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46章 代价
    “歪,老大,你不是说这里面是一只海豚吗?你们那儿管这叫海豚?”松子指着甲板上的冰块说道。

    大家一看,发现冰块里的确不是海豚,而是一个人。因为冰块的折射,具体模样还看不清,但看衣服似乎是个女人。

    杜子辕道:“我说的是她本体,现在这样子应该是化形了。”

    “那要不要把她切出来?”松子问道,“万一她是在用什么秘法疗伤,我们擅自动了冰山不会是给她添乱了吧?”

    杜子辕摇摇头:“不会,这冰山不是她自己搞的,也没有任何疗伤的效果。”

    根据杜子辕的照魔镜显示,这女人是虚空凝神境第三阶段“逍遥无疆”的境界,而这个冰山起码也要三尸劫境才能制造出来,显然她是被冰封的。至于冰封的目的是善意还是恶意就不得而知了,能够确定的就只有冰山没有任何疗伤效果,这女人身上也不存在任何伤势。

    “你们走开些。”杜子辕拎着镇妖剑走上前去,待得众人退开之后,他手中剑光闪烁,很快就将剩下的冰块全部去除。解除了冰冻的女人直直地往后倒去,杜子辕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咦?”杜子辕只觉得双手所触之处竟然一点也不冰冷,这女人就仿佛从未被冰冻过一样,浑身都是常温。

    他摇了摇,女人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双目始终紧闭。要不是胸口还有起伏,他还以为她是一具尸体呢。

    其他人也凑上前来,莫寒感慨道:“哇,她好漂亮啊,胸也马马虎虎,好想舔一、哎呀,你掐我干什么?”

    “哼!色狗!”樱梦莓掐了他一把,然后扭过头去不理会他。

    这个海豚变的女人外貌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鹅蛋脸,肌肤雪白,五官端正,隐隐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身材也如同莫寒说的一样十分出众,胸部虽然没松子那么大,但估摸着能有c,一双腿更是笔直修长,那线条就如同海豚一样优美。

    杜子辕试着掐了掐她的人中,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她这是怎么了?”唐君里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杜子辕嫌扶着她太累,直接交给了一旁的松子,“她身上没有任何伤势,呼吸也很均匀,简直就像是在睡觉一样。”

    唐君昊问道:“那我们怎么处理她?总感觉她的来头不简单,我们这样带着她,不会召来麻烦吧?”

    “这没什么好担心的,”杜子辕摇摇头,“麻烦什么的还真不带怕的,我们还是等她醒了再说吧。”

    他虽然懒,但这种把昏迷的人丢海里去的事情还是做不到的。当初对樱梦莓就是如此,现在遇到这个海豚女亦如是。

    松子点点头:“那我先把她扶到船舱里去吧。”

    就这样,船上多出了一名乘客。此后一段时间,她一直未曾醒来,而杜子辕他们则顺利地到达了东虫岛。

    正如松子先前所说的,一上东虫岛,杜子辕他们便遇见了各式各样的虫类混血半妖。有背后长蝉翼的蝉族、比寻常人多一对钳牙的蚁族、皮肤雪白的蚕族以及头顶绿油油的螳螂族。等等等等,杜子辕可算是大开了眼界。

    而他们要寻找的水螟一族住在岛的南部,途中,莫寒差点被一个大胸脯的美妇给勾引走,樱梦莓怎么拉他都拉不住。

    还是松子说了一句:“那是黑寡妇血脉的蛛女,你要是想被吃掉的话就跟去好了。”

    莫寒瞬间狗尾巴都被吓直了,连滚带爬地跑了回来。

    “笨蛋!大笨蛋!”樱梦莓气得猛锤他。莫寒也不还手,只是抱着脑袋在那里任她打。

    水螟一族外貌与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差别,唯一特殊的大概就只有她们那色彩斑斓的眼瞳了。每个水螟半妖的瞳色都不一样,有黑白双色的,有红黄绿三色的,还有四色、五色……最多一个杜子辕看到的有七种颜色。

    松子介绍道:“水螟一族依靠瞳色来区分血脉高低,七色最高,单色最差,七彩珍珠能够为他们增加至少一色品阶,所以正常来说是不可能送给外人的。”

    杜子辕猜测道:“除非本来就是七色,不需要提升?”

    松子点点头:“不过天生七色的水螟半妖十分罕见,你们不要抱太大期望就是了。”

    唐君昊点点头:“我知道了。”

    龙樱国人口本就不多,松子身为国民级歌姬以及家,在国内可谓是家喻户晓,所以她一来到水螟一族的村落,立刻就被一群小孩子给围了起来。

    “是狂少!”

    “真的是狂少!”

    “狂少来我们这里啦!大家快来啊!”

    “哇,狂少好大!”

    ……

    龙子站在姐姐身前,挡住了所有对她姐姐胸部有企图的家伙,不过松子的两只手还是被小朋友们抓住了。

    她虽然一脸嫌麻烦的表情,但却没有主动去挣脱,只是在那里形式般地说道:“你们不要抓着我,我不会不见的。”

    “这家伙,意外地受小孩子欢迎呢。”杜子辕感慨道。

    唐君昊却摇了摇头:“不,这一点也不意外。”

    两人的视线同时集中到了松子胸部,然后达成共识一般竖起了大拇指。

    松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转过来盯着两人:“喂,我说你们两个,刚才是不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怎么会,我们可是你的哥哥唉。”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时,村子的村长也过来了。他们热情地招待了杜子辕一行,当然主要还是看在松子的面子上。

    不过,这份热情在唐君昊道明来意之后很快就冷了下去。

    村长道:“七彩珍珠是我们族人从小以血浇灌而成的,一个人一生只能培养一颗,不可能轻易交给外人。”

    唐君昊忙道:“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只求能换取一颗。”

    村长还是摇头:“你们请回吧,少了七彩珍珠,我们的寿命起码要少一半,这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这……”听到代价竟如此之大,唐君昊一时间也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