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22章 威廉希尔
    洛杉矶的公共交通系统一向不发达,再加上人口源源不断涌过来,迫使市政厅下定决心建造地铁轨道缓解市区拥堵压力,并且试图将整座城市连为整体。

    永远别高估美国的基建速度,从五十年代开始就传来建造地铁的消息,到现在也只不过建了一点点,要是白人们喜欢干苦力活,那么百多年前就没有黑人和华人来到美国做劳工的事情了,苏木也不会出生在美国,当年他家祖先就是因为修建铁路,才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后来在洛杉矶扎根生活,和他家情况类似的老移民不在少数。

    地铁走走停停,到达终点站之后,又打了辆出租车行驶十多公里才到达目的地,黑人老司机是个话唠,一路都在抱怨生意没有想象中好,因为奥运会并没有吸引到太多游客,除此之外也在抱怨市长浪费钱,修建了不必要的场馆之类。

    苏木和杜仲只是当作耳旁风,出租车司机总是话多,他们这个职业既枯燥又无聊,如果不找人说会被闷坏,其实单纯在对人倾诉自己想法,并没有试图获得乘客们的赞同……

    洛杉矶市区面积相当于一个边长三十公里的方块,相对其他超级城市来说不算大,但极具多样性,经济发展速度迅猛,经济、贸易、港口、制造业、旅游等等,展现出十足的前景,反倒是人们熟悉的电影行业,只占据经济总额的百分之一点五左右,整个洛杉矶地区人口不断增加,大量移民正在往这里迁移,白人数量在总人口中的比重不断下降,因此有人称它为“第三世界都市”。

    这座位于西海岸的大都市,没有通常意义的市中心,也没有通常意义的郊区,郊区在这里是城市,城市在这里也是郊区,定义都是相对于其他的中心而言,地理学家苦于找不到适当字眼来准确描述这座城市,最后,南加州一些地理名称专家称这里各个小城为“星系”,而称大都会洛杉矶为“银河”。

    难得来到繁华闹市区,苏木没有看到纽约曼哈顿地区那样的一栋栋高楼,洛杉矶处于地震带上,情况不允许建造太多高楼,和以前看到的情况相比,随着奥运会即将来临,这座城市确实干净了不少,街上到处都是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有人试图闯红灯时候,就有警察拦下他们,如今还没有道路监控摄像头,需要靠人力来维护交通秩序。

    由于人口不断迁移过来的缘故,洛杉矶繁华区域的房价,尤其是靠近好莱坞地区的房子价格不断上涨,比佛利山庄算是最出名的富人区,至于长滩、马布里、圣莫尼卡等区域,现在都还乱糟糟的,六七十年代时候,大量中产阶级从那里迁移出去。

    苏木此刻正在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在市区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别墅,最好是在比佛利山庄,对现在的他而言,简直是奢望,遥远到连自己都不相信会有那一天到来。

    结账下车后,他和杜仲找到了名为“威廉希尔”的博彩公司投注点,这家公司是欧洲最负盛名的体育博彩集团,主要针对足球进行业务,如今世界博彩业产值每年超过两千亿美元,经营体育博彩的公司也都富得流油,从街对面看大门,就知道装修十分奢华。

    不仅是足球,这家公司几乎什么都赌,前些年赌过查尔斯王储会不会跟黛安娜结婚,后来又赌第一个生男孩还是女孩,威廉王子诞生后,又在赌他的姓名,总而言之业务非常庞大,错过奥运会博彩的机会才奇怪。

    “幸好司机认识地址,要不然能找到这里就怪了。

    现在我有点后悔陪你一起出门,这天气实在太热,我想去游泳,也想吃冰淇淋,最好把我放在冰箱里。”

    出租车里没冷气,九点多钟太阳升起来了,热得杜仲满头大汗,已经有汗水顺着他的下巴低落,有气无力说完这句话,躲在树荫底下不愿意离开。

    苏木也很热,他对附近不熟悉,凭借威廉希尔博彩公司刊登在广告上的地址才顺利来到这,路上正在堵车,汽车喇叭声不断响起,让人觉得更加烦躁,无奈说道:“走吧,待会儿带你去买,我们买完之后去找座商场凉快一下,请你吃哈根达斯好吧?

    他家冰淇淋不错,让你吃到饱,说不定这家投注点里面有空调,你确定要继续待在这里?”

    “你说的,我今天吃穷你!”不想走路,但杜仲更不愿意留在路边,脑袋里迅速权衡利弊,还是跟着站起来,和苏木一起通过斑马线到达路对面。

    来到威廉希尔博彩投注点,推开门时候一阵凉气袭来,让他们俩感到浑身舒坦,内部装修格外豪华,就像是高档酒店的大堂,人们更愿意相信一家展现出实力的博彩公司,所以前期在装修方面投入资金十分有必要。

    明明刚开门不久,各个投注窗口前已经排满了人,奥运会就要来临,许多人想趁此机会搏一搏运气,各种种类的博彩项目五花八门,被制作成海报摆放在显眼位置,比如ufo降临洛杉矶开幕式的赔率,就开到了一赔一万,可谓“一本万利”。

    奥运开幕式那天的天气,同样成为赌博项目,即使天气预报已经表明了开幕式当天的天气为小阵雨,但博彩公司依然不放过博一把的机会,为赌友开出了开幕式期间下雨一赔四的赔率,到时候天公是否作美,将直接关系到很多人的荷包。

    除此之外,博彩公司还开出了让人啼笑皆非的赌博项目,例如在表演时舞台设备出现故障的赔率为一赔十,奥运圣火在交到最后一个火炬手时熄灭的赔率,也达到了一赔五十。

    看完后笑了笑,苏木此刻询问杜仲说:“杜娘,你想不想投点钱?”

    “跟博彩公司赌,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我穷的想去抢银行,哪有钱投注。”说完这番话之后,门口保安看向了杜仲,他赶忙解释说:“开玩笑,我只是在跟我朋友开玩笑。”

    保安上下打量完,没理他继续来回走动,这些博彩公司的现金不比银行少,对安全问题非常重视。

    苏木面露犹豫,想玩一把,却又舍不得钱,毕竟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犹豫了会儿说道:“我待会儿压二十美元,现在去排队,你找个地方坐着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