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20章 下注
    在便利店的工作并不忙碌,但事情格外琐碎。

    需要帮顾客指出东西在哪,需要倾倒垃圾打扫卫生,需要为货架补充商品,偶尔还得客串收银员,假如老板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苏木也要去帮忙买。

    倒不觉得有什么,老板给他工资,苏木则负责办好事情,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道理,觉得不满意大可辞职,既然留下就应该做好。

    这家便利店同样位于唐人街,老板姓韩,平时对他挺不错,到了下班时间就让他回家,绝不拖延时间压榨劳动力赚黑心钱,除了工资以外,中午还包一顿吃的,有荤有素,口味每天都不同,所以苏木也爱留在这里干活。

    作为回报,他总是将货架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像是超市里一样,连堆满垃圾和灰尘的货架下面,都打扫干净了,顾客们觉得舒服,也爱来这里买东西,生意倒是好了几分,这些韩老板都看在眼里,于是会将某些还剩一两天就要过期的牛奶、面包等,免费送给他带走,只是不好对外卖了,质量没问题的,和苏木换班的那位少年,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早晨七点半刚上班,电视里正在播放早间新闻,苏木意外听到许海峰名字,心里诧异于竟然真的有这么个人,不过只当是参赛名单很早就公布,被别人给利用了而已,直到现在依旧不认为那些电台节目是真实的事件。

    “来啦,我刚开门,早上睡不着觉,过来后已经拖过地,你不用帮忙了。”人到中年的韩老板笑眯眯说道,继续问苏木说:“吃了没?

    早上买的包子还多了两个,街角王大爷那里买的,他家包子味道最好,面皮发酵过,吃起来没有那么硬。

    今天生意不错,我刚来就有人买了两条万宝路香烟,知道你脑子好用,记得提醒我让人送两箱白酒,我侄子过十岁,请人吃饭要用到。”

    哪有什么多买了包子,来上班后苏木不止一次听到这句话,明白韩老板就是特意多买了两个给自己,确实是个挺不错的人,只可惜他老婆有点凶,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跟别人吵架,脸上带笑接过包子,苏木说:“我记着了。

    热狗面包也没啦,就只剩下香肠,今天也要让人送几袋过来,平均一天卖十三个热狗,考虑到保质期只有五天,送五十个差不多了。”

    惊奇看看苏木,韩老板问他:“这都知道?”

    没当一回事,接着没等苏木回答,就指指电视告诉说:“你们学了历史吧,建交后我们日子舒坦了很多,一些福利以前是没有的,现在开始重视我们华人了。

    之前的奥运会都不让他们参加,什么奥林匹克无国界,都是糊弄人的,苏联这次不就抗议完不参加,上次在苏联举办奥运会,美国也没派代表团过去,搞得就像是苏联的内部奥运会一样,连直播都没放给我们看。

    希望能够拿几块金牌给我们长脸,不过参赛的都是世界顶级运动选手,我估计对岸连专业教练都找不出几位,估计很悬,人倒是派了很多过来。”

    说到这里时候忽然想起什么,韩老板走到门口翻找起今天送来的报纸,很快从里面挑了一份,坐在收银台前翻看,苏木吃着东西凑过去,发现是体育博彩版面。

    美国的合法博彩公司什么都可以赌,自然不会错过如此盛大的赛事,不仅可以赌选手排名、还能赌某个国家的金牌数,连国家奖牌总数排名都可以赌,人们更加喜欢赌足球、赌橄榄球,毕竟两队比赛中奖概率大一些,博彩同样刺激着民众们对体育赛事的激情。

    韩老板偶尔喜欢小赌怡情,花几美元买张彩票图个乐子,这回也不例外,从长长的名单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立马笑了起来,像是在对苏木说话,也像是在自然自语:

    “总奖牌数华夏第一名,会赔押注金额的六百五十倍,看样子真的一点都不看好运动员的实力。

    本想买点玩一玩,现在倒是不敢买了,为了投注十几二十美元跑到市区的博彩公司,脑子不好才……要不然今天给你放假吧,刚好满一个月了,昨晚就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工资,给你钱帮我去市区,买张彩票?”

    韩老板本想说脑子不好才过去,但是这次的赔率太高,他想赌一赌万一出现的机会,自己不想去没错,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个小跑腿的呢,继续开口说:“路费我报销,买到之后把彩票给我,下午就不用来了。”

    苏木差点被包子噎住,他很想说自己不认识路,可转念一想能上街看看,总比待在店里上班好,而且“工资”这个词深深刺激着他的小心脏,这可是苏木人生中的第一笔自己赚来的酬劳,果断点头说:“好!”

    “嗯,那就好,一百……两百刀吧,一半买华夏总奖牌数第一,一半买华夏总奖牌数第二,另外再给你三十刀路费,坐公交车或者地铁足够了,路上小心一点。”

    ……

    拿着一个装了钱的信封,口袋里也多出二百十美元。

    苏木穿着白色短袖、牛仔短裤出门了,早晨还不是太热,气温大约在二十五摄氏度左右,今天天气挺好,去市区一来一回应该能赶在中午之前回来,无论怎么样都比工作舒服,空气中弥漫着自由的气息,他喜欢这种合理旷工的感觉。

    想到昨天杜仲来找自己,说一起去海洋馆参观,原本因为要工作拒绝了他,现在有时间了,找到电话亭打个电话过去,约好在地铁入口处见面,期间打开信封数了数,总共十张富兰克林,新的旧的都有,整整一千美元现金,这对苏木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由于是自己通过劳动赚到,意义更加不一样。

    小心塞进自己裤子口袋里,地铁黄金线在唐人街附近设有站口,离得比杜仲家近,因此苏木并不着急,手里拿着被老板画圈的报纸,忽然想到自己从广播里听说的总奖牌数排名第四的消息,翻开边走边找,不同于第一名赔六百五十倍的巨额数字,第四名只赔偿一百五十倍。

    以前华夏并没有派出过大规模的奥运代表团,博彩机构不觉得他们有实力挤进前五名,毕竟体育运动不仅是运动员本身的素质,还有合理的训练方法等等,最为重要的是,博彩机构不觉得有谁会把宝押在华夏运动员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