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42章 八月末(给本姓轩辕的万赏加更)
    考虑了一整晚的韩老板,终究决定将超级市场的店址,选在那座老玻璃厂。

    倒不是觉得位置不好,而是嫌改造麻烦,可相比起去其他地方的高昂租金,他还是选择了初期投入比较大的老玻璃厂,作为超级市场的所在地。

    调查了解后得知,工厂所有权在当地官方手中,苏木帮不上忙了,这需要韩老板出面协调,接下来的几天里韩煜先生都在忙着处理这件事。

    大概是由于认识点人,又或者悄悄送礼了的缘故,今天早晨,苏木从韩老板口中得知,只要改造好那座老厂房,前面三年的租金都可以免掉,接下来每年租金为七万美元,总共签了十五年长约,这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好消息。

    对于废弃破旧的建筑,美国官方向来慷慨,有时候甚至会白送给别人,前提条件是必须维护翻新,以便再次投入使用,也算是件很不错的措施,可以极大程度避免能够继续投入使用的建筑荒废掉,比较人性化。

    坏处则是有人会通过这种不成文的规定“占便宜”,低价拿到一栋建筑的使用权或者所有权之后,经过简单改造后再高价卖出去,一年八万美元的租金,远比苏木和韩老板预想中低,位置就靠近唐人街,人流量足够多,面积也非常大。

    苏木决定拿出十五万美元,韩老板同样拿出十五万美元,平时韩煜负责管理,更加费心一些,因此他占据超级市场百分之五十一股份,拿到了公司的话语权,这笔钱不太够,最幸运的是韩煜老板还说服官方那边,拿到一笔总数为十万美元的奖金,只能用于建筑翻新。

    改造老玻璃厂,而且签订十五年租约,意味着以后官方部门又多了笔收入,还将废弃的建筑给再次利用上,同时可以在未来产生税收,这栋建筑如今无法投入使用,他们拿钱维护也是应当的事情。

    问了一家工程队之后,发现顶棚全部都要重新弄,窗户也都要换掉,再加上地板、大门、墙壁、水电铺建费用等,大约需要投入二十万美元,这就是免掉三年房租的原因,他们大概还要掏出十万美元左右,只剩下二十万美元采购货物、雇佣员工。

    绝大部分货物可以按照季度来结算进货费用,这留了三个月的时间差,手头的自己差不多刚好够用,韩老板最近忙疯了,昨天刚去登记一家公司,请了律师帮忙登记划分好股权,将超级市场名字定为“buyfun-supermarket(趣购超级市场)”,这是苏木想了好久才决定的名字,通俗易懂,读起来还顺口。

    其实韩老板也熬夜想了几个,分别是黄金超级市场、韩苏超级市场、唐人街超级市场等,听苏木说出自己想的名字后,压根没好意思将这些名字说出口,直接扼杀在他脑海当中。

    苏木卡里的钱被转移到公司账户上,请了第三方财务管理公司帮忙监督,拨款的那十万美元还没拿到,韩老板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请来了装修公司。

    本着怎么省钱怎么来的想法,买了一大批便宜的白色地板砖,起初房顶打算用中间带有泡沫夹层的扣板,后来发现用旧瓦片更便宜,于是将旧瓦全都弄掉,让华人工匠帮忙翻新。

    从目前来看,准备工作暂时还算顺利,如果开业后生意不好,韩老板还能继续守着那些便利店,过段时间还能把投入的资金给赚回来,苏木却输不起,以至于这些天来经常失眠。

    同时也在承受着来自于谎言的压力,直到现在苏木依旧不敢将自己买彩票、投资超级市场的消息告诉长辈们。

    得到这么大一笔钱,他们肯定会很开心没错,但难免被臭脾气的爷爷给教训,已经是这么大的人了,他可不想被骂,更不想像李平安一样,这么大人了还被父亲脱掉裤子用皮带抽,本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想法,每次待在家里都提心吊胆……

    一眨眼已经到了八月二十二号。

    苏木选择好了让他满意的高中——洛约拉私立高中,这是一所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贵族男校,也就是说全校只招收男性学生。

    成立于1865年,历史悠久,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毕业生都直接进入了高等学府,在洛杉矶私立学校排名中位居前列,富人们都喜欢把孩子送到这座学校读书。

    倒不是没有男女混合制的其他学校可以去,然而洛约拉私立高中是唯一一所明确表示,有极大可能让苏木免费入读的私立中学,为了可以免去高昂学费,并进入最出色的高中读书,苏木宁愿好几年接触不到女同学,已经将老师帮自己写的推荐信、小学成绩单、初中成绩单、以及ssat成绩单和自荐信寄了过去,八月底会进行一场单独的特殊面试,他准备好了。

    除了忙学校和超级市场的事,让苏木头疼的还有林奶奶的救济金,最近几天以来他感觉自己就像皮球,被人给踢来踢去,一直都得不到准确回复,社会保障管理局那边倒是答应给她一个月大约四百多美元的救济金,但之前没给的那部份钱,不打算补偿给林老太婆了。

    也许是因为苏木去的太频繁,惹恼了社会保障管理局的一位管理层,对方甚至还威胁说如果再继续提出更多要求,那么连这一个月四百多美元的救济金都不打算给,气得苏木昨晚晚饭都没胃口吃。

    这不是苏木所认为的公道,所以他在今天一大早就起床,扛着昨晚亲手做好的抗议标牌,站在了社会保障管理局的门口,上面写着:“九十多岁女性华人,从没领过救济金,生活贫困潦倒,但是ssa(社会保障管理局)没人关心她!”

    白人和黑人三天两头抗议,然而华人抗议可是稀罕事,不少好管闲事的华人大叔大爷,走来问苏木怎么回事,听说林老太婆的遭遇后连连摇头表示同情,但也只是摇头而已,觉得没趣就又走掉了。

    打着瞌睡的杜仲,买来黑笔后也往纸上写,内容完全抄苏木,连标点符号都一样,嘟囔着说:“太可恨啦,我已经告诉朋友们,放心,他们会来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