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70章 有时候人不乐观点活不下去的
    “有吗?”杜子辕道,“错觉吧。”

    “才不是错觉,他在我5岁以后就再也不跟我一起洗澡了,但是你们两个最近也还会一起去泡澡吧?”

    冰纯真此话一出,场中的气氛立即就变得诡异起来。大家看杜子辕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没想到这甄岛主竟然还是一个鬼父,怪不得空甜美日记里写着巴不得他去死的话。

    这一家子的关系真乱,老子是鬼父,大女儿不是亲生的,小女儿是个绿茶婊,就徒弟最惨,老爹老妈被岛主杀了不说,还要被岛主戴绿帽子。

    而此时的白勤奋脸色复杂地说道:“我怎么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的?”

    梅神秘拍拍她的肩膀:“乐观点,有时候人不乐观点活不下去的。”

    而另一边,宵师妹则是一脸懵逼地掰着手指:“白和空是情侣,但是空不爱白,空又和甄有一腿,他们还是父女……哎呀,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脑阔疼。”

    “好吧,关于甄岛主和空甜美之间的关系大家等会儿也可以关注一下,我的怀疑是空甜美有没有可能常年经受父亲的摧残,积累的怨气终于在今天爆发,杀死了甄岛主。”

    杜子辕就表示很无辜了:“我真不是凶手,跟他洗澡也是有原因的,你们不要瞎猜啊。”他根本就没有刻意去做,锅就自然而然地扣到了他的头上,这一点简直和白敬亭如出一辙。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跟白敬亭人设重合了?难道这节目里小鲜肉就注定要背锅的么?】

    “好的,我最后总结一下,”梅神秘道,“你们五个人都有作案的动机,白勤奋是父母之仇,冰纯真是想要夺权,空甜美是长期遭受摧残,李师兄和宵师妹都是为了获得蓝铁矿和离开这里,并且你们每个人都有作案的时间,白勤奋说到书房没有看到死者,这一点的真假暂时也还不明确,等会儿就要进行第二轮搜查了,我给大家提供几个方向。”

    “1.宵师妹房间里的粉末是什么?2.冰纯真房间里的那张照片被撕掉的另一半还能不能找到?3.死者书房里的蓝铁精髓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4.死者修为应该是这个岛上最高的,是谁能够从正面给予他一击致命?”

    侦探总结完,这一轮的讨论算是结束了。阿侦宣布第二轮搜证正式开始,进入后院之前大家要进行搜身,一些重要的证据终于能够揭开,期间侦探有对五个人进行一次一对一审问的机会。

    “搜身啦搜身啦,”玄冰城主看着宵师妹道,“男的搜男的,女的搜女的哈,作为岛上的小公举,就由我来搜宵师妹吧。”

    “你个老淫虫走开,”杜子辕一把推开了他,“亏你说的出口,这种事情从颜值上来看就应该是我来嘛。”

    白勤奋走到宵师妹身边,对她道:“你别管那俩傻子,来,我们互相搜。”

    “嗯。”宵师妹点点头,她差点以为真要被杜子辕他们搜身呢。

    “靠!居然被抢先了!”杜子辕正失望呢,忽然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双手。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师兄在摸他。

    “你干什么?”

    “搜身啊。”理直气壮。

    “哇,男女授受不亲啊,你尊重一下设定好不好?现在你是男的我是女的。”

    “我不介意啊,反正我是男的又不吃亏。”李师兄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她虽然表面是女的,但也不会去搜女孩子的身,为了掩盖这一点,她就只好来搜杜子辕了。

    “可恶啊,那我只有反过来搜你了,这样才算扯平啊!”杜子辕作势要去摸她,结果李师兄直接就跳开了。

    “侦探!我找到一把钥匙!”李师兄拿着刚刚从杜子辕口袋里摸出来的钥匙对梅神秘说道。

    “我这边也搜到了!”白勤奋说着从宵师妹的荷包中翻出了一把钥匙。

    宵师妹不甘示弱,也在她身上摸了摸,结果并没有找到钥匙。

    “嘻嘻,好痒,你别挠我腰啊,我怕痒。”白勤奋被搜完身后就拿着钥匙跑去宵师妹的房间了。杜子辕跟她说过的,宵师妹的房间梁上有一个上锁的盒子。

    梅神秘对李师兄道:“你去空甜美的房间翻翻看,这钥匙应该能打开某个地方的。”

    “好。”

    另一边,白勤奋已经打开了宵师妹房间的盒子。

    “侦探!你快来啊!侦探!我找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大家连忙都聚集到了宵师妹的房间里,只见白勤奋此时手中正拿着一张纸。

    “这是……”梅神秘拿过一看,“燃魂功,甄家秘术,燃烧灵魂临时提高修为,若有蓝铁矿的锈粉作为媒介,则可以成倍提升威力。”

    杜子辕道:“原来那个橘红色的药粉是蓝铁矿的锈粉!”

    梅神秘看向宵师妹:“如果是用这门秘术的话,就算是你也有可能杀死甄岛主了,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甄家的秘术怎么会在你手上的?”

    宵师妹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承认,其实我才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早在14点15分的时候我就去过书房,当我到那里的时候甄岛主已经死了,这些药粉都是在现场搜集的,至于秘术则是在甄岛主身上找到的,我看这秘术很有用,就准备据为己有。”

    “你去甄岛主的书房干什么?而且还是避过所有人的耳目去的。”

    “当然是去杀他啊,”宵师妹道,“其实我和师兄都发现了,他虽然看似很热情地在招待我们,但其实在我们的食物中他都下了毒的,我们怀疑他会像当年杀死白勤奋父母那样杀死我们两个。”

    “这个我等下会向李师兄求证,”梅神秘道,“总之现在你嫌疑很大。”

    宵师妹道:“这秘术哪里是那么好练的,我来岛上才几天?就算得了它也没那么快练成啊,显然使用它的另有其人嘛。”

    梅神秘闻言觉得有道理,随即将视线转向了白勤奋和杜子辕:“如果不是宵师妹,那你们两个的嫌疑就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