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40章 最毒妇人心
    “嗯,”小金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那天到了鲛人族,觉得有点饿,就拿出小玉给我准备的大肉包,吃着吃着就发现自己的太乙劫来了。”

    “吃着吃着就渡过了生劫?”杜子辕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说!你那天到底吃了多少肉包?竟然能持续一个劫数!”

    “呃……也没有太多啦,也就四五六七……八……十个。”小金支支吾吾地说道。

    “十个还是八十个?”杜子辕一点不给她萌混过关的机会,“我记得颦颦总共就给你准备了八十个包子吧?你一口气全吃光了?”

    “嘿嘿,我这不是没注意嘛。”小金狡辩道。

    “你就是个吃货!”杜子辕掐了她肉肉的脚底板一下,“这么说,你身体变小和太乙劫没什么关系?”

    小金思考了一下,说道:“好像是没什么关系,我渡太乙劫之后在鲛人族睡了一段时间,然后前几天姑姑来说要带我去见我娘,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娘早就死了,就打算跟她去看看,见到我娘之后我发现她虽然还活着,但却一直醒不过来,我就只好陪在她身边和她说话,说累了就在她身边睡着了,等我醒来,就发现衣服都变大了。”

    “难道关键在你娘身上?你跟我说说,你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子辕来了好奇心。直觉告诉他发生在小金身上的事情应该不是太好,所以他想弄清楚来龙去脉。

    小金对他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说道:“我有记忆以来,我就和娘生活在一起,外面的人都说我是东海龙王的私生女,说我血脉不纯……”

    小金她娘是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她离家出走的,所以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生父,只是东海龙王对外宣称她是自己的女儿,所以她就信了。但是因为她母亲一直避人耳目,让她被误当作了私生女,童年的生活并不美好,尤其是当孙天韵失手将龙城破锋戟插到她头上之后,她被欺负得就更惨了。

    不过她母亲一直是她心中的避风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她就一定安全了。没有哪条龙敢在她母亲面前欺负她。

    只是,八十年前的某一天,她的母亲忽然失踪了,只留下一封信告诉她如果自己没回来那就是死了,让她自己一条龙坚强地活下去。小金顿时崩溃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母亲居然会离自己而去,并且留下这种不详的信息。

    她发了疯一般去找,不眠不休几十年,却一无所获。她娘亲似乎是真的死了,她陷入了绝望,也正是这份绝望引来了死劫,将虚弱的她劈得濒临死亡。幸亏后来遇到了杜子辕,她才能够渐渐地恢复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她会牺牲自己用龙血去救阿朱的缘故,阿朱身上的母性光辉让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这次龙絮告诉她,她母亲没死,她的激动可想而知。即便是杜子辕让她坐镇鲛人族,她也没忍住去了东海龙宫。

    但是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她母亲的确还活着,却成了一个活死人(龙?),甚至就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地退化成了小孩子。

    “主人,我的身体以后再说啦,我们想想办法,救救娘亲好不好?”小金一双白嫩的肉肉的小手抓着杜子辕的领子,一脸哀求地看着杜子辕。

    杜子辕苦笑:“我也想帮忙啊,但是天后都没辙的事情,我一个武圣能帮得上什么忙啊?”

    小金眼泪立刻就涌了出来:“主人……”

    “好吧好吧好吧,”杜子辕一下就心软了,“我们去完心魔宗就去看看你娘好不好?”

    “嗯,好的!谢谢主人!”小金抱着杜子辕的脑袋就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

    如果是以前的她,可能还会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但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幼女,这一亲杜子辕真的感觉跟手摸在脸上没什么两样。

    因为约好了要一起去东海龙宫,杜子辕就没有带小金回家,而是直接御剑去了心魔宗。

    本来,他九剑齐备之后御剑的速度就已经很快了,再加上这次领悟了帝剑,使得他的所有剑技尤其是空虚九剑的威力飙升了数个层次。所以他甚至半天都没有用到,就来到了心魔宗。

    剑光落下,因为上次来过的缘故,这次杜子辕一来就立刻有人去通报了。

    很快,小双儿就出来了。

    “爹爹!”她开心地朝杜子辕扑来,杜子辕连忙把小金丢出去,他可不想她变成烤全龙。

    “哎呀!”小金就这么被挂到了一根树叉子上,而杜子辕则是接住小双儿转了一个圈。

    “不是才见过没几天么,那么激动做什么?”杜子辕放下小双儿,笑着说道。

    “已经好久好久啦,”小双儿夸张地说道,“我最好每天都在爹爹的身边。”

    “呃……”杜子辕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又忘记她的事情了,本来打算上天找太上星君的,结果一咸鱼就给忘记了。【不行!这次一定不能忘记了!】

    “对了,你师姐呢?”

    “师姐在呢,我帮你喊她!”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孙萱儿从山门中缓缓走出,她有些疑惑地看着杜子辕,“你今天来我这儿又是为了什么?”

    杜子辕看着她,说道:“你的那个师弟曾经在卖一种叫‘金玉满堂’的小吃,那玩意儿是用龙肉做的吧?我就想问问,你们哪里来的龙肉?”

    “什么龙肉,你尝错了吧?那是驴肉。”

    杜子辕继续盯着她:“是什么肉你我心知肚明,说实话吧。”

    “啧,”孙萱儿见事情瞒不过了,便实话实说道,“谁让他竟敢伤我的男人,我自然要割他的肉放他的血,让那些他最看不起的人族来尝尝他的肉!”

    【嘶这女人,贼鸡儿恐怖啊。】杜子辕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果然最毒妇人心,这女人的报复手段也太恐怖了。

    “所以现在龙太子还活着吗?”这个是杜子辕最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