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32章 氪金
    原著中诛仙剑乃是天书第五卷,只有修炼了前四卷的人才能使用它而不被反噬,不然就会落得万剑一和道玄一样的下场。当然,要是有青叶那么吊也行。

    然而杜子辕手上这把并不是,剑中并没有什么天书。这样一来,诛仙剑就不会轻易噬主,杜子辕也不必练会天书才能用它了。他倒是不觉得可惜,天书这种东西,没有总纲的话,光来一个第五卷也没任何卵用。

    不过诛仙剑的凶戾也还是在的,杜子辕能够清楚地感应到,此剑一旦被催动,就必须要见血才能安分下来,不然它就会吸杜子辕自己的血,就跟原著中它吸张小凡一样。

    他干脆直接将它丢进了储物空间里,同样是上品仙器,镇妖剑要比它好用多了,没必要没事拿着一柄魔剑在外面乱晃。

    三项抽奖,6件奖品,基本上也就一个神剑御雷真诀算是极品。六合镜和诛仙剑多少有点瑕疵,那两条就更别说了。

    “设计这系统的人肯定是一个品味很低的人,就喜欢搞这种低级趣味。”杜子辕掰下一块巧克力边吃边抱怨道。

    嚼了几下之后他惊讶地看着手中的巧克力:“嗯?这么好吃啊!”难怪梅洛那么喜欢。

    正吃着呢,忽然房间门被敲响了,紧接着莉莉蒂娅就走了进来。

    “喂,你有没有钱,借我点,我想买点装备。”

    伴随着《荣耀》的出现,机关城那边也推出了一个交易平台,通过全球的各个网点完成游戏装备与现金的交易。天庭或许不用靠这款游戏赚钱,但机关城每年研究经费都是一个黑洞,怎么可能放弃这种捞金的机会?而天庭对这种行为也是默许的。

    杜子辕才知道原来莉莉蒂娅也在玩《荣耀》,好奇道:“上次穆兄不是给了你一大袋的灵石么?这么快就用完了?”

    他说吃饭收灵石只是戏弄她而已,最后也没有真的收钱。照道理,穆承安那一袋子灵石价值可不低,足够买很多东西了。

    莉莉蒂娅却道:“最近游戏里推出了好几套时装,我给自己和朋友买了几套,就没钱了。”

    杜子辕吐槽道:“没事你买时装干什么?那玩意儿又不加属性,还贵得要死,有那钱你都足够把自己打造成一个金元宝战士了,所以说你们女人啊……就是对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没免疫力,像我就从来不买时装,认识一个土豪人家直接送了好几套。”

    “那你给不给嘛,”莉莉蒂娅道,“要不是我的神格突然不见了,才不会来求你呢,吃个软饭还那么自豪。”

    杜子辕顿时有些心虚,随手将财神送他的那张金卡丢给莉莉蒂娅:“用完马上还给我!”

    莉莉蒂娅接过一看,顿时眉开眼笑,捏着嗓子对杜子辕道:“好嘞,谢谢土豪。”

    说完她转身便准备离开,但是无意间发现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她脸色立马就变了。

    杜子辕也才想起来,那两条新鲜的还在地板上呢。

    莉莉蒂娅原本白皙的面孔顿时烧得跟火一样红,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杜子辕,然后扭头就跑。跑的时候还不忘骂一句:“无耻!下流!”

    “我……”杜子辕感觉自己是躺着也中枪,“关我毛事?都是系统搞的……再说你用得着反应那么大么?你的不也照样丢在我家地板上过么。”

    他嘀咕了一句,然后就不再理她,只盼着风暮昭赶紧回来,好把她带走。

    被她这么一搅和,杜子辕也有点想进游戏看看了。最近游戏里推出了新时装,需要大力氪金或者拼命肝才能得到。他当然是懒得肝的,正巧纯白之羽是个土豪,就给他们四人小队每个人都买了好几套。

    他对女装当然没兴趣,但是有一套是他专门设计的黄金圣衣,纯白之羽给他买的是人马座的,他十分喜欢。他在盘算着,以后说不定可以为了推销这些时装而画一部《圣斗士》出来。不过力量体系必须重新整理过,就那个日本人创造的小宇宙理论在仙界肯定会被鄙视到死。

    然而,各种各样的意外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全都在今天一起来了。他才拿起头盔还没戴上,身边的传讯牌又响起来了。

    “什么鬼?”杜子辕拿过一看,才发现响的居然不是自己的传讯牌,而是杨家父子留给自己的那块。

    是那个蚌精!

    杜子辕脸色微变,不过还是很快就接通了传讯牌。

    “公子,许久不见,一切可好?”传讯牌的那一端,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软绵绵地好像棉花糖一样将人包裹其中,让人身心都感觉十分舒适。

    【她的声音是这样的吗?】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即便杜子辕已经步入御空境,也有些记不清了。他回道:“是海月姑娘吗?”

    对面陷入了沉默,许久才开口问道:“你是谁?”

    杜子辕道:“我叫杜子辕,是杨哥以前的邻居。”

    蚌精又问:“我给他的传讯牌,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杜子辕不答反问:“杨哥已有家世你知道吗?”

    “知道。”

    “既然知道,你为何还要强迫他离开家人,去到深海与你一同生活?”

    “……”蚌精一言不发,也不知是不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杜子辕还是自顾自地说道:“你就没有想过他会不会空虚寂寞?”

    “他……是这么想的吗?”蚌精的语调似乎有些低落,“他觉得……我是在逼迫他?”

    杜子辕道:“他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在你这个妖族面前自然是战战兢兢,你说什么他都不敢反驳。”

    传讯牌那头又不说话了。

    杜子辕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蚌精喃喃道:“我只是……想要遵守约定而已,我们那时候明明说好了的。”

    【跟你约定的其实是我。】杜子辕在蚌精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也是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戏还是要做全套的,他劝道:“海月姑娘,杨哥他不过是一个凡人,寿元不过百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