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24章 两个二百五
    遇到过无数次种族纠纷之后,各大企业早就对“种族歧视”这个词避而远之,个人碰到关于种族歧视的案子就已经很麻烦,假如是一家知名跨国企业,那么更是得小心翼翼,对名气影响相当大。

    所以这位经理宁愿损失一位客户,也不希望沾染上包庇种族主义者的坏名声,在美国很多事只能想,却不能说出来,比如种族歧视,威廉希尔博彩公司这位经理的脑海里究竟怎么想,除了他自己以外谁也不知道,但为了做给其他有色人种看,很有必要坚定立场。

    “干的漂亮!”有位黑人不顾被要求离开的意大利人还在场,表情高兴地对苏木喊道,在追求公平这种事情上,没有种族比黑人更加热心肠,对于种族歧视者,他们深恶痛绝。

    不只是这位黑人,在场的其他人也开始迎合苏木,他那番话说得相当精彩,什么脏字都没说,偏偏让对方哑口无言,这位意大利人无法反驳,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气恼之下嚷嚷了句:“该死的!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你们威廉希尔投注!”

    “请便。”经理淡定说道,和众多客户相比,他真不在乎这一位客户……

    苏木还在生气,不过开心表情已经写在了脸上,他为自己赢得了尊严,同时也为同胞们赢得了尊严,从很小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一味退缩忍让只会换来得寸进尺,不仅只是苏木,许多华人如今也开始觉醒,努力追求起属于自己本该获得的权利和地位。

    瞧见意大利人对自己比划个中指,苏木也回了个中指鄙视对方,心里想着待会儿离开时候要小心点了,那家伙胳膊上都是纹身,看起来并不像好人。

    一场不大不小的闹剧落幕。

    这时候,经理意外想到什么,看向苏木的眼神,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

    这位负责威廉希尔博彩公司洛杉矶投注点的经理名叫大卫,他在加州稍稍有点地位,最近母公司要求各家投注点自己想办法做宣传,希望趁着奥运会捞一笔,他打算拿这件事做文章,表明反对种族歧视立场的同时,也能够宣传公司,一举两得。

    笑着对苏木说:“很抱歉让你遭遇这些,这是我们的错,单从外表并不能分辨出哪些人是种族主义者,要不然一定将他们挡在门外,以前我家邻居就是华人,和他们相处的十分愉快,我喜欢吃饺子。”

    羞辱自己的是那位意大利人,苏木自然不会给经理坏脸色看,笑着回答说:“我家就开了家餐馆,我母亲做的饺子也很不错。

    没关系的,这样的人哪里都有,跟你们没有关系。”

    “是吗?那我有空一定要去尝尝。”

    大卫先生说了句客套话,他连苏木家的餐馆在哪都没问,真去吃就怪了,继续开口道:“你刚刚告诉我,今天是来帮你父亲买彩票对吧?

    作为补偿,我希望代表我们公司赠送给你投注的机会,五百美元怎么样?你可以问问你父亲,买什么类型的彩票都可以,我们威廉希尔公司致力于给客户最完美的体验。”

    倒不是为了苏木着想,大卫经理只是不希望在报道这件事时候,文章里没有提到任何补偿,区区五百美元而已,说不定就输掉了,以他的职权可以安排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就算上司知道也只会对此感到高兴,他们公司毕竟算是“过江龙”,总部位于欧洲,如何打入美国市场一直是让北美地区负责人头疼的问题,还有什么比拉拢有色人种更好呢?

    买彩票的大多是穷人,华人也是购买博彩的主力军,他简直爱死了这种不需要太多投入,却能取得很好效果的话题性事件。

    苏木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处于社会金字塔的不同高度,看待问题的眼光也不同,都说脑袋决定屁股,屁股又何尝不是在影响着脑袋,他只惦记着那五百美元,很想询问经理能不能折现,抵得上自己半个月工资呢,然而大卫经理已经在安排秘书,帮忙办理投注手续,还让人过来拍照,因此话到嘴边又被他给憋了回去。

    杜仲刚从厕所出来,正巧见到苏木跟经理一起离开,下意识认为是年纪太小,不能购买彩票,哀叹于白走了这一趟,快步跟上去,用中文问苏木说:“发生什么事?”

    “待会儿等你说,之前是坏事,现在变成了好事。”

    苏木的这句回答,更加人杜仲纳闷,知道是好事,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今天苏丁财没来,于是苏木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那五百美元被分成两个二百五,分别投了许海峰获得第一名,华夏金牌总数排第四,他并不清楚各位运动员的情况,下意识就选了这两个投注项目,许海峰获得第一名的赔率是一赔三十一,而华夏获得奖牌榜第四名的赔率为一赔四十一。

    倒不是糊弄苏木,报纸上明明写着一赔一百五呢,还有一周就是奥运,押注金额开始增加了,为了规避风险,傻了才会真去设置那么高的赔率,各场比赛的赔率本就在不断波动,可能有运动员打了两个喷嚏,都会导致某场比赛的赔率产生变化。

    轻轻松松得到的钱,花了也不心疼,帮韩老板买好彩票,华夏总奖牌数第一名的赔率依旧高达一赔三百零一,第二名的赔率则只有一赔一百零一。

    将票据小心装在口袋里,兑奖时候认票不认人,离开后在街上转了转,还去商场帮老妈买了件裙子,苏木用自己赚到的钱付账,意义不一样,至于爷爷和老爹,礼物都是刮胡刀,总共花了四百多美元,自己花钱很心疼,给长辈们买东西却很舍得。

    打车到地铁口后,再次坐地铁回家,到了唐人街之后,杜仲骑着自行车带他去游戏厅,苏木原本不打算去的,可他陪了自己一天,总该让杜仲开开心心回家才对。

    夏天天黑得很迟,傍晚时候到家,饭菜刚做好,被起名为元宝的小橘猫,欢快跑向苏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