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69章 不分开的那种
    李师兄立刻解释道:“死者只是出血量比较大,不一定是死于摄空指吧,拿把刀捅一下效果也差不多啊。”

    “嗯,”冰纯真道,“这个我们等详细的尸检报告出来之后再说,我只是把我发现的东西说一下而已。”

    梅神秘问:“你现在最怀疑谁?”

    冰纯真想了想,指向杜子辕道:“就时间线上最后见到死者的是空甜美,所以我怀疑他。”

    “我吗?”杜子辕没想到第一个被怀疑的竟然是自己,也是觉得有些新奇。

    “好的,那么下一个,呃,白勤奋你来吧。”梅神秘被白勤奋盯得发毛,这次再也不敢调戏她了,他怕真的被她咬,不分开的那种。

    “终于轮到我啦!”白勤奋小跑着来到投影前,“我就搜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冰纯真的房间……”

    她将空甜美的日记展示了出来,详细讲述了她的杀人动机。

    “并且我问过她院落附近的下人了,虽然13点55空甜美离开书房之后没有人看到冰纯真出门,但实际上我发现她的房间如果从后窗出去的话,躲过所有人的视线到达书房是可能的,所以她还是有作案时间的。”

    “好的,谢谢白勤奋,”梅神秘点点头,“那么接下来就由宵师妹来讲吧。”

    “轮到我了?”宵师妹连忙站了起来,杜子辕和冰纯真都在下面起哄。

    “喔!美女!”鼓掌。

    “咻!咻!”这是吹口哨失败了。

    宵师妹有些害羞,不过处于专业性,她还是很顺畅地将自己要讲的东西讲完了。

    她去的房间比较多,首先是白勤奋的房间,她找到了一把匕首,并且还有一幅人体结构图。白勤奋在上面做了一个标记,而那个地方正好是甄岛主胸口致命伤的地方。也就是说,白勤奋极有可能在预谋杀死甄岛主。

    然而对此,白勤奋却道:“不是哦,这是师傅教我的一门武技,专门打这一个穴道,所以我才做了标记的,不信你问他们两个嘛。”

    杜子辕和冰纯真都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一门武技。”

    “那好吧,”宵师妹道,“关于白勤奋的线索就这么多,其他房间的线索基本上和你们发现的差不多。”

    “那么你现在最怀疑谁?”梅神秘问道。

    宵师妹摇了摇头:“不清楚,目前为止,除了白勤奋嫌疑小一点,其他三个人都很有可能。”

    “不是吧,师妹你连我都怀疑?”李师兄难以置信地说道。

    宵师妹朝她吐了吐舌头:“抱歉啦师兄,不过我还是爱你的呢。”

    李师兄翻了个白眼,跟着走到了中央,除了侦探,她是最后一个了:“那么,五个房间你们都搜过了,我也没什么多补充的,不过我还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死者的书房,我在那里发现了凶器。”

    “凶器!?”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

    阿侦放出了李师兄拍摄的影像,那是一柄水果刀大小的匕首,上面还沾着血。

    杜子辕恍然大悟:“所以你才说那样的伤拿刀就能捅出来。”

    “没错,”李师兄道,“所以我的摄空指跟死者的死亡是没有关系的。”

    梅神秘问:“这把匕首你在哪里找到的?”

    “就在书柜的底下,好像是被什么人丢进去的,”李师兄道,“另外,我还在现场发现了这样一个东西。”

    又一个影像出现,这次的是一块块碎玻璃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梅神秘问道。

    “这就是蓝铁矿的精髓,”李师兄道,“一般一整条矿脉也就十几斤的精髓,非常珍贵,传说蓝铁精髓拥有神异的力量,是修仙者梦寐以求的宝物,不过这一块显然是能量耗尽了的样子,所以我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用这块精髓施展什么术法。”

    “这个我们待会儿第二轮搜证的时候注意一下,”梅神秘站起来道,“那么,大家都把自己找到的线索分享完了,我也来讲一讲自己的发现并做一个总结吧。”

    “首先是白勤奋,刚才宵师妹可能没有找到,但是我却在你的房间里找到了这个,”他身后的屏幕上显现出了一块灵牌,旁边还放着一封信,“这块灵牌上虽然没有字,但是结合这封信却能看出很大的名堂。”

    接着是信的放大影像,来信人是“不重要的岛民”,信的内容大概是讲白勤奋的父母其实是被甄岛主杀死的。

    众人立刻看向了白勤奋,原本嫌疑最小的她只好承认:“其实我的父母也是流落到岛上的外来者,当时我母亲就有孕在身,他们一开始也跟这对师兄妹一样受到了岛主的热情招待,定居在了岛主家,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在我母亲生下我之后就将他们两个都杀死了,他还一直假装好人抚养我长大,我怀疑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

    “这个阴谋是什么你不知道?”梅神秘问道。

    “不知道。”

    见白勤奋这么说,梅神秘也没有追问,他继续道:“那么,白勤奋之后再让我们来看看冰纯真,我这里找到了一份你小时候的医疗记录,你在很小的时候曾经受伤大出血过,当时你急需输血,岛主找遍了整个岛屿才找到合适的献血者将你救活。”

    冰纯真点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

    “这就很奇怪了,根据医馆的医疗记录,甄岛主和空甜美是没有做过血液检验的,一般来说,要给自己女儿献血,最先检查的不应该是直系亲属么?父亲和妹妹的配不上才会去找别人吧?但实际上你的父亲根本连验血都没去做,这你觉得是为什么?”

    “为什么?”冰纯真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你是说……我其实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没错,”梅神秘点点头,“一个肯愿意为了你找遍整个岛屿的父亲不可能连给你输点血都不舍得,更可能的就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两个其实不是亲生父女。”

    冰纯真恍然大悟,看向杜子辕:“难怪他总是特别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