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90章 摸着良心说话
    杜子辕到月神庙的第二个星期,他邀请的那些画家也都逐渐到齐了。

    雁云松子虽然很想在这春天初开之时裹紧自己的小被几窝在床上咸鱼,但最终还是没有拒绝。一来她也想看看传说中的空白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二来她也对所谓的“动画化”有一定的兴趣。

    与她一同来的自然就是她的奶托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季节的缘故,这小妖精最近越来越磨人了,半夜三更地钻到松子被窝里一个劲地往她胸口蹭。雁云松子曾经一度怀疑自己的妹妹除了龙血以外是不是还混了猪血。“老娘是松子不是松茸!”

    除了妹妹以外,她这次还带了两个人过来,这是现任龙樱国皇帝坚持要她带来的。“你这家伙那么懒,还毒舌,万一去了月神庙做了失礼的事情怎么办?我们国家这么小,人家可能一个橘子树砸过来就把我们给灭了,所以外交的事情还是带上专家吧。”

    松子发现对方说得竟然如此有理有据,她根本无言反驳。

    那么带就带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和龙子的确不是什么外交人才,她来月神庙也没打算和别人打交道。

    “所以……怎么就来了这俩货?”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虽然穿得人模狗样,但是雁云松子真的很怀疑他们到底哪一点能算得上“外交专家”。

    两个都是熟人。

    其中男的长相平平无奇,不过很年轻,配上一身精致的铠甲倒也算威猛。

    他拍着胸口,金属质地的铠甲哐哐作响:“狂少老师,您就放心好了,有我陈光明在,一切问题都不需要你担心,huahuahua地我就能全都帮你搞定。”

    “啊,是么,那就麻烦你了。”雁云松子尴尬地笑了笑。

    “只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不知道狂少老师能不能满足一下,”陈光明双手合十做祈求状,“感激不尽。”

    “不能!滚!”雁云松子果断拒绝。玛德又不是第一次认识他了,这货能提出的愿望不就是那几个吗?“小仙女骂我”、“小仙女踩我”、“小仙女我能侵犯你吗”……这就是个变态,他的一切要求都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这时候,一旁伸出一双洁白的双手将陈光明强行推开:“去去去,陛下在我们出发前就提醒过我了,不准你骚扰松子妹妹,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把蜈蚣塞你嘴里去!”

    这双手的主人是一个和龙子差不多高的少女,两人的胸围也比较接近,不过她看起来比龙子稍微成熟一些,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此女容貌秀丽,身上穿着戴着大量的银质挂饰。这是因为此女出身龙樱国九毒一族,银质饰品是防毒用的。

    所谓九毒一族就是指那些混了毒蛇、毒虫、毒植物的妖族血脉集结而成的半妖氏族,雁云姐妹的父亲就是出身这一族,并且松子成功继承了父亲毒系至尊相柳的血脉。这个少女名为江漓,就血缘上来说应该是她们的表姐,今年二十九岁了,然而看起来就像是松子的妹妹一样。

    要说陈光明是外交专家,松子还能勉强接受,但是看看自己的这个表姐……【她这趟是跟来找男人的吧?都奔三的人了还没找到对象,家里肯定急了。】

    这次月神庙集结的可都是精英,好男人肯定不缺,要是能有一个让江漓看得上的,说不定就会被她一棍子敲晕了带回龙樱国当压寨相公了。【到时候才会酿成国际问题吧?皇帝你到底在想什么?】

    松子感觉一阵头大。

    “姐姐大人!我们到了!”胸下,龙子忽然喊道。

    几人抬头一看,果然月神庙的总部已经近在眼前了。

    四人下了车,陈光明递上请柬之后他们便被接了进去。负责接待她们的是月神庙的一个小童子,但陈光明却悄悄地传音告诉她,这童子竟然是一个修为不下于他的御空境高手!

    不愧是月神庙,浑天星最顶尖的神庙,真的是御空满地走。外面能成为镇国神将的存在在这里不过是一个引路的小童子。

    “请问空白老师在哪儿?”松子还是忍不住问道。

    童子转过来微微一笑,继续领路,嘴里道:“狂少老师请放心,待你们安顿好行礼,我便会带你们去见空白老师的。”

    “不知小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风飞影。”

    “哦,好的,风先生,不知道现在都有哪些人来了?”松子肯定,被邀请的不会只有她一个,她倒是想知道来了哪些大佬。

    风飞影大概早就料到她会这么问了,想都没想就回道:“在您之前到的一共有五位老师,分别是七星落月、君日天、浮觞饮、三岁顽童和寒露。”

    “都是比较近的呀。”包括松子在内,六个人全都是七锋国一带的,她们离这边最近,所以先到。

    “是的。”

    “不过浮觞饮那个家伙怎么来了?他不是写的吗?”

    风飞影解释道:“浮觞饮老师年初便从家转型漫画家了,他的处女作《歌舞升平》获得了不俗的反响呢。”

    “呃,是么?”松子才发现自己好像落伍了。不过这都不重要,她只是对江漓道:“我建议你不要接近那个浮觞饮,用我义兄的话来说那货就是个萝莉控,最喜欢你这种胸长不大的女人,是个变态。”

    “好的松子妹妹,谢谢松子妹妹,但是……”江漓抓了抓自己的肋骨,“我怎么感觉你说的话好伤人?”

    “呃,那是错觉,我是你妹妹,怎么会伤害你呢?”松子摸着良心,真诚地看着她,“你要信我呀。”

    “嗯,我信你。”

    顺带一提,由于脂肪太厚,松子并没能摸到自己的良心。

    ……

    与此同时,杜子辕正在房间里和一个人视频聊天。

    “哥,我最近刚好要在月神庙那儿开演唱会,我来看看你好不好?”夏无衣保持着李沧海的模样出现在了屏幕上。

    杜子辕点点头:“好呀好呀,我正无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