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402章 写字杀人
    夜神月闲来无事,便翻阅起了生死簿,上面一条条的规则写得像模像样。

    1、名字被写入到生死簿上的人会死亡。

    2、写名字的时候,如果不在脑中想著该人容貌的话,无效。因此不能将同名同姓的人一次全部杀尽。

    3、写完名字后如果在40秒内写下死因的话,会依其发生。

    4、不写死因的话全部默认为心脏骤停而死。

    5、写下死因时,会有额外6分40秒的时间可以记入详细的死亡情况。

    ……

    “哈哈,这还真是写得像模像样的,照这么说,有了这本本子我既能让一个人在无限痛苦中死亡,也能让人毫无痛苦地离世咯?”夜神月哂笑道。作为一个恶作剧来说,制作这本本子的人可谓是相当尽心尽力了。

    他躺到床上准备休息,脑海中却还是不断回想起生死簿的事情。

    “写个名字就能杀人……还真是无聊的笑话。”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夜神月的心里却像是有一只小手在不断地挠着一样,仿佛催促着他去使用生死簿一般。

    他最终还是坐起了身,翻开生死簿打算写一个名字试试看。

    但是万一真成了,岂不是要错杀无辜?所以他得选一个死了也没关系,并且绝对不会和他有联系的人。

    他打开了灵光玉,恰巧有一个网站是在直播六扇门追捕歹徒的事件。歹徒挟持了人质,使得捕快们投鼠忌器,只得僵持了下来。灵光玉上显示着歹徒的模样与名字。

    顺便说一句,目前浑天星的仙网还没有直播这一功能,但是上次杜子辕提过之后他们就已经在开发了。预计推出的时间也就在最近,这部漫画也算是为这个功能做了提前预热了。

    夜神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歹徒的名字写了下来。然后等了40秒……

    “果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么?我真傻,居然会相信这种事情。”就在他这么自嘲的时候,现场情况突变,歹徒竟然真的死了!人质们也都得到了解放。

    根据现场的报道,夜神月得知歹徒并非被捕快所杀,而是突然倒地。这就更加让他怀疑生死簿的真实性了。

    “这……难道是真的!”

    得证生死簿真实性的震惊,

    得知有人被自己杀死的恐惧,

    意识到自己获得了怎样一件至宝的欣喜,

    ……

    各式各样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夜神月心头,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别人?”、“这其中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一个大胆的想法渐渐地在他脑海里成型。

    风(广心远)看到这里的时候,猛地将书往桌子上一拍,吼道:“绝了!这点子他是怎么想出来的!写字杀人,我们几个虚境也办不到啊,乐师兄,扶师妹,你们行吗?”

    乐立城(知鱼乐)看了他一眼,道:“我也不成,据我所知,就算有咒杀之法,也不可能只靠一个名字和相貌就能奏效,更不用说制成本子,让凡人也拥有这种能力了。”

    扶羽兮(苏妖妖)也摇了摇头:“我所知之事大抵与乐师兄无二。”

    五人都是不老峰出身,资质都非常不错,又有大功德加身,修为自是一日千里。目前乐立城和扶羽兮已是死劫境的修为,广家兄弟和石仲坚则都在虚空凝神第三阶段。

    石仲坚也是感叹:“这可能真的只有先天灵宝才会有这么恐怖的能力了。”

    扶羽兮道:“有传言空白老师其实是仙人,我看就算不是,他与仙家也必定极为熟悉,说不定就是哪位仙人的直系后裔,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多仙家秘辛,只凭想象吗?这样太匪夷所思了。”

    “有道理。”其他人也都表示赞同。

    为什么空白才出道这么些日子,就被大家奉为大神,没有多少人敢去像质疑山风一样质疑空白?就是因为他的身份太神秘了。

    要么是神仙,要么就是和神仙极为亲密的人,这样的存在,谁敢去招惹?他要封神就随他去吧,反正他是有这个实力,没有必要去眼红或者不服。这基本是业界一致默认的看法。

    五个人继续看漫画,而与此同时,同样在看漫画的人也不在少数。

    ……

    水听云出身武道世家,父亲曾经是一代名捕。不过一次缉拿盗匪时膝盖中了一箭,这才不得不退离了前线。后来,他辞官归乡,在老家开起了武馆,打算培养一些有用的人才。

    水听云虽然是女儿身,却被父亲从小培养,加上自身资质也很不错,所以拥有不俗的修为。她一直向往着能够和父亲一样成为一名捕快,惩恶扬善,杀尽世间匪类。

    她平日里也喜欢看漫画,空白作为浑天星鼎鼎有名的大神级漫画家,她当然知道,也很喜欢空白的作品。这次看到《天上掉下个小本本》的主角竟然也是一个捕快的孩子,她很快就生起了代入感。

    当看到夜神月打算尝试使用生死簿,却在人选上做了犹豫之时,她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是该如此,万一杀死无辜之人就不好了。”

    夜神月成功杀死了歹徒,救出了那些被当成人质的孩子,水听云从心底感到喜悦,生死簿被夜神月得到真是太好了。如果自己得到生死簿,大约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吧。

    她这么想着,对夜神月也越来越认同。

    但是很快她就不这么想了,因为夜神月似乎有了暴走的迹象。

    他先是为了确认生死簿的真实性,杀死了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这还算好。但是紧接着,他竟然开始了大范围的杀人,五天的时间,生死簿上密密麻麻地不知道被写上了多少个名字。

    “他疯了吗?怎么可以这样……”水听云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冲击,这时候她才发现,夜神月和自己并不是一类人。

    这个男人……是个疯子!

    一个比谁都聪明的疯子!

    这样的人加上一本生死簿,杀伤力简直空前绝后的巨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