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64章 我能把他们烧了么?
    杜子辕的漫画可不仅仅只是给读者看看这么简单的,他在漫画中的一些服装设计对现实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就比如他现在穿的这套裙子,本来仙界是没有的,很明显是根据他的漫画改来的。

    除了连膝盖都遮不住的短裙以外,节目组还给他配了一双过膝袜,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绝对领域。

    “冷静点,我要冷静……”杜子辕深呼吸着。反正这模样也不是他本来的样子,完全可以看成别人在穿女装,这样一想,顿时就变得可以接受了许多。

    杜子辕又掀开裙子看了看:“哼,算你们还有点良心。”裙下是一条安全裤,这个发现让他松了一口气。要真来一条蓝白条纹,他会疯的。

    换装后,杜子辕被投放到了一个装饰十分可爱的房间里。根据资料,他知道这就是小女儿的房间了。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空甜美’了。”虽然有些别扭,但还是得按照游戏规则来。他走到梳妆台边上照了照镜子,这节目果然给他化了妆,并且把头发都延长到了披肩的程度。不得不说,z姓小鲜肉的底子就是好,要是不看喉结,完全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

    【这不是我的脸,这不是我的脸……】杜子辕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

    就在他自我催眠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尖叫。

    【案件开始了!】杜子辕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连忙开门跑了过去

    ……

    时间稍微往回倒退一些。梅幽晓寂寂身为侦探,是最先降临的。他的设定是:流落到岛屿后伤势最重,一直在医馆中治疗,直到今天才能下床行动。岛主得知了这件事情,便专门传唤他来问话,谁想他来了之后看到的却只是一具尸体。

    “哎呀,有一具尸体。”因为早就已经知道会死人,所以“梅神秘”也没有多惊讶,很尬地说道:“这么大的出血量,八成是活不了了,到底是谁杀了他呢?”

    就在这时候,玄冰城主穿着女装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走到差不多的位置之后,他也开始了尬演。

    “啊——爹——”杜子辕听到的就是他的叫声。

    “我靠!”梅神秘不是被叫声吓到的,而是被他的女装模样给吓到了。这是何等的辣眼睛啊,各位读者若是有兴趣,可以去搜索一下魏大勋版的白雪公主,效果是一样的。

    “你瞅啥!”被强行换上女装的“冰纯真”本来就很不爽,现在还要被人当怪物一样看,顿时对梅神秘怒目而视。

    “没,我啥也没瞅着,”梅神秘连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哎哟眼睛疼。”

    “都怪你,刚刚酝酿的情绪都被你打断了,”冰纯真整了整衣服,鹌鹑一样走到尸体旁边,然后作悲伤状,“爹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你还没有看到我出嫁呢!话说你遗嘱立好了没?死就死吧,死得利索点,别给我留下那么大一个烂摊子啊。”

    “喂喂喂,你这情绪有点不对啊,”梅神秘吐槽道,“这是你亲爹不?”

    “去去去,要你管,你知道什么啊。”冰纯真白了他一眼,顿时让梅神秘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来了:“爹!”这次是杜子辕,两个女儿的房间离父亲这边最近,所以他们两个是来得最快的。

    “哎哟,美女诶!”刚刚被辣了眼睛,现在看到“空甜美”,梅神秘顿时感觉眼睛被净化了一般,“哈哈,小白你太适合女装了,以后一定要多穿穿!”

    “滚蛋,我是空甜美,什么小白,我不知道是谁!”杜子辕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尸体的旁边,正好冰纯真回头看他。

    “哎哟我的妈呀!”和梅神秘一样,杜子辕也被吓了一跳,“瞎了狗眼,这什么玩意儿啊!”

    “什么‘什么玩意儿’!?”冰纯真怒道,“我是你姐!叫姐姐!”

    “哦……姐姐。”杜子辕有些不情愿地喊道。这当然不是他真的不情愿,只是根据人设,甜美对纯真就是这个态度。

    喊完,他立刻转身找梅神秘吐槽:“你说都是同一个娘胎出来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我娘怀她的时候肚子该不会被门夹到了吧?”

    “哈哈哈哈……”梅神秘闻言顿时捧腹大笑。

    “发生什么了?”这时候,白象也来了,现在他的身份是“白勤奋”。

    “奋奋!”杜子辕看到白勤奋之后,立刻跑了上去。

    白勤奋反应也很快,立刻喊道:“甜甜!”然后抓住了杜子辕的手,装出一幅很亲密的样子。

    这也是人设,勤奋和甜美是恋人关系。

    “哼!”冰纯真冷哼一声,“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在那里亲热!爹都死了!”

    “什么!”白勤奋“震惊”,连忙跑到尸体旁边大喊道,“师傅——你怎么就死了呢!?”

    由于白象并非专业演员,所以她的演技还是有些尴尬的,尤其是她的外表就是个小孩子,这画面看上去就更古怪了。

    不过这份古怪也正是《大侦探》的精髓之一,并不是什么问题。

    “行了行了,”梅神秘推了推她,“别把鼻涕粘上去,等会儿还要检查尸体呢。”

    “哦。”白勤奋立刻收声,随手用袖子把鼻涕抹掉。至于眼泪……她根本没哭出来。

    “好了,现在是下午4点,”梅神秘道,“根据死者尸体的僵硬成度,可以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在1小时以上,而当时我人在医馆,有着不在场证明,并且此前与岛主也是素不相识,所以现在开始就由我来担任侦探,来找出真正的凶手,那个谁……美女,你去找找看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被喊成美女,杜子辕一脸的不爽,不过还是出去找了找。没一会儿,他就带着李师兄和宵师妹回来了。

    “侦探,在外面看到一对狗男女,我能把他们烧了么?”杜子辕喊道,“我们这个岛上有个习俗,就是要给每对异性恋献上火把和火油,烧不死的才能证明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