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58章 虔诚焚香
    这一次的海外之行发生的事情还挺多的。杜子辕巧遇了唐君昊,跟着他又遇见了蘅芜,之后还在蒙溪的洞天当中得知了这位武尊当年的故事。

    对于一条咸鱼来说,这绝对是超负荷运转了。

    但是他还不能回家,因为裴明央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他得赶去傲岚皇城。

    “哎呀,不想去啊。”杜子辕瘫在马车的毛毯上,对着传讯牌耍赖道。

    传讯牌那边则是传来忽然裴明央的声音:“你要是不来,我以后就天天去你家催更,话说《百变小樱》突然完结也有很多读者不满呢,你要不要再画一部类似题材的作品?”

    “拉到吧!我才不要!”杜子辕脸色一变,“我刚刚开玩笑的,可恶啊,你婚礼居然不让我来当伴郎,太过分了,你女装赎罪吧!”

    “伴郎是什么?”

    “呃,我随便说说的,总之你女装吧,相信云曼公主也会开心的。”杜子辕差点忘记了,傲岚国的风俗里是没有伴郎的。

    “滚蛋!”裴明央激动地吼道,“劳资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再穿一次女装!你别妄想了!”

    “哎呀,别这么急着下定论嘛,我跟你说,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弗拉格’,其中涉及因果大道,很恐怖的,所以万事都别说得那么绝对,不然弗拉格应验了就有你哭的了。”

    “弗拉格?那是什么?我才不信那种东西。”

    “嘿嘿,你刚才那句话就立起了一个弗拉格哦。”杜子辕坏笑道。

    挂掉了传讯牌,马车外李存锋忽然敲了敲门:“王爷,我们到了。”

    “哦?到了?”杜子辕立马下车。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栋三层高的豪华酒楼,一楼的牌匾上红底黑字写着“杨氏酒楼”四个字。

    既然已经见过了蘅芜,温家姐妹自然没有必要再留在杨重家里,杜子辕此行正好顺路,就来接他们了。

    这间酒楼就是杨家父子这些年来经营的成果,在当地也算是比较富裕的了。

    虽然杜子辕在傲岚国已经非常出名,但是他随便换一套衣服和发型,然后戴一幅眼镜基本上就不会被认出来了。因为大家都不会想到这种名人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不过杨鼎杨重父子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毕竟年前才见过。

    “王……”杨鼎才开口,就被杜子辕阻止了。

    “杨叔,最近过得可好?”

    “托,托您的福,一切都好。”

    “嗯,那就好,我这次来是跟你们说一声,那件事情已经完全解决了,以后你们也不用再担心那个女人找你们麻烦了。”

    “是,是吗?”杨鼎惊喜道,“您果然神通广大,这,这让我们怎么报答您才好。”

    “小事而已,对了,我家那俩侍卫在哪儿?既然你们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该带她们回家了。”

    “哦哦,小的明白,您跟我来,两位姑娘都被安排在我家的主宅中好生招待着呢,”杨鼎唤过杨重,“你且在这儿等着,我带王爷他们回家一趟。”

    “好的,爹,”杨重见事情解决也很高兴,“王爷您慢走。”

    ……

    杜子辕随着杨鼎来到了他们家,在大门前遇到了正准备出门的温虹玥。

    “哦,这么巧!”

    “王爷?”温虹玥惊讶地看着杜子辕,“你怎么来了?”

    “事情都解决了,我带你们回家的,”杜子辕道,“你这是要出门吗?”

    温虹玥点点头:“是啊,姐姐做衣服的材料用完了,让我去给她挑一些回来。”

    “啧”杜子辕顿觉蛋疼,“这女人又在做女装了,她一个武道锋王是准备转职成裁缝么?”

    温虹玥道:“这次出来也没什么事情,所以姐姐闲暇时分就喜欢做几件衣服。”

    杜子辕翻了个白眼:“行了,你要去买材料就赶紧,买完回来咱们就出发,至于她做的那些衣服……哼哼,正好可以当彩礼。”

    说完,他就让杨鼎带着自己进屋了。

    “两位姑娘就住在西厢。”

    “行了,就那边是吧,你不用跟来了,”杜子辕打算吓她一跳,“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有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劳资吓死你!”

    说完,他绕过一根柱子,整个人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缕青烟,缓缓地朝温翠珑住的院落飘去。刚刚温虹玥已经说过了,她又准备缝制女装,杜子辕打算突然现身好好吓她一吓。

    烟雾透过门缝进入了屋子里,杜子辕发现屋子里此时正焚着三柱香,到处都是烟雾缭绕,倒是方便了他的隐藏。

    他听到了温翠珑的声音从左边传来,似乎是在哼歌。

    【心情不错嘛?看你等下还有没有这个兴致!】杜子辕顺着声音飘去。

    当他来到里屋时,顿时大吃一惊!

    【靠!这女人!】他连忙从屋子里撤出来,落到了门外的一个角落藏好。

    “这女人已经彻底疯魔了,”杜子辕捂着胸口边喘气边念叨着,“做个女装居然还要焚香沐浴,你特么把这当成什么了?”

    就在刚才,他变成烟雾找到温翠珑的时候,她竟然泡在浴桶里洗澡!虽然水面上漂浮着花瓣,但杜子辕多少还是看到了一点东西。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杜子辕使劲地甩了甩脑袋,想要把刚才看到的东西给忘掉,但是摇着摇着他的表情就变得古怪起来。

    “刚才……我好像看到了她的胸部,啊呸,不是,是浮在水面上的三分之一而已,露得还没比基尼多。”杜子辕自言自语着给自己安慰。

    他介意的不是温翠珑的胸居然能在水里浮起来这件事情,而是她的左胸上面好像有一个紫色的胎记,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枣核,又或者说是……心脏!

    “不是吧……”杜子辕正震惊呢,忽然就感觉怀里钻进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原来是温翠珑养的猫。

    “懒猫,你怎么在这里的?”他刚才一时分神,竟然没注意到它的接近。看来没有斗库洛牌的时候,他还是警惕性不足啊。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这话是我该问的吧,山风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