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17章 跑路了
    “你把刀还我啊,不然我怎么去找我师傅?”莫寒伸手要去拿刀,却被樱梦莓死死地藏在后面不给他。

    樱梦莓有时候真的拿他没办法,就例如上次她父亲要带她走的时候,这笨狗也是拼了命地冲上来。两条腿都被冰块冻住了,他想都没想就要把自己的腿拔断,逼得当时玄冰城主不得不把他整个人都冻住。

    杜子辕伸手敲了莫寒脑袋一下:“笨狗,不需要你的这种笨办法,要联系阎王还不简单?”

    “对了!”莫寒惊喜道,“老大你的话肯定有办法吧!”

    玄冰城主一家也都好奇地看向了他。毕竟和神仙取得联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就连玄冰城主,平时也要举行特殊的仪式才能和天上联通。

    现在杜子辕说得那么轻松,自然会让人惊讶。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很装逼地拿出了传讯牌,拨了出去。

    传讯牌开始闪光,一下、两下……十八下、十九……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很尴尬……杜子辕的脸都快挂不住了。

    “老大,没人接。”莫寒提醒道。

    杜子辕瞪了他一眼:“我看得出来!”

    他刚刚是打给判官的,上次定制《小本本》的时候他给自己留下了传讯牌的印记。用判官的话来说就是“那沙笔已经连传讯牌都不会用了,所以你以后有事还是联系我吧”。

    【但是现在是怎样?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喂!为什么判官你也不接啊!?你这样我很没面子哒!】

    杜子辕恼了,他干脆放弃了联系判官,转而给另外一个人all了出去。这次倒是很快就联通了。

    “喂?”

    “喂……谁啊,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传讯牌那头传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

    杜子辕忙道:“娘,是我啊,你别挂!”

    “哦,是宝贝啊,你找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挂了。”

    “扑哧。”这下樱梦莓没忍住,笑出了声。这山风老师刚才还嘲笑自己和姐姐被唤作大宝二宝,结果自己不也是“宝贝”嘛?大家五五开,有什么好笑的。

    杜子辕也是没想到,居然被自己的老娘摆了一道。他只好故作镇定,问道:“娘,我想联系阎王,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像是传讯牌或者云聊号这种。”

    “哦,你说阎王啊,没用的,他不会用这种东西,”月神也是说出了和判官类似的话,“我帮你喊孟婆好了,她应该能联系上阎王。”

    接着传讯牌那端就传来了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隐约还听到月神在说“红线,我灵光玉呢”、“啊,原来在我手上”之类的。

    过了一会儿,月神回话了:“我刚刚问过孟婆了,她说阎王因为袭击判官,所以跑路了,一年半载的估计不会回来,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哈?”杜子辕傻眼了。他就说怎么看起来那么牢靠的判官怎么突然就联系不上了,原来是被阎王给干翻了。但是这又是什么鬼?阎王好好的干嘛去偷袭判官?他们不是一家的吗?而且跑路是什么鬼?堂堂阎王,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吗?他一界之主的威严呢?

    真是哔了狗了。

    没办法,杜子辕只好又问:“那我现在要是想找个鬼魂的话有没有办法?”

    “你去找孟婆吧,”月神道,“现在地府就暂时归她管。”

    “怎么找?”

    “我跟她打过招呼了,你就站在原地不要动。”

    “哦。”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杜子辕也还是照做了。

    下一秒,只见一只黑雾缭绕的巨手忽然破开虚空朝他抓来,一把便将他摄走了。

    “咦?老大呢?”一旁的莫寒和樱梦莓都是一脸懵逼,他们刚才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唯一看清楚的大概就只有玄冰城主了。不过他也没有管,毕竟怎么看都是孟婆来接人了。

    杜子辕只觉得眼前一黑,回过神来时已经出现在了一座桥边。这桥宽阔无比,上面密密麻麻挤满了鬼魂,只有最右边还留有一条一米左右的通道,没有鬼敢越界。再看身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就站在他边上,一只手还抓着他的袖子。

    “您就是孟婆吗?”

    老妪点点头:“你身上有通天玉璧,老婆子我应该没抓错人吧?”

    “没有,就是我,”杜子辕道,“孟婆您好,我这次是想来调查一下玄冰城樱梦莓现在这具躯壳原主人的事情。”

    “你说那只猫妖?”孟婆都不用查,随口便回道,“早就投胎去了。”

    “啊”杜子辕大失所望,“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怎么?你有什么事情找她吗?”

    杜子辕道:“樱梦莓是我朋友,她的灵魂和猫妖的躯壳融合之后丢失了以前大部分的记忆,所以我想来找猫妖问问看以前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帮她找回记忆。”

    “记忆都是在脑子里的,灵魂出窍之后肉身湮灭,记忆自然也就留不住了,”孟婆科普道,“你那个小朋友原本的肉身已经没了,记忆找不回来咯。”

    杜子辕立刻意识到了不对:“您似乎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孟婆指着桥上的鬼魂们说道:“每一个灵魂在投胎前都要喝我的孟婆汤,洗去前世的记忆,而那些被洗去的记忆则会回流到‘往生井’中,老婆子我管理往生井,那里面的记忆多少也是看过一些的。”

    “那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樱梦莓会占据猫妖的身躯?猫妖又是怎么死的?”杜子辕问道。

    孟婆看了他一眼:“有时候真相并不都是那么尽如人意的,你确定想听?”

    杜子辕点点头。

    孟婆见状便说了起来:“那小丫头当初离家出走,却不慎落入了一只鲸妖的陷阱,被吞进了肚子里,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被消化,而是在鲸妖的体内顽强存活了下来,当然,她的处境并不好,必须一直运功抵抗,就这样过了一段时日,又一只年幼的猫妖被吞了进来,那是一只尚未开眼的小猫,在鲸鱼腹中根本无法独立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