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49章 跪下来求她的话应该会答应吧?
    三人本以为连小孩子都能游进去的地方必然不会太深入,所以就没想太多,直接跟着跳入了水中。然而他们却忘了,这孩子可是水螟一族,天生就能在水里呼吸。

    好在杜子辕修为够高,主动用元力帮助唐君昊和松子在体内形成临时的内呼吸,不然他们可能就要溺水了。

    噗!

    游了很长一段距离,原本狭窄的通道豁然开朗,几人相继钻出了水面。这里面是有空气的,所以两人都不需要杜子辕继续帮忙了。

    “呸!”松子吐出一口水,抱怨道,“小鬼,你怎么不早说这水道那么长,我差点淹死。”

    “那个,我,我也没想那么多。”小男孩艰难地说道。

    松子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你鼻子都流血了还没什么?你是不是撞到哪里了?”松子眉头一皱,转身对杜子辕道,“老大你给他看、我靠!你们两个怎么也流血了!这海水不会有毒吧?”

    杜子辕和唐君昊连忙拭去自己的鼻血。

    “没事,海水没毒,你不用担心。”

    “老大说得对,我们没事。”

    松子越看越觉得可疑,又扭头看了看小男孩,顺着他的视线,松子慢慢低下了头。

    她这才发现,刚才游泳的时候,她的衣服已经被海水浸透了。虽然是冬天,但这边的气温还是在二十度上下,加上她体质又比常人强不少,所以平时穿的都是比较轻便的丝质青衫。现在被海水一浸,基本上跟透明的没多大差别,而且还紧贴在身上,将那本就夸张的轮廓勾勒得格外真实。

    底下粉红色的内衣清晰可见,得亏她今天早上发现自己的黑纱镂空内衣不见了(被龙子偷走了),临时换了一套棉质的,不然可真要被看光了。

    “靠!你们三个混蛋找死啊!”松子大怒,随手抄起一条刚刚不小心钻到自己胸口被夹住的小鱼就打算发飙。

    杜子辕眼疾手快,一招双龙戏珠就戳中了唐君昊的眼睛。后者“哎呀”一声悲鸣,捂着眼睛倒地打滚:“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与此同时,一件衣服从天而降,罩住了小男孩。因为是大人的衣服,所以他一下子也不能挣脱,反而手忙脚乱之下也摔倒在了地上。

    最后,杜子辕又拿出一件本来给裴明央准备的衣服丢给松子:“你到深一点的地方换上,我在这里帮你看着他们。”

    “你怎么随身携带女装?”松子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话说你自己不会偷看吧?”

    “怎么可能!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跟你讲,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品!”

    “可是你刚才也流鼻血了,”松子不屑道,“省省吧,男人都是什么样子的劳资比你清楚。”

    说完,她拿着衣服就往洞穴深处走去,也没有给杜子辕狡辩的机会。

    杜子辕摇摇头,走过去把小男孩拎到了唐君昊旁边,然后背对着松子蹲下来看着两人。

    他心里想着:【难道最近真的有些欲求不满?想我堂堂男子汉,正值青春,有点杏欲和杏欲还有杏欲什么的很正常嘛,可是我又没有女朋友,要怎么解决呢?去拜托颦颦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帮忙,跪下来求她的话应该会答应吧?实在不行的话,还是加紧多画一些可能抽出老婆的漫画吧。】

    他已经决定,这次回去之后就跟月神庙商量一下,准备要画《仙剑4》了。

    就在他越想越离谱的时候,松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好了,我换好了。”

    杜子辕回头一看,顿时惊叹到:“喔噢噢噢!好合身啊!”

    此时的松子穿着的是一套精致的日本高中生校服,没有任何暴露的地方,但是却怎么看怎么性感。

    远月学园高中部女子制服:薙切绘里奈同款。

    薙切绘里奈可是很胸的,而松子比起她来犹有过之,此时穿着这套校服简直完美地呈现了何为制服诱惑。

    她有些难受地拽了拽两肋的衣服:“总觉得有点紧。”

    “没事没事,你解开一颗扣子就松了。”杜子辕道。

    松子却捂着扣子道:“你休想。”

    唐君昊的眼睛也好得差不多了,此时他和挣脱衣服的小男孩一同看到了换了衣服的松子,俱是发出了和杜子辕一样的惊呼。

    “哇,松子你跟这衣服也太搭了吧?老大不愧是老大,设计出来的衣服都那么漂亮。”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狂少穿这套衣服,总想被她训斥几句。”小男孩似乎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属性。

    对于松子的误解,杜子辕也懒得解释,他朝小男孩问道:“你说的书在哪里?”

    “在最里面,那里的墙壁被掏空成了书柜。”小男孩答道

    松子也说道:“刚才我换衣服的时候好像是看到了一些像书柜一样的东西。”

    几人便朝着洞穴里面走去。这海底的洞穴很大,粗略估计能有三四百平米,墙壁上生长着一些会发光的藻类,所以倒不用担心光线问题。

    “这些藻类看着不像是自然生长出来的。”唐君昊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说道。

    小男孩道:“不知道,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它们就是这样的了。”

    杜子辕推测道:“应该是洞穴以前的主人养殖的吧。”

    “咦?”松子忽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我的衣服呢!刚刚我换下来的衣服就放在这里的!”

    她指着墙角一块稍微突起的石头说道。

    唐君昊道:“刚才我们都在外面,谁也没进来过啊,不会是老大隔空取物拿走了吧?”

    “滚犊子!我没没空做那种事情呢!”杜子辕道,“而且我也做不到。”

    “难道有鬼?”小男孩顿时害怕了起来。他娘亲可是经常用鬼来吓唬他的,尤其是最近,地府的名声越来越大,他很害怕会不会出现一个硫克一样的勾魂使,突然就把自己给带入地府了。

    “别慌!”杜子辕指着地面道,“这里不是有水迹吗?我们沿着它找过去就能知道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