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32章 豪赌
    跟上次来相比,大厅里临时增加了两个投注窗口,可人依旧还是那么多,奥运会正式开始,彻底激发了人们的投注热情,源源不断有人从门口走进来。

    想着苏木说得有道理,于是韩老板点头说:“也行,我就在这里排队,有事你就告诉我一声,ok?”

    “嗯,老板你先去排队吧,等我弄完之后就来找你。”苏木支开他的小计谋得逞,脸上露出笑容。

    大卫经理听不懂中文,见他“父亲”突然走了,好奇问道:“发生什么事?”

    “没关系,他去帮别人投注,排队等候的人这么多,所以让我帮他拿钱。”苏木下定决定心,咬了咬牙继续对大卫经理说:“先生,我父亲问你能不能拿现金,而且他打算从这笔奖金里拿出四千美金,再次进行投注,全部压华夏总金牌榜排第四名,可以吗?”

    大卫经理面露思索,自以为猜到了什么,以为苏木的“父亲”想要逃税,他们只负责兑奖,纳税之后需要中奖者自己去税务局申报缴税,银行支票可以被联邦税务局(irs)轻松查到,但现金很难追查,退一步来说,让苏木来领奖金,他的年纪还不构成犯罪,即使被irs的人查出来漏税,也很容易处理。

    对美国人而言,联邦税务局比联邦调查局(fbi)还可怕,只要不犯罪,fbi就不会找上他们,但只要赚到钱,irs便会找上门,时时刻刻从人们的口袋里掏钱,算是美国最臭名昭著的官方部门,没有之一。

    以为苏木“父亲”在打这个主意,试图逃避高达上千美元的税,事实上跟真相存在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威廉希尔公司并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因此大卫懒得多管,乐意做顺水人情,毕竟还要事要让苏木帮忙呢。

    于是点了点头开口:“ok,我会让人帮你处理,确定要下那么大的赌注吗?

    我是说,现在华夏的奖牌榜总数并不高,只拿到一块金牌,很难在最后获得第四名。”

    他只是随口一说,苏木聪明地指向韩老板,做出无奈表情:“我父亲喜欢赌,不过家里钱都是他赚到的,我母亲对此并没有说什么,觉得应该趁胜追击,按照他的意思来就好,要是投了别的我会被骂。”

    “哈哈哈!我懂这句话,是《孙子兵法》里的对吧?

    待会儿会让你帮你处理,作为我们威廉希尔的贵客,会有贵宾客户经理帮你办理,你领奖时候我们再拍张照?”

    像是随意说出这句话,其实大卫经理是想骗苏木拍照,没有领奖照片的报道终究不会太吸引人,《孙子兵法》在西方世界同样广为流传,不少政客、商人将它当作经典看待,从中学习华夏古人的哲学智慧,并且运用在现实当中。

    “对的,上次刊登在《洛杉矶时报》上就算了,这次再拍照我可是要收取肖像费的,要知道我来博彩公司下注的事,已经对我造成了困扰,学校老师打电话到……”

    “一千美元?”

    苏木明白拍照是为了干嘛,正满嘴跑火车,企图打消他再次让自己上报纸的想法时候,大卫经理突然说出一千美元,成功用一千美元打消了苏木拒绝的想法,后面的话全都噎了回去,果断点头说:“成交!不过别告诉我父亲,他会没收我赚到的钱。”

    说出这句话时候,苏木想到了那帮明星们,自己拍张照就能获得一千美元,他们肯定能得到更多才对,这钱似乎来的也太轻松了,平时自己辛辛苦苦打工一个月,才能赚到这么多。

    怕惹上麻烦的大卫经理想了想,回答说:“这有点麻烦,他不问我我就不说,但你要写一份已经领取肖像费的声明。”

    “就这么说定了,请快点帮我办理,我约了……我女朋友看电影,快要来不及了。”说这句话时候,苏木想到的是凯特小姐,很难用常理去思考坠入爱河的少年。

    做出暧昧表情,或许是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爱情,大卫经理对他竖起根大拇指,果真让人快速办理,兑换现金和投注没花太多时间,写了份声明之后按完手印,再次得到一千美元后接着才合照,等到全部处理完,韩老板刚好过来,问苏木说:“拿到了?”

    “好了……”

    苏木有点紧张,说了一个谎,接着又是一连串的谎,手放在裤兜里摸到那张下注四千美元,赔率四十一倍的彩票才安心,这对他来说绝对是次豪赌,如果输了,存了几年的小金库就没了……

    下午回家后,苏木将所有积蓄装在书包里,有硬币、有一美元纸币,足足装了一大盒,他需要赶在苏老头回来前,将这笔钱换成一百美元整钞。

    信用卡已经流行,这个年代仍然存在大量现金,他首先去了位于唐人街的华美银行,这家银行成立于1973年,主要协助并服务华裔社区以及新移民,如今规模不大。

    李平安的大伯就在这家银行当保安,苏木跟他见过好几次,只说是自家餐馆积存下来的零钱,通过他找人帮忙清点,最后换成了一百和五十美元面额的整钞,知道李平安这位大伯住得很远,所以不用担心会被父母得知消息,多看看侦探类小说还是有好处的,可以锻炼人的思维方式,会变得更加缜密。

    当天吃饭时候,苏木当着父母的面将七千多美元交给他们,并且“坦白了”前因后果,态度相当诚恳,他老妈明明想要责怪儿子,脸上笑容却怎么都抑制不住,没办法,苏家现在实在是太缺钱了,这笔钱就像是雨中甘露,意味着不必为苏木第一年的学费操心,加上家里原本的积蓄,暂时足够了。

    苏老头得知消息后,跟苏木谈了很久,因为无法找到指责这位孙子的地方,何况就这么一位宝贝孙子,因此语气并不重,只是说不能赌、不能投机取巧之类老生常谈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