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89章 他强任他强
    对于“我是斗神哒”的剧透,除了已经看过全本的风暮昭以外,群里并没有人相信,都当是她自己yy的。看她的id就知道了,还整天yy自己是斗神。谁不知道哪吒是男的?所以斗神肯定也是男的,嗯,可爱的蓝孩纸。

    所以,这波剧透也没有传开来。

    绝大多数人看过《新仙剑》漫画第一卷的感觉就是:平庸。是的,虽然画风依旧精致,画工依旧细腻,相比于一般的漫画完全可以将它们秒杀至渣。但是和空白自己的作品纵向比较就可以发现,这个故事的开头有些太平淡了些。

    冲击力不够。

    这是大家普遍的观点。毕竟第一卷也就刚好到女萝岩那边,两个女主角的确很讨喜,主角云天河也很有意思,但只有一个槐妖的故事显然是撑不了大梁的。第一卷更多的都是在铺设伏笔,云天青的来历、望舒剑的秘密、韩菱纱为什么要寻找修仙之法、柳梦璃又是怎样与云天青认识等等,慕容紫英究竟是何人物,这一切都要在后面才会揭示。

    有耐心的读者都明白这是欲扬先抑的抑,但是没耐心的读者显然更多一些。网上甚至还传出了批判的意见。

    “强行接续故事完全没必要啊,这《新仙剑》根本没有老《仙剑》好看,空白老师这是灵感枯竭了么?画不出新东西,就出续作来卖情怀?”

    “说实话有点看不下去,人物好看这一点对于空白老师的所有作品都通用,根本算不得优势,而单看故事,实在是淡出水来了。”

    “狗尾续貂,《仙剑奇侠传》的感动和刺激都没看到,就剩下颜值了。”

    ……

    这种意见一出现,自然是被大波大波的空白粉丝给淹没了,纷纷吐槽他们有眼无珠。但是人家坚持这么说,粉丝们却找不出什么好的反驳理由,只能说这是开头,后续还没展开,所以不显山不露水,等到《新仙剑》真的爆发了,绝对能惊爆所有人的眼球。这样的说法自然难以服众,于是粉丝们只好集体跑到月神庙的官网来催更了。

    “吹根队长正在报道!空白老师快更新啊!我相信《新仙剑》也一定会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为什么不给空白老师开一个个人微博?每次想催更都只能在官网上好不爽啊。”

    “求空白老师的云聊号,小妹胸大腰细水多声浪,想要和空白老师果聊。”

    “我同窗最近被一个富家子弟抢走了未婚妻,还被毒打了一顿,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他临死前想要看到《新仙剑》的结局,求空白老师快快更新吧!”

    ……

    面对山呼海啸一般的催更,杜子辕是怎么应对的呢?

    一句话:他强任他强,我干我的羊。

    他现在正在游戏里和纯白之羽、清恋一起刷羊头怪呢,这个boss长着一个羊头,手拿一柄大砍刀,样子像极了那个被星爆弃疗斩秒杀的boss。这是活动boss,随机刷新在野外,杜子辕他们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一顿操作过后,boss轰然倒地,清恋很自觉地就跑过去摸尸体了。而杜子辕则是呆呆地站在原地,蹙眉沉思。

    “你在想什么?”纯白之羽好奇地问道。

    “emmm,我感觉伤害有点不够,刚才没能够一轮把这领主秒杀,结果又要等一轮冷却,这实在是有些浪费时间,要是有什么提升伤害的办法就好了。”

    纯白之羽道:“我们现在都满级了,时装也都买了,再要提升就只有在装备上面想办法了,但是好的装备又哪里是这么容易到手的。”

    “的确,刷装备是个长期任务,没办法立刻提升伤害,”杜子辕忽然抬头看向纯白之羽,“我们结婚吧。”

    “哈?”纯白之羽傻眼了,这家伙的脑回路是怎么从提升伤害转到结婚上面的?而且结婚,他刚才难道是在向自己求婚?

    一想到这里,纯白之羽的脸就红成了奥尔良烤翅:“你你你,在,在说什么啊!?我我我,为什么要,要嫁给你。”

    “嫁?”杜子辕疑惑地看着她,“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用娶吗?”

    “呃……不要管这个呀,我是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突然说这种话吓死我了!”

    “什么突然啊?我们刚才不是在讨论提升伤害的事情么?结婚之后就能得到结婚戒指,如果把结婚戒指升到顶级,那属性还是非常可观的。”

    “结婚戒指?你……是为了这个?”

    “那不然呢?”杜子辕道,“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我其实是男的么?我又不想搞基,肯定不能去找其他男人结婚啊,我们俩都那么熟了,你这点忙总要帮的咯。”

    “那你干嘛不找清恋?”

    “他有白水了,我去插一脚干嘛?”

    “那……好吧。”纯白之羽尽量装作没事的样子,想要淡化自己刚才的囧样。

    然而杜子辕仿佛会读心术一样,故意道:“你刚才那么激动干什么?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在向你求婚?哇,不是吧,都跟你说了我是男的,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你再这样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啊!”

    纯白之羽尴尬得一匹,支支吾吾道:“我,我不是也说过么?我是女的啊,你干嘛老是不信?”

    “信你才是傻瓜呢,你是女的?我从你的一举一动除了纯爷们儿什么也看不出来,蒙白痴呢?”杜子辕吐槽道。

    “你……”纯白之羽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混蛋!”说完,纯白之羽就下线了。

    “唉,你去哪儿呢!我们还要去结婚啊!”

    ……

    莉莉蒂娅摘下头盔,小脸已经通红,她伸手到大腿根部挠了挠,嘴里嘀咕着:“死家伙臭家伙,可恶的家伙!怎么可以那么随便的就把结婚挂在嘴边?!太过分了。”她把手伸到鼻子下面嗅了嗅,然后又挠起了自己的鸡窝头。

    “不过……他要跟我结婚,这……”想到这里,惰天使的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