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01章 江漓
    “空白天下第一”云聊群。

    倚水听云:@月变,呜呜呜,姜氏好惨,你们月神庙就不能给她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姻缘吗?

    月变:你把月神庙当什么了?我们是供奉月神娘娘的所在,配对姻缘的是月神娘娘本尊,我们没有任何干涉能力的。而且她这种情况明显就是有缘无份,根本不是姻缘牵线的锅。最最关键的是,这是漫画啊,群主你清醒一下,这不是真的。

    杨无敌:这女人就是自己作的,一开始就不要喜欢那个男人就什么破事都没有了。

    李沧海的鸳鸯肚兜:爱情嘛,谁认真就输了,不过就跟鬼差壬癸所说的一样“人的情爱本来就没什么道理可言”,要去计较得失,就注定得不到真爱。

    月变:天呐!你是谁!你肯定不是肚兜,是谁在上他的云聊号?

    李沧海的鸳鸯肚兜:什么谁谁谁的,我就是我啊!我说这么多只想说明一点,那就是我对李沧海的爱也是不计较得失的,说不定哪天她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就爱上我了呢?

    月变:你想多了,不存在的,不过这骚话果然是只有肚兜本尊才能说得出来啊。

    杨无敌:空白老师现在还在月神庙吗?我来了能不能见到他?

    月变:你问晚了,空白老师前些日子就离开了,要不然你来的话我说不定能悄悄带你在远处看一眼。

    李沧海的鸳鸯肚兜:我靠,你们这是要面姬吗?小姐姐带带我呀,我也在月神庙的!

    月变:滚!我们月神庙怎么可能让变态进来!撒谎也要打好草稿!

    ……

    水听云看着一群人在那里高谈阔论,发现自己都插不进话了。就感觉这群里除了自己全都是大佬,她只能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明明自己才是群主来着。

    倚水听云:那个……你们有没有……

    杨无敌:没有,滚。

    倚水听云:呜呜呜(委屈表情)。

    杨无敌:我开玩笑的,来,摸摸(孑动图)

    李沧海的鸳鸯肚兜:靠!你个女流氓,放开群主冲我来!

    系统提示:“李沧海的鸳鸯肚兜”已被管理员禁言24小时。

    ……

    “靠!又被禁言了!”陈光明郁闷地放下了灵光玉。

    一旁,江漓踹了他一脚:“闭嘴!松子妹妹正在里面配音呢!别吵到她!”

    “嘶……”陈光明揉着小腿肚子,疼得呲牙咧嘴,但却不敢再多说话。

    松子这些日子好像对声优这一行产生了兴趣,难得不咸鱼,开始认真地练习起来。而事实证明,每一条咸鱼在认真的时候潜力都是无穷的。她的进步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那些月神庙专门请来的专业配音演员都自愧不如。

    现在的她已经达到可以正式给动画配音的程度了。今天就是来给夜妆裕配音的。身为夜神月的妹妹,夜妆裕的戏份不多,所以松子过了没多久就从里面出来了。

    两人立刻迎了上去:“松子妹妹,怎么样?”

    松子眉头一挑:“这种事情对我来说会有难度?三两下就搞定了。”

    陈光明道:“狂少老师不亏是我国的第一歌姬,简直无敌啊!如果您能用您那仙女一样的声音骂我几声就好了。”

    松子一脸嫌弃:“不存在的,你走开!”

    陈光明:“啊,就是这样,再狠一点!”

    “噫”松子立刻躲到了江漓身后,不再搭理陈光明。

    江漓问道:“狂少老师,夏公子也在吗?”

    松子道:“干嘛?你跟他很熟吗?”

    江漓立刻解释道:“不是啊,我们这次出来的任务你忘了?他不是空白老师的弟弟么?如果能和他搞好关系,对我们龙樱国的好处是难以估量的。”

    “嗯嗯,表面上的确是这样,那么其实你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什么?”松子对自己这个表姐还是很了解的,直接套路了一手。

    只听江漓说道:“真正的想法当然是把他敲晕了带回龙樱国当女婿啊,这样效率岂不是更高,哇哈哈,我实在是太聪明了。”

    笑了一会儿,江漓忽然发现陈光明和松子都在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陈光明道:“不是,你刚刚把自己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什么!?”江漓大吃一惊,“我又把心里话讲出来了?哎哟,这可怎么办呀……”

    松子在一旁看得是蛋疼菊紧(如果她还有蛋的话),就这样两个家伙,皇帝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让他们来搞外交的,这是打算多树立几个敌国吗?

    她走过去拍了拍江漓的肩膀,对她道:“你先别急着沮丧,那个夏无衣马上就要出来了。”

    “是吗?”江漓立刻来了精神。

    松子打了个哈欠:“那你就先在这儿等着吧,我要回去睡一觉了。”

    “好的好的,你走吧。”江漓此时已经完全把表妹抛到了脑后。

    “卵虫上脑。”松子嘀咕了一句,就打算离开。

    陈光明连忙跟上去问道:“狂少老师,你知不知道李沧海什么时候来配音啊?她这次不是要配弥海砂么?跟你也有对手戏的吧?”

    松子斜眼瞥了他一眼:“不知道,别问我,你再拦着我去睡觉,我就回去跟皇帝打小报告,就说你玩忽职守,只想着看演唱会,把正事都抛到了脑后,到时候把你关在地牢里好好反省个一年半载的,不给上网,有演唱会你也听不了。”

    真当不怕被她骂她就不能毒舌了?别小瞧相柳的毒性啊喂!

    果不其然,被抓住了软肋的陈光明立刻如丧考妣,脸白得跟特仑苏似的:“别,狂少老师你嘴下留情啊,一年看不到李沧海我会死的!”

    “那你就给老娘让开!立刻!马上!”松子走了,只留下了瑟瑟发抖的陈光明。

    另一边。

    江漓也等到了夏无衣出来。

    他还是一个人。

    江漓立刻凑了上去:“夏公子,你还记得我吗?”

    夏无衣忽然被人拦住了去路,闻言定睛一看:“你是?……哦!那天跟那个变态一起的人!”

    江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