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02章 菟江漓子
    江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掐死陈光明过。

    不远处的陈光明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袭来,顿时抖了三抖:“怎么回事?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我还是回房间舔……看一会儿李沧海的演唱会录影吧。”

    这下轮到夏无衣没由来地打了一个冷颤。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江漓问道。

    “啊,没有,”夏无衣道,“可能是错觉吧。”

    江漓连忙问道:“夏公子,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安排吗?我正准备吃饭去呢,”夏无衣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的,叫我无衣就好了。”

    从小在无妄仙宗长大的夏无衣比谁都尊重女性,面对女孩子的时候他向来都很客气。

    “那太好了无衣,”江漓一拍手,笑道,“我也正要去吃饭呢,不如我们一起吧!”

    夏无衣想了想,道:“好呀。”

    于是两人便一同朝吃饭的院落走去,月神庙这种大地方自然是有专门负责餐饮的院落,这里的料理可都是出自御空级厨师之手,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料理他们都能用特殊的武技烹制出来。也正因此,想要吃到这些料理也是难上加难。

    这次陈光明和江漓是沾了松子的光,不然就算他们两个修炼到御空境巅峰都别想吃上一口月神庙的料理。

    路上,江漓想尽一切办法在找话题,而夏无衣则都是在被动地回答她。不论多尬的话题,他都始终保持着微笑,很有礼貌,很认真地回复。

    “你会不会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一点也不像龙樱国的人?”

    “确实有一点。”

    “哈哈,其实‘江漓’只是缩略啦,我的全名叫‘菟江漓子’,因为每个知道我名字的人都喜欢叫我兔子,我后来就改用缩略名了。”

    “原来如此,菟是老虎的意思吧?”

    “对啊,我父亲这边祖上是沧虎血脉,所以姓菟江。”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不过兔子也挺可爱的呢。”

    “那个……如果无衣你喜欢的话,叫我兔子我也是不介意的。”

    “那不太好吧,我还是和他们一样叫你江漓好了。”

    “哦……”

    江漓有些失望,就刚才那一下,她仿佛感觉到夏无衣在刻意疏远她一样。虽然他一直都很温柔,一直都在笑,但是这温柔是对谁都一样的,这笑容并不是只给她的,他的身体周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着她的接近。

    其实夏无衣又何尝察觉不出江漓的心思。这些年,在无妄仙宗知晓他真实身份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会少,其中也有一两个曾经对他产生过别样的情愫。但是他的心里早就被那个儿时的身影所占据,已经没有别人的容身之处了。对于这样的女孩,他向来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女孩子都是敏感的,当她们感受到这份疏离,自然就会在受到伤害之前撤开了。

    但是这次事情似乎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九毒一族的规矩可是找到了对象就敲晕了带回来成亲,只是被婉拒的话江漓怎么可能会放弃?

    “无衣,你喜欢吃什么?”

    “呃,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夏无衣想了想,回道。他这些年身居高位,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倒也没什么特别挑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小玉姐姐做的料理了。

    在杜子辕家住的那段时间,算是他这百年来最幸福的时光了,有温(pian)柔(ta)善(女)良(zhuang)的哥哥,有手艺非凡的小玉姐姐,还有孩子气的小金姐姐。失去记忆的他仿佛回归了童年,丢开了所有包袱,每一天都在发自内心地笑着。

    ……

    此时的杜子辕在干什么呢?

    狠狠地抢了十几个boss之后,他终于出了吃鸡模式被虐的那口恶气。趁着心情不错,他开始继续画起了《仙法少女伊莉雅》。

    这漫画原著是个月更漫,真要画的话其实没多少好话,所以杜子辕才会用山风这个笔名。反正山风的突然完结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被骂个几声老贼,出了新漫画还不是一个个摇着尾巴继续追更。就仿佛富奸一样。

    只是照抄漫画的话,量还是有点少,于是他打算开头先按照动画的来。当他一口气画完第二季准备画第三季的时候,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我该装个门铃了。”杜子辕走出画室,嘴里一边说道。来人他已经知道了,正是来拿稿子的裴明央。还是和以前一样,是老五带他来的。

    他打开门,笑道:“哟,来啦。”

    裴明央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愉快:“所以你就不打算解释一下自己当二五仔的理由?”

    “我不都说了嘛,我不是二五仔,这次真的是财神拜托我画的,他自己要求我投到财神庙,我总不能拒绝吧。”因为是老熟人了,杜子辕也没招呼他们的意思,打开门之后就直接瘫坐到了沙发上,随手还拿起一盒酸奶嘬了起来。

    “行吧行吧,你就这么糊弄我吧,”裴明央也没跟他客气,也坐到了沙发上,他四处看了看,“林姑娘呢?她没在吗?”他会亲自来杜子辕家,想蹭饭也是原因之一。

    “她不就在你背后吗?”

    裴明央顺着杜子辕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林玉颦正站在自己背后:“哇!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他捂着心脏,差点没被吓死。

    一旁的老五也是瞳孔一缩,他也没注意到。

    林玉颦淡然道:“我跟你们一起进来的呀,我先去洗碗。”说着,她将围裙系好,走向了厨房。裴明央坐的位置正好背对厨房,她会出现在他背后也只是刚好经过而已。

    裴明央不再纠结林玉颦的神出鬼没,转而对杜子辕道:“你知道你这样一个突然的决定影响有多大吗?拜托啊,你能不能有一点知名作家的自觉,你现在的一部漫画影响的已经不止是一个两个人了。”

    杜子辕耸耸肩:“这关我什么事,我就只是个画漫画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