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09章 灯老
    杜子辕跟着泉语妃来到了一处海底的深渊前。这应该是自然形成的一道大裂缝,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泉语妃到了之后朝下面喊道:“灯老,是我,我要见我母亲!”

    话音落下,深渊当中立刻亮起了一点光芒。随着光芒越来越近,杜子辕也看清楚了它的真是面目,原来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安康鱼,那光芒是鱼头顶上的那颗小灯笼。

    不,不能说小灯笼了,应该是超级大灯笼,靠近了杜子辕才发现,这灯笼简直比一幢大别墅还大。安康鱼本身就更大了,杜子辕本来以为那天小金带回来的鲸鱼就已经够大了,但这只安康鱼的体积起码是那头鲸鱼的十倍。

    【大海怪啊。】

    “灯老是我们鲛人族世代交好的前辈。”泉语妃朝杜子辕介绍道。

    接着她转向安康鱼,鞠了一躬:“有劳灯老了。”

    安康鱼见状便张开了大嘴,海水瞬间往它嘴里灌去,杜子辕和泉语妃都被海流带着冲进了它的嘴里。

    “喔”杜子辕没忍住,叫出了声。毕竟任谁被大鱼吃进肚子里都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的。

    泉语妃对他道:“你不用担心,跟着我就是了。”

    杜子辕依言照做,进来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安康鱼的肚子里面竟然不是一片昏暗,而是别有洞天。

    有人居然在它的肚子里造了一座宫殿!

    安康鱼的体内似乎也有着和它头顶灯笼类似的器官,将这里照得亮如白昼。杜子辕就跟着泉语妃进到了宫殿最豪华的一座建筑当中。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个躺在巨大蚌壳当中的美人鱼。这个美人鱼看起来年纪比泉语妃要大一些,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却比泉语妃好了许多,下半身忽略,她上半身两个小贝壳根本遮不住那雄厚的本钱。

    【球王啊。】杜子辕心中感叹。这女人八成就是泉语妃的母亲了,看她此时脸色苍白的样子,看来伤得比夏无衣还重。

    夏无衣那时是启用的秘法,封印全部记忆修为全力疗伤,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动。而她可能就没办法那么做了,所以伤势才会到现在都不见好转。

    泉语妃对他道:“我母亲受伤之后,沉睡的时间很长,偶尔才能清醒过来一下,现在也不知道她下次什么时候会醒来。”

    杜子辕道:“不要紧,她醒着睡着都一样,你把这个给她吃了就行。”

    他拿出了从太上星君那儿求来的仙丹。本来他是打算全部给夏无衣的,但是夏无衣没要,现在倒正好可以拿出来用。

    泉语妃看着杜子辕拿出来的丹药,心中有些犹豫。

    理性上来说,就算在游戏里关系再好,现实中也只是初次见面,要说她对他相信得掏心掏肺就太假了。

    但是就感性上来说,她觉得杜子辕没有欺骗他,是真心想要帮忙的。而且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鲛人族还是要面临十分严峻的情况。

    思来想去,以鲛人族现在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就算杜子辕有歹意,情况也不会变得更糟。

    泉语妃决定赌一赌,她接过丹药,神情凝重地将它喂到了鲛人族族长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并不需要吞咽。

    服下后,鲛人族族长并没有立刻转醒。杜子辕也有些懵逼,毕竟夏无衣是醒着的时候吃的,他也不知道这丹药起效有多快。

    【可别告诉我这是专门针对人类的丹药,不然这脸打得也太疼了。】杜子辕心中有些忐忑,不过表面上还是跟泉语妃道:“别急,起效总是要点时间的。”

    “嗯。”泉语妃不疑有他。

    不过就在这时,她脸色忽然一变。

    “怎么了?”

    “外面有族中长老来找,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趟就回。”泉语妃说完,便离开了安康鱼的肚子。

    杜子辕听了她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算了……不是买橘子,这应该不算占我便宜。”

    他又看了看一旁的鲛人族族长,美人鱼就是美人鱼,这个“美”字是真的当之无愧。身为太乙劫境的高手,这位鲛人族族长比她的女儿还要美,简直就像是从二次元中走出来的一样。正好这安康鱼体内没水,他便拿出了纸笔打算把她画下来。

    【这么好的素材,肯定会让人戮出血的。】

    杜子辕正打算凑近了好好观察她,谁知那一直紧闭的双目却突然睁了开来。

    “哇!”杜子辕被吓得整个人都往后跳了开来。

    ……

    安康鱼张开嘴,泉语妃从中游出。只见鲛人族除了受伤的大长老,剩余的四位长老全都到了。

    “几位长老怎么来这里了?”她面露不解。

    二长老率先开口:“公主,我们听说你把一个人类带去见族长了?他人呢?”

    泉语妃道:“他现在就在母亲旁边呢。”

    “什么!!!”几位长老一听,顿时大惊失色,“你怎么可以把他单独留在族长身边?你难道忘记族长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吗?”

    二长老道:“快!我们快进去,一定要阻止那个人类!”

    泉语妃不满道:“阻止什么啊?那是我朋友,他是来救治母亲的。”

    三长老闻言怒吼道:“人类的话怎么可以轻易相信!你难道还没被骗够吗?”

    其余几位也跟着道:“是啊,那陶籍害得大长老身受重伤,现在我们鲛人族岌岌可危,你还要往族里带人类,是还嫌我们死得不够快吗?”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毕竟陶籍可是泉语妃的未婚夫,本来泉语妃要嫁给一个人类鲛人族内就有很多反对的声音,现在他又做出这种事情,鲛人们自然会迁怒泉语妃。

    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长老们拿这个来挤兑她的时候她也无话可说。但她还是拦着,不让她们进去。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是要害死你母亲吗?”长老们呵斥道。

    就在这时,安康鱼的大嘴再度打开,一个声音从里面率先传了出来:“是谁说我的乖女儿要害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