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379章 就不能严肃点吗?
    “啊?!”孙萱儿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始终游刃有余的脸上竟然泛起了红晕,“那个,他服下造化金丹需要炼化,我都没有去打扰他。”

    “哦,”杜子辕就像是唠家常一样,“话说,上次蓬莱剑宗的风暮昭好像闯到心魔宗里去了。”

    孙萱儿笑了起来:“嗯,挺有意思的一个小姑娘,她还威胁我,说我要是敢对师弟存什么邪心,就要让我不得好死,刚巧路过的盈盈姨就听到了最后一句,还以为她是来找场子的,差点杀了她。”

    杜子辕咋舌道:“这脾气可真够火爆的。”

    孙萱儿道:“没办法,我记得小时候她还是挺温柔的,后来出了意外才变成这样的,不过那个风小妹妹也不简单,竟然有人为了她硬是破开心魔宗的守山大阵挡了盈盈姨一击,那种修为,起码也是天仙了。”

    “唉,是么?”不知道为什么,杜子辕突然想起了那天在机关城店铺里遇到财神和风暮昭的一幕。【难不成出手的是财神大叔?】

    孙萱儿又道:“不过那个天仙实力不怎么样呢,盈盈姨借着守山大阵的威力,差点就重创他了,后来还是娘出手,才止住了战斗。”

    杜子辕还不知道居然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发生过这么复杂的事情,而且参与者基本都是他认识的。只是,让他更加在意的是,这个盈梓莼竟然那么强!一等天仙竟然都能重创,不愧是孙天韵的姐姐。

    从她现在还能长久呆在浑天星来看,应该顶多只是长生地仙层次,不对,心魔宗都是妖怪,她应该是一尊妖帝。这可是全盛时期的妖帝,和阿朱那种风烛残年的妖帝完全是两个概念。

    神话中连神仙都能斩杀的妖帝,应该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只是瞧瞧现在和孙天韵纠缠在一起,在自家门前沙滩上滚来滚去的“泼妇”,杜子辕感觉神话里果然都是骗人的。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神仙不靠谱也就算了,就连妖怪也这么扯淡,就不能严肃点吗?】

    盈、孙二人的撕逼大战最后还是无疾而终了,而止住这场纷争的不是别人,正是林玉颦。她捧了一碟海鲜烩饭出来,两个阿姨嗅到了香气,直接就停手过去抢饭吃了。

    “呜呜呜,真好吃,小姑娘,你手艺怎么那么好啊?要不要当我儿媳妇?呃,不对,我没有儿子……啊哈哈哈哈……”

    “得了吧,就算你有儿子,小玉儿也不会看上你这种婆婆的。”

    “你说什么!?是不是找打?”

    “打就打!谁怕谁?”

    这时,林玉颦拿出勺子,问道:“谁还要添饭?”

    两人便立刻停了下来,把碗递过去。

    “我我我我……”

    “我要我要……”

    “这还真是儿戏一样的打架。”杜子辕吐槽道。两个加起来一千多岁的女人,看上去就跟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样。

    虽然不是很熟,但他还是走到盈梓莼身边,对她道:“盈宗主,能不能先让你女儿从我身上下来?”

    盈梓莼愣愣地看着他,嘴巴张着,一只虾仁从中掉了出来,刚好卡在了她胸前的深壑当中。“哦哦哦!差点忘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双儿,快给我下来!”

    小萝莉道:“可是,我想让爹爹抱。”

    “都说了他不是你爹!”盈梓莼怒目圆瞪,饭都喷出来了,撒了一胸脯。

    孙天韵也凑热闹道:“对对对,你娘虽然喜欢老牛吃嫩草,但是我保证,这小子绝对不是你爹,因为他还是个处呢。”

    “你去死!”

    “你去死!”

    杜子辕和盈梓莼异口同声地朝孙天韵吼道。

    小萝莉看了看孙天韵,然后使劲地摇了摇头:“我不信,你看他们多默契。”

    “呃……”杜子辕和盈梓莼一时竟无言以对。

    杜子辕叹了一口气,对盈梓莼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她根本不是不信,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盈宗主,你女儿肯定非常渴望有一个父亲,这种情绪憋得太狠了,才导致她现在这样缠着我不肯放,一个装睡的人是不可能被叫醒的。”

    “难为你了,”盈梓莼也知道的确是他说的这个道理,所以十分不好意思,“你别客气,不用盈宗主盈宗主地叫我。”

    “对对对,”孙天韵插嘴道,“叫她乃子纯就行了。”

    盈梓莼一拳头砸在她脑袋上:“姓孙的,你他奶奶的再把老娘的姓念一半,信不信老娘拔光你的毛!”

    孙天韵顿时一阵激灵,捂着裙子道:“你够了啊!我已经不是小时候的我了,休想得逞!”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捂头吗?】杜子辕看得莫名其妙。

    最后还是孙萱儿过来,对小萝莉道:“双儿乖,你松开他,他不会跑的,你这样他都不能吃饭了。”

    “真的?”小萝莉看了一眼杜子辕,只见后者拼命地点头。她便只好松开了手,从杜子辕身上下来,不过两只手还是紧紧地抓住他的左手,“爹爹,你这次可不要一下子就不见了。”

    这丫头,还念着上次杜子辕开溜的事情呢,杜子辕只好假装答应。

    吃完了饭,孙天韵和盈梓莼也没有继续撕逼的兴致了。两个人躺在沙滩上,看着天上的星空,久久不语。

    杜子辕忍不住问孙萱儿:“你们今天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孙萱儿道:“主要有三件事情,一呢是盈盈姨想要见一见娘亲,她一直都不肯来见我们,所以只好我们自己来找她咯。”

    不远处,孙天韵的嘴唇动了动,不过很快就归于了平静。

    “第二呢,就是带盈盈姨来见一见你,因为小双儿一直认定了你是她爹,所以我们就想来把事情搞清楚。”

    杜子辕无奈道:“我怎么感觉越搞越乱了?”

    孙萱儿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还是盈梓莼坐起了身,对杜子辕道:“真是不好意思呢,小伙子,这次真的是让你受无妄之灾了。”

    杜子辕问道:“能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