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19章 暑假
    ssat数学考试分为两场,侧重的重点不一样,考点范围绝大部分在课程当中,也有更高年级才能接触到的题目,普通学生将普通题目完美做出来,就足以考到不错的分数。

    阅读和词汇两门考试之间,有十分钟休息时间,算是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分界线,就像足球和篮球比赛一样,考试规则设置得挺人性化,避免长时间做题造成疲劳。

    苏木在休息时间离开考场,前往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刚刚坐在他前面的白人考生,见此着急追了出去来到他身旁,继续刚才的话题:“拜托你了,数学?

    我给你八百美元怎么样,瞧我这块欧米茄手表,你现在就可以拿走,它甚至可以卖到一千美元以上!帮帮我,这块手表就是你的,这样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不是吗?”

    连看都没看他摘下来的手表,嘴里拒绝道:“一道很简单的逻辑题。

    只是价值一千美元的手表,我为什么要用购买劳力士的机会去换它呢?我们并不认识,就算认识我也不会为你牺牲我的未来,更何况题目出自于题库,我们拿到手的试卷都不一样,你自己去做题目吧,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帮助你的。

    难道在你看来我们华人,都是穷到为了一点小钱,连前途都不管不顾的家伙吗?”

    “额……我确实听说有些华人会帮忙代考,而且价钱只有我出的四分之一。”白人考生见到迎面走来的老师,果断停止说话,之后才继续说:“你考虑考虑?手表就在我这里。”

    “再见,很愉快的交谈,那么你去花更少的钱,找其他人帮你考试吧。”

    苏木挥手走进卫生间,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想法,他知道确实有不少成绩很好的穷学生,专门帮别人代考赚钱,但自己不打算那么做。

    既然前途一片大好,以自己的能力找份不错的职业没问题,那肯定没必要因为这点小钱而去拿自己的一辈子冒险,无论是哪所出色的学校,都绝不会招收作过弊的品行不合格的学生,即使被大学录取,公司也不会要,在美国信誉很重要。

    洗完手后再次回到教室,坐下不久开始考词汇,看完一整张试卷,发现所有单词他都认识,ssat考试只需要掌握八千到一万个单词,苏木词汇量超过两万五,完全没难度。

    整场考试中最让苏木担心的就是写作,因为那会由阅卷老师进行主观评分,没有绝对的对和错,而这些选择题都只有一个正确答案,考试时候只需要把它们找出来就行,全部做完后提前交卷,离考试时间全部结束还有十一分钟。

    监考老师起初以为他乱写,因为试卷和草稿纸上都是空白的,倒不觉得苏木作弊了,原因是其他学生都没做好,自然没人帮他作弊,送苏木到门口时候小声问道:“没有解题过程?”

    苏木微微一愣,随即笑着小声说:“都在我的脑袋里,祝愿你有愉快的一天,先生……”

    由于全球统一考试的时差问题,如果是sat或者act,考完之后考生也不能离开考场,主要是为了防止泄漏考题,前段时间ssat考题泄露,有人提前买到了题库里的题目,这次抓紧时间弄出的题目比往年稍难一些,对苏木是件好事,他的基础更加扎实,能够拉开和其他学生的成绩。

    背着书包走出考场后,苏木伸了个懒腰,学校位于唐人街南边,没什么可以玩的地方,距离市区比唐人街更加远,他已经准备回家了,来的时候赶时间,回家则不着急,打车钱可以省下来,坐公交会便宜很多。

    从小到大,苏木没怎么乱花钱,压岁钱、每天吃饭多出来的零花钱、买衣服剩下的零花钱等等,都被他给存了起来,总共有四千多美元,存了将近十年时间,都在他床底下的箱子里,连他父母都不知道,坐公交车回家的路上已经考虑好,如果到时候没凑到足够的学费,也没拿到公费入学名额,就把这笔钱拿给父母缓解压力……

    考试考完了。

    卡斯特拉尔的课程也已经结束,期末考结束放假之后,漫长暑假开始了。

    天气开始变热,不同于海边高档别墅的凉爽,最近苏木不开电风扇根本睡不着,感觉就像是上了烤架的牛排,很快就会变成五分熟。

    苏木的长辈们依旧在忙碌,老爷子总是萎靡不振的,白天经常躺在房间里补觉,而苏木父母也瘦了不少,考完ssat后大约两周之后,成绩单会寄到家里来,从苏木口中得知考得不错后,他们变得省吃俭用,鸡买半只、肉也只买半斤,卖不掉的菜都自家吃。

    苏丁财牙被磕坏了,都舍不得花钱去补,也许是因为想钱想疯了,总嘀咕说等发财了要去装金牙,纯金的那种。

    已经选好学校的苏木,同样在尽自己所能,他找了份在便利店实习的工作,每天工作六小时,一个月能拿到九百美元,店长承诺说干完一整个假期,可以付给他两千美元左右。

    美其名曰“实习”,实际上和雇佣童工没什么差别,如果是白人孩子警察们可能会注意到,但是对于华人,小小年纪就赚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平安还没来得及去杜仲家玩电脑,就躲到旧金山奶奶家避难去了,期末成绩单送了过来,留级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他刚装大人和父母摊牌,说自己不打算继续读书,几分钟后就被揍了一顿,离家出走跑去奶奶家,还打电话来向苏木诉苦。

    觉得揍得有点道理,苏木只能尽力安慰他,全家人都在工作,晚上才能见面,忙忙碌碌中日子很快过去半个月,成绩单还没送来,他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挂在自家门口的邮箱,得知其他人也没拿到成绩,继续痛苦地等待着。

    奥运会就要来了,还有一周就是开幕仪式的举办日,洛杉矶各地关于奥运会的气氛已经很浓。

    七月二十一号这天去便利店上班时候,苏木见到华人张老板正在看电视,新闻内容是华夏参赛团到来的消息,意外听见许海峰这个名字时候,他总觉得耳熟,想起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时候,表情格外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