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25章 成绩单
    奥运会开幕式这一天,也就是1984年7月28号早晨,天空阴沉沉的。

    气温难得降了下来,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这让不少购买博彩的赌徒们叫苦不迭,遗憾于怎么不留在今天才下,大早上的不少人在看天气,至少没有放晴,他们仍然还有赢得四倍赔偿的机会。

    在唐人街里,有位快递员骑着三轮车穿行在大街小巷,后车斗里装满各种包裹,美国邮政公司算是官方为数不多的“国企”之一,员工们拥有高福利的同时,又不用担心失业的问题,只要裁员就会有工会撑腰,导致员工都懒洋洋的,送货速度慢得惊人,往往一周前就到达洛杉矶,一周后才交到顾客手中。

    假如不是因为这样,其他公司也不会顺利成长起来,古板的ssat组委会成员们大概是为了省钱,依旧在使用美国邮政寄送成绩单,苏木早就等得望眼欲穿,今天成绩单终于送到他家里,接到自家老头捎来的口信后,赶忙跟便利店韩老板请假往家里跑去。

    前些天和杜仲去了趟洛杉矶市区,第二天两人又出门,参观了杜仲所就读的那所私立学校,苏木对那座学校并不是太满意,私立中学也分一、二、三等,他的学校只能说不好也不坏,和苏木想象中存在差距,另外重点是今年不打算招收公费学生,这几天已经挑好了学校,就等分数出来并且准备面试。

    回到家里时候,苏木老爸和爷爷正坐在桌边,他们没有拆开桌子上的信封,都在等苏木回来,ssat考试成绩绝对是苏家最近一段时间来的头等大事,俩人都不敢乱拆,很迷信地觉得苏木运气好。

    “快来快来!怎么那么慢,儿子,先跟你说好,即使考差了也没关系,老师们都说你成绩上私立中学足够了。”

    苏丁财紧张说道,现在苏木读的卡斯特拉尔中学,近些来年连续发生多次事故,升学率同样也得不到保障,当长辈的自然希望儿孙未来前途光明,这就是他们拼命工作赚钱,想要把苏木送进一所好高中的原因。

    没什么可犹豫的,苏木走到桌边后拿起的信封,随意撕开了外面的纸袋,里面只装着一页薄薄的成绩单,被人从中间折了起来。

    在爷爷和父亲的紧张目光注视下,他低头看了看上面打印的内容,猛地抬起头,把苏老头吓了一跳,着急问道:“怎么样?考上去了没?!”

    “……什么考没考上,这只是ssat的考试成绩,离录取还早呢。”

    苏木笑眯眯地解释道,将这张成绩单递给自己父亲,继续说:“总分2366,各科占比都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这种成绩差不多稳了,我可以去挑自己喜欢的学校。”

    ssat总分不是越高越好,关键要看ssat百分比,ssat百分比是用来表示一位学生的成绩在过去三年里,与所有同年级同性别考生相比所处的位置,范围从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九十九,苏木就是各科同时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越高越是说明学生优秀,美国私立学校招生官格外看重这一点。

    ssat总分才两千四百分,他只丢分三十四,这种成绩堪称变态,别说只是洛杉矶地区的私立中学,就算是的美国私立中学排名前十的顶级院校,都会抢着要他,之前就估算出分数应该不错,但苏木没想到居然这么高,应该是在写作方面拿到了高分。

    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被搬开,苏老头乐得合不拢嘴,大笑道:“今天做一桌好菜,中午我要喝两杯庆祝……还是喝一杯吧,晚上要上班呢。

    孙子你去私立学校之后,一定要好好学,争取以后给我们家争光,要是能考进哈佛那就好了,我就算躺进棺材里都能笑醒。

    你可没见到以前我们家邻居张大妈女儿,考进南加州艺术学院时候有多开心,见人就炫耀,你爸这个不争气的,社区大学都没读完,现在终于能扬眉吐气了。”

    只是考个ssat而已,离大学还有一整个高中生涯呢,苏老头现在就开始做起美梦,激动于苏木考出的好成绩。

    苏丁财莫名其妙躺了枪,被自家老子说了生不了气,同样开心道:“不错了,我们班考进大学的就两个,我好歹进了社区大学,当年就是觉得没意思才退学。”

    “我妈呢?”苏木转移话题,没让长辈们的幸苦白费,他正激动于有希望拿到全额奖学金了,接着开口:“你们别太忙,如果是还不错的私立中学,我有把握拿到奖学金,到时候花不了太多钱,不用这么辛苦。”

    苏老头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语气带着担心:“还不错怎么行,要上就上最好的,以后同学出来都有用,也能互相帮衬着,进入什么样的圈子很重要。

    退一步来说,就算高中花不了太多钱,大学学费可不是一般贵,我们得帮你存着,这些不用你担心,我们来赚钱就好,还没老得走不动路呢,趁着时候好多挣点,等到我六十多岁时候,就没有公司愿意要我了。

    晚班看仓库真的吃不消,刚好朋友帮我在酒店找了份工作,帮忙当服务员,工资更加高一些,就是离家有点远。”

    一辈子没享受过什么福的苏老头,最近长期熬夜精神挺不好,然而斗志却是满满的,孙子苏木有成就,他也跟着高兴,至于自己,觉得还没到该休息的年纪。

    “嗯,听你爷爷的,大不了到时候把我们房子拿去贷款,学费不用操心。”老爹苏丁财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理所当然觉得为儿子付出精力是应该的,“今天别去打工了,我来跟老韩说一声,你妈刚去上班,得等到晚上才回来。”

    总觉得旷工不好,自从打工以来苏木从没主动请过假,摇头告诉说:“今天有点忙,要打包喜糖,等我弄完再回来好了,刚好回来看直播,开幕式是定在四点多钟对吧?

    听说我们学校的一位董事,昨天还传递圣火了,那些人可真有钱,拿着火把走一公里,就要花掉三千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