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26章 雁过拔毛(给小菠萝的万赏加更)
    奥林匹克火炬在今年5月8日,从希腊一路传到美国纽约,然后又横穿大约一千五百个城镇,最近刚到达洛杉矶。

    全程约为一万九千公里,其中一万公里的火炬传递,每传递一公里就须向组委会缴纳三千美元费用,光是这项别出心裁的活动,就为奥运会筹集了三千万美元资金,因此苏木才说对方有钱。

    这次的洛杉矶奥运会和以前的奥运都不同,让人感觉他们就像是穷疯了似的,几乎将所有可以赚钱的点子都利用上,就比如传递给火炬还要花钱买资格,在以前,这种雁过拔毛的做法从没有出现过。

    别看只是小小的想法,却吸引了不少富人心甘情愿掏腰包,花三千美元买了个不值钱的火炬,而且还要当苦力开开心心地帮忙运送奥运圣火。

    苏木还记得在自己很小时候,从电视里见到过好几次关于反对举办奥运会的游行,认为这是一次劳民伤财的错误决定,一帮纳税人们将洛杉矶市政厅团团围住,反对将自己缴纳出去的钱,用在没用的奥运会上。

    参考前几届奥运会的例子,其实他们反对很正常,之前的奥运会一直都是赔本赚吆喝,1972年的德国慕尼黑奥运会耗费十亿美元,亏损六亿美元,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尔奥运会耗费二十亿美元,亏损十亿美元,直接导致蒙特利尔市政府接近破产,让当地大约三百万居民背上了需要二十年才能还清的巨额债务,上一届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更是花费了九十亿美元,并且毫无盈利。

    一次又一次的例子证明,举办奥运会实在太花钱,从那之后没人愿意接手这门赔钱的生意,所以本次的奥运会只有洛杉矶一座城市申请,它顺理成章就“幸运中标”了,据说当时的奥组委主席长舒了口气,要是没有城市申请那才尴尬。

    看似很风光,实际上洛杉矶面临着很大的烂摊子,市政厅拿不出太多的钱,举办奥运会又需要不小的费用,洛杉矶居民们不愿意变成蒙特利尔那样的笑话,因此气恼反对在这里举办奥运会,让市长将钱用在该用的地方,而不是除了名气之外,什么好处都没有的奥运会。

    以前举办了奥运会的那些城市,花费掉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官方资助、发行彩票和捐款,伸手跟人要钱当然无比困难,许多人不愿意沾染上这种麻烦,于是才造成只有洛杉矶申请1984年夏季奥运会的尴尬局面。

    早在洛杉矶申办奥运会之前,官方就已经宣布对洛杉矶奥运会不给予任何经济援助,雪上加霜的是如今在加利福尼亚州发行彩票违法,这也是苏木大老远跑去市政厅附近,帮自己老板下注的原因,威廉希尔博彩公司的彩票并不是在加州发行,前些天去的只是投注点而已。

    至于捐款这条路更是行不通,群众都开始高呼“不能挪用我们一分一毫的税金”了,能让市政厅动那些钱才奇怪,由于这些问题,造成洛杉矶面临无钱可用的局面,前市长只负责拿下举办名额,早就退休不干,而新市长则急得团团转,假如无法举办奥运,这不只是在美国丢人的问题,而是在全世界居民们面前丢人。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找来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商人,来担任奥运会组委会主席,他反对修建新场馆、对外出售冠名权,吸引到可口可乐、富士、肯德基等一帮巨头企业花费巨资做广告,并且还将全球转播权卖出两亿多美元天价!

    甚至连奥运村都不建,就借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学生宿舍充当奥运村,明眼人已经可以看出,这届洛杉矶奥运会不会亏损,甚至还可能从中盈利,各座城市举办奥运会的热情,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

    总而言之,人们期盼已久的奥运会真的要来了。

    还有几个小时就是开幕仪式,以苏联为首的一帮国家集体退赛,民众们对华夏运动代表团的到来表示欢迎,只能说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如今两国关系好得很。

    同样是因为那位只认钱的洛杉矶奥组委主席,这次普通赛事的门票价格被定在四百美元以上,开幕式门票的售价更高,加州是美国最富裕的大州之一,人口数量也长期位居前列,并不缺少有钱人,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宣布所有开幕式门票全部售空的消息,肯定是赚到了没错。

    去不起开幕式,或者说舍不得花钱的苏木,在7月28日这天依旧出门工作,下午三点半下班,刚好可以赶上开幕式的直播,abc电视台耗费两亿多美元才拿下转播权,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投入不少人力物力做宣传,算是赔本赚吆喝的典型。

    日子还是老样子,那两张目前分别价值二百五十刀的彩票,如今还放在苏木的抽屉里,他并没有告诉父母自己下注的消息,他们甚至不知道苏木去了趟市区,韩老板惦记着自己下注的那些钱,烧香拜财神希望走狗屎运。

    说来可笑,他供奉的那尊财神竟然是个胖子,鼻子非常大,如果不是身上彩绘的衣服喜庆,看起来就像是戴了帽子的弥勒佛,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无非是发财、赚钱之类。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下班时间,就在苏木准备离开,去杜仲家找他看电视,并且商量去哪坐私立中学读书时候,有位少女从门口走了进来,凯特看见苏木时候表情微微愣了愣,显然是记得他的,上个月校车上的事情印象太过深刻,不想记得苏木都很难。

    意外遇到自己梦中情人,他瞬间慌乱起来,有点手足无措,为了能够多看她一会儿,暂时不打算着急走了,知道凯特也是普通女人之后,心理上的隔阂减弱许多,开口问她说:“你想买什么?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凯特此刻很想找个地缝将头埋进去,因为她是来买女性用品的,莫名觉得冥冥之中跟苏木不适合见面,要不然怎么总是在尴尬的时刻遇到,结结巴巴说:“那个……我……买冰淇淋!”

    对此一无所知的苏木,正忙着窃喜呢,原因当然是俩人真实交谈了,对他而言感觉就像是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