没人过来跟他们接触,协商调解处理关于林老太婆的救济金问题。

    以往的救济金没给,按照规矩应该一次性补齐,这本就是亏欠林老太婆的钱,甚至还应该追讨精神损失费才对,假如每个月都能拿到救济金,那么前面这二十多年她就不用如此幸苦了。

    这不是十几二十天,而是二十多年,人这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多年?

    社会保障管理局轻飘飘一句“以后每个月都会给”,就将他们原来的过错抹杀掉了,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这让苏木觉得恶心,帮她追回救济金的决心愈发坚定起来。

    杜仲得知消息后自愿帮忙,昨天和苏木商量好计划后,今天一早也扛着块木板过来,美国许多家庭里都有这样的木板,可以重复使用,每次抗议不同的事情,就贴上不同的标语。

    有时候小人物为自己或者他人维权,确实没有太多可行的途径,最后只剩下游行抗议这种办法,试图增加曝光度,引起社会的共鸣。

    同样也是一种悲哀,假如这个国家真的如同宣传中一样公平公正,那么绝不会出现那么多游行,八十年代初的现在更是如此。

    法制还很混乱,社会各界动荡不安,高通货膨胀率、高失业率、经济停滞,战后屡试不爽的凯恩斯主义失效了,刚从经济危机中脱离出来的美国岌岌可危,一边担心苏联的威胁,一边试图解决经济危机,里根总统正试图减税,免除数百万低收入职业者们的赋税,同时为企业减轻压力,世界如今并不美好……

    那些离还在上学的苏木很遥远,他此刻气恼的同时又感到悲哀,以前就知道华人大多各扫门前雪,今天则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有位看起来像是混混的青年华人,从他们面前路过时候甚至嘀咕了句“神经病”,其他前来问询的华人们,也只是图个热闹,漠不关心地离开,因为是别人的救济金,所以压根不关心。

    只有两个人抗议而已,社会保障管理局的员工觉得无所谓,也许早就知道华人如同一盘散沙的缘故,于是就只让保安过来驱逐他们离开,假如面对更加团结的黑人,他们绝不会这样对待。

    纵观华人在美国的百多年历史间,即使是颁布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排华法案时候,也没多少人表示抗议,最多在口头说说,表达一下不满就没了,好像低头卑躬屈膝太久,已经忘记如何抬起头!

    黑人们有马丁?路德?金先生,唤醒黑人们为自己争取平等权利的决心,而华人没有,封建王朝千百年来推崇“分而治之”,使得华人已经形成惯性,除非到了面临生死存亡的大事时候,其他什么都是可以接受的。

    苏木觉得这样不对,非常不对。

    太阳升起之后没地方遮挡太阳,被晒得脑门出汗,面对留着胡子的墨西哥裔壮汉保安,他语气平静说道:“我们在追求公平,先生。

    华人中有很多老人得不到救济金,像这位林夫人,九十岁的年纪还要每天出去卖食物,赚一点钱供自己生活,没有寻求别人的帮助,只是自己养活自己。

    我想你有很多生活在美国的同胞,也在跟他们一样受到不公平待遇,这是你所保护的ssa造成的,他们体会不到穷人们的痛苦,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

    假如我们离开了,或许他们还会跟以前一样,继续让许多穷人得不到保障,这是不对的,先生。”

    这番话说得墨西哥保安无言以对,在脑海里组织语言,发现无论怎样回答都像是错的,木纳点点头,随即告诉他们:“嗯……干得漂亮,我去帮你们买两瓶水。

    我们主管就在楼上看着呢,你们将他心情搞得十分糟糕,这些家伙整天想着怎么少花钱,里根总统试图消减开支,这帮家伙们工资降了,最近什么都不愿意做,或许就要全国停摆。

    你们经验少,来这里示威效果不大,应该多叫点人去市政厅,或许ssa的总部,那样更加有效,这只是个办事处而已,没权力决定大事。”

    苏木猜到这位保安想将自己支走,不过这番建议确实挺不错,终究还是抗议的经验太少,没想到应该往更高级别的官方部门投诉。

    继续说:“削减他们的开支,但不能连穷人们的救命钱都一起削减啊,我知道了,下午去叫更多人,明天到市政厅门口抗议,谢谢你的建议。”

    “没事,这样我就好交代了……”

    保安还是帮他们买了两瓶水,杜仲激动对苏木说道:“刚刚你说那番话,就是追求公平那句,我身上寒毛都竖起来啦,像是触电一样。

    放心,我肯定陪你闹下去,一定要帮林奶奶拿到救济金才行,这么大年纪应该要去疗养院享福,现在太辛苦了,下午就让李平安回来,我们明天一起去!”

    和思维观念僵化的成年人相比,这个时代的年轻华人更加有无私精神和公益心,可惜父辈们依旧源源不断将老一辈的观念灌输给后代,实际上成年人所认为是对的事,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他们以为传授了聪明的“明哲保身”之道,却又何尝不是懦弱跟胆怯、自私等负面精神,到头来还会责怪孩子胆小,从没想过这就是他们自己教的处事经验,兔子只会教兔子遇事往洞里躲,这样培养出来的后代,终究缺少了一股搏鹰的斗志。

    苏木的长辈们同样没教会他太多,幸好他足够聪明,自学成了才,以前只是缺少展现出来的机会,胆子一点都不小,大概是由于懂点法,明白不越界就没事。

    抱着试试的想法,继续站了半个多小时,见没有任何沟通的意思,他果断走掉了,中午没有回家吃饭,买好纸去杜仲家借用打印机,刊印描述情况,用来动员人们的宣传单,还打电话联系中文报社《星岛日报》,请他们明天安排记者过来。

    直到用完所有的墨,他们才停止,足足两千多张,现在需要将这些发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