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52章 断了
    在傲岚国沿海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说是一个渔夫打捞起一枚海螺,但他并没有将之卖掉或者煮掉,而是放在家里养了起来。从此以后,他每天回家都能看到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和干净的地板。

    后来,他假装离家,偷偷在暗中观察,这才发现竟然有一个姑娘从海螺当中冒出来,为他打理家务,烹饪饭菜。他当场闯入了家中,揭穿了那个从海螺当中出来的姑娘,后者道明自己是为了报恩才这样做的。

    后来,姑娘便嫁给了这个渔夫。

    很传统的故事,基本上类似的模板在全世界各地都有,什么仙鹤姑娘、田螺姑娘、白蛇姑娘之类的。但是在年幼的小小杜看来,这却是一个令他十分向往的事情。

    做家务多麻烦啊,每次养母要他帮忙去做饭做菜什么的真的是累死了,他可一点也不想干。要是有一个故事中的海螺姑娘来帮他干这些该多好。

    于是他在看到巨大的白色贝壳之后便十分开心,对它说道:“贝壳啊贝壳,你能不能变成姑娘啊。”

    神奇的是,贝壳竟然真的回答了他:“现在不能,我被人打伤了,要等我养好了伤才行。”

    “什么人那么可恶啊!”如果是成年人,可能会被吓到,但是小小杜年幼无知,只当贝壳说话是很正常的事情,“那你快快养好伤,然后变成姑娘嫁给我好不好?”

    “你要……娶我吗?”

    “对啊对啊。”小小杜点点头。不过还有半句话他没说:

    贝壳沉默了一会儿,回道:“等我养好伤势,将因果了结之后,就来与你成亲,只盼你不要忘记这个约定。”

    “嗯嗯,”小小杜满心欢喜地点点头,“我们说好的哟,谁也不能反悔!”

    “承君一诺,必守终身。”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

    “你没有名字吗?哈哈,跟我一样呢,那我给你起一个好吗?”

    “好啊。”

    “嗯……就叫你蘅芜好了,那是镇子上最贵的香草了呢。”

    ……

    “蘅芜……蘅芜……”杜子辕两眼失神,嘴里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

    松子察觉到了异样,用手肘戳了戳他:“喂,老大你干嘛,这样一直念人家的名字很羞耻唉,难道你看上人家了?”

    “啊?!”杜子辕猛然惊醒,见蘅芜也好奇地看向自己,他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是他自己说过要娶她的,但是后来他却给忘了。

    是他说过不能反悔的,但是后来他却没想过去承认。

    她从始至终恪守承诺,但是他却失信了。

    杜子辕察觉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他忍不住问道:“蘅芜姑娘,能不能问你一点事情?”

    “什么事?”

    “那个……请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修炼到能飞升的?”

    “老大你问这个干什么?”唐君昊好奇地问道,“难道你现在也想为飞升做准备么?仙人后裔就是好啊。”

    “你一边凉快去。”杜子辕推了他一把,然后看向蘅芜。

    后者也没有多想,道:“也没多久,就是上个月,我刚好断了最后一丝因果,仙灵圆满,本命星辰也顺势凝聚。”

    杜子辕突然攥紧了拳头,这最后一丝因果必然就是他与她当年的那个约定了!

    “你问这个是为什么呢?”蘅芜问道。

    话到嘴边却止住了,杜子辕摇摇头:“没,没什么,好奇而已。”

    “哦。”蘅芜也没多想,只是此时杜子辕再看她,总觉得她眼中有着一抹化不去的哀伤。

    是错觉吗?

    此时他多希望这只是一个错觉。

    自己为何要对他人的情绪那么敏感,如果自己是个表情白痴该多好。

    他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那……你飞升是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吧,浑天星对我的排斥已经到最大了,那个时候我想留也留不住了。”蘅芜如是道。

    “这样么……”杜子辕又道,“那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或许我……们可以帮你。”

    蘅芜摇摇头:“没有了,我的因果全了,最后来这里看一眼也只是对这片生养自己的世界最后一丝眷恋罢了。”

    松子奇怪地看着杜子辕,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对蘅芜道:“哎呀,姐姐你能够帮帮我吗?我忽然想起来有件事情要出去,可我不想把衣服再弄湿了。”

    蘅芜道:“这很简单,我对你施一道避水诀就行了。”

    松子又拉着唐君昊:“老二你也跟我一起来,我需要你的帮忙,还有小鬼你也是。”

    “啊?什么?我还想再近距离看看神仙呢,吸仙气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唐君昊有些不乐意。

    松子却直接捏着他的后颈肉,就跟拽阿猫阿狗一样:“少废话,跟劳资来!”

    三人就这样离开了洞穴,只剩下杜子辕和蘅芜。

    蘅芜倒是不介意杜子辕在自己的家里,只是说了一声“你请便”就坐到了一旁闭目养神起来。

    杜子辕就这么看着她,想了很久很久。

    他想要把事情说出来,但是在那之后呢?

    因果已断,他现在要娶她已经来不及了,难道又让她在天上等自己飞升吗?

    凭什么?

    当年的一个约定,让她空等了十几年,现在他哪里还有资格让她等?

    毁约的是杜子辕,他实在是没有那个脸说出真相。

    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的杜子辕根本不清楚自己对蘅芜抱有的感情是什么。

    是愧疚?是爱意?还是同情?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对她肯定抱有某种特殊的情愫。

    两人就这么木木地呆到了晚上,终于,杜子辕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他忽然对蘅芜道:“你等我一下,我回来之前千万别走,不然我就是到天上也会找到你的!”

    “嗯?”蘅芜疑惑地看着杜子辕跳入水中离开的背影,不明所以。

    半个小时后,杜子辕再度从水里钻出,他的手中拿着一枚白色的海螺。

    ……

    太阴星,月神殿中。

    “咦?真的跟娘娘说的一样,有一边的红线断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