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85章 新的催更党
    他当时给学生们拿练习模板的时候就是随手拿的,根本没想那么多。毕竟平日里他在家中从来没忌讳过这方面的事情。现在被提起才反应过来。

    【还好我够机智,这都被我圆过去了,实在是太棒了我自己,应该好好犒劳一下,emmm,今天的事情干脆明天再做吧。】

    于是杜子辕又找到了一个咸鱼的理由。

    时间飞快流逝,终于,《新仙剑》面世了。

    全浑天星无数的读者争着抢着往书店里挤,为的就是提前一天看到空白的新作。尽管月神庙已经事先扩大了一次铺货点,但场面的火爆依旧超过了他们的预估。

    这还只是宣传了不到一周的效果,空白的名声已经夸张到这种地步了吗?看来接连被两大神庙挑战,对于空白来说收获也是巨大。

    其实不止是浑天星,就连天庭的神仙现在都有不少在关注着空白,他一出新作品就立刻买下。

    天河星君倒不是空白的粉丝,但这次他却也买了一本,原因只是这部作品的男主角名字跟他很像。

    “你叫天河,我也叫天河,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天河是个怎样的家伙。”他随意地靠在一棵树上,翻开了漫画。

    漫画的开头便是一场惊天大战,虽然完全没有介绍交战的双方是谁,但大抵也能看出来一方是修仙者,另一方是妖怪。双剑神光冲天,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与一个美艳妇人在天空中激烈交战,最后却是老者棋差一招。

    紧接着画面一转,天河星君眼前一亮:“咦!是野猪!这空白品味不错嘛。”他最喜欢野猪了,没想到空白的漫画里也有,顿时好感大增。

    云天河因为贪睡,误了给父亲上香的时辰,此时正绑了一只小山猪在父亲灵位前赔罪。一番自说自话之后,他忽然被屋外的猪叫声吸引,跟着跑进了一处叫“石沉溪洞”的地方。

    “这什么怪名字?”天河星君吐槽道。石头不沉到溪里难道还浮起来吗?这不是废话?

    云天河进了山洞,发现墓穴大门被打开,顿时大惊失色,怀疑野猪成精了。四处寻找一番后发现了动静,立刻张弓搭剑,是的,是搭“剑”,他直接把手中的剑给射出去了。紧接着就是一声娇喘,一个少女拿着他的剑跑过来兴师问罪了。

    这少女正是官方公开的女主角之一“韩菱纱”。

    天河星君看到她,心思一下子就飘远了。他想起自己曾经也认识过一个女孩,只可惜,她无缘长生,最终撒手人寰。直到现在,她的面容在天河星君的脑中依旧清晰,想起她,一贯没心没肺的天河星君脸上也出现了难得的忧伤。

    他突然有些期待故事的发展了,如果云天河与这个少女能有一个美满的结果就好了。

    韩菱纱见云天河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立刻一个烟雾弹遁走。之后云天河追她到墓穴深处,伴随着他的回忆,也终于揭示了石沉溪洞的秘密,原来这名字要倒过来念的“洞悉尘世”才是它的真意。显然,云天河的父亲身上也必然有着故事。

    云天河在墓穴中再度遭遇了韩菱纱,之后误触机关引出了魁召,一番激斗后魁召认出了望舒剑而退去。之后韩菱纱提及剑仙之事,也算是介绍世界观了,她以为墓中有剑仙所以才进入这里。两人靠近棺椁后,其中一具冰棺中忽然涌现出一片蓝光,望舒剑上顿时光芒大盛,云天河手贱挥了一下,整个墓室就被他给毁了。

    “坑爹”之后,云天河六神无主,被韩菱纱随便一忽悠就同意跟着她下山了。由于云天河不谙世事,在山脚闹出了一堆笑话,看得人啼笑皆非。

    “哈哈,这家伙真蠢,”天河星君看了之后笑道,“怎么那么笨,粽子都不知道剥开的。”他完全忽略了平日里别人也是这么看他的。

    之后,两人在湖边遭遇妖怪,幸亏被一剑仙相救。而那人正是另一个男主角……慕容紫英。这一下,四个主角已经登场3个了,并且关于主线也有了不小的进展。

    两人顺着线索来到寿阳成,坑爹的云天河再度发挥猪队友的神操作,把韩菱纱坑到了大牢里,他自己则是去了县令家中又吃又喝,不但认了伯伯,还收获了一枚未婚妻(未定)。

    原来寿阳县令是他父亲旧识,曾经被他父亲救过命。而这人也不是传统故事里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哪怕云天河这么二,他都没有嫌弃,还愿意将女儿嫁给他。这也着实能够看出柳世封、阮慈夫妇二人的人品有多好了。

    菱纱半夜越狱,想带云天河走,却因此结识了柳世封的养女柳梦璃。当看到这个角色时,一贯木讷的天河星君也是心猛地一跳,似乎有哪根神经被触动到了。

    不得不承认,杜子辕的画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仅人物美得无与伦比,就连背景都极近衬托之能,柳梦璃初登场就恍若一位临凡的仙女。她是那么地完美,仿佛汇聚了男人心中所有美好的期盼。

    柳梦璃以迷阵考验了云天河与韩菱纱一番后,提出让韩菱纱戴罪立功,之后三人去了女萝岩,调查了一番之后才发现那里妖怪伤人竟然是因为人类严重侵犯到了妖怪的生存环境。

    同样在一个世界,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大肆伤害其他生物,这样的行为孰是孰非,实在是引人深思。而慕容紫英那见妖即灭的性子也有些极端过了头。

    天河星君正兴致勃勃地准备往下看,却发现漫画已经到底了。

    “这就没了?太不过瘾了!”天河星君心痒难耐,“不行,我得去把后面的给要来。”

    他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于是也不管什么规矩,兴匆匆地准备从东天门出去,到浑天星催更。赤云将军虽然见到是他,心里慌得一匹,但还是硬着头皮拦住了他:“天河星君此去何处?”

    “哦,我要去找空白,他的漫画太不经看了,我得让他再多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