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378章 赤焰魔神
    红发美女光顾着和孙天韵生气了,一时没注意就让小萝莉扑到了杜子辕身上。

    这一声“爹爹”直接把杜子辕给喊懵逼了,一旁的孙天韵也是目瞪口呆。

    杜子辕因为在练功,姿势摆在那里也不好闪避,就这么任由她再度挂到了自己的身上。

    “喂喂喂,这种东西可不能乱喊的,我不是你爹!”杜子辕想要挣脱开,但是小萝莉的劲意外地大,他根本挣脱不开。

    红发美女也连忙过来,对小萝莉道:“双儿快放手,他不是你爹。”

    然而小萝莉并不听,反而朝她喊道:“你骗人!你明明说过的,不怕我身上火的就是爹爹!”

    “这……”红发美女一时间也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向杜子辕投去歉意的眼神,那意思是让他暂时忍受一会儿。

    “主人,怎么了?”小金这时候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来,就瞧见一个丫头死死地抱着杜子辕,杜子辕怎么也挣脱不开。她立刻冲了上去,嘴里喊道:“快放开我主人!”

    然而,就在她碰到小萝莉的一瞬间,她忽然惊叫着后跳了开来:“哇哇哇哇!好烫!好烫!”

    杜子辕一看,只见小金的手掌竟然变得通红了。她可是五爪金龙!手掌看着和人类的差不多,但实际上皮肤都是龙鳞变的,是什么样的温度,竟然将五爪金龙的鳞片都烧红了!?而且就只是这么一瞬而已!

    与此同时,杜子辕也猛然想起了上次与小萝莉见面的事情。正是接住了从天而降的她,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御火法衣竟然损坏了,他当时不知道原因,现在看来,应该是被小萝莉身上的火给烧坏了。

    而他自己则是因为“不焚者”的体质,对这件事情毫无知觉,就跟上次落入两仪金晶焰当中一样。

    【等一下,说到两仪金晶焰,这丫头身上的火难不成就是这个!?】

    杜子辕看了看红发大美女,发现她的红色头发根本不是本来的发色,而是头发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火焰,所以看上去就像是红色的。实际上她的头发是黑色的。他又看了一眼孙天韵,联合上两人之间的称呼,他心里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似乎就说得通了。】

    杜子辕没来得及细想,他朝小金问道:“我没事,你不用紧张,你的手怎么样?”

    “没事,”刚刚拿出龙城破锋戟的小金停下了手,对他摇摇头,“就是有点烫而已。”

    杜子辕听她刚才叫得那么大声,有些心疼她,便道:“乖,回去休息一下,这里没事的。”

    “哦。”小金闻言点了点头,回到了屋内。樱梦莓和林玉颦都在屋内,给她拿来了冰块冷敷。

    隔壁屋子的二楼,三个脑袋贴在窗户上,正暗中观察着门前的这一幕。不过以宁寒露和温家姐妹这点道行,是绝对不敢插手这种小金都处理不了的事情的。

    孙天韵看着树袋熊一样挂在杜子辕身上的小萝莉,对红发美女道:“她就是小双儿吗?都张这么大了啊,挺活泼的,呵呵。”

    红发美女却道:“要不是因为你,她能比现在幸福一万倍!”

    孙天韵瞬间就蔫了,她嘟着嘴低着头,两根食指一碰一碰地呢喃道:“我不是都认错了嘛,用得着一直这么阴阳怪气的吗?”

    “我阴阳怪气?”红发美女就像个炸药桶,一下就被点着了。她冲着孙天韵道:“老娘为了你,这些年吃的苦头都是自作自受是吧!?你自己牛逼轰轰地到处闯祸,留下个烂摊子是谁给你收拾的!?老娘这嗓子是为了谁哑的!?500年!500年啊!我能不阴阳怪气吗?都是被你给逼的!”

    孙天韵被骂得哑口无言,都快钻到寄居蟹的壳里去了,最后只能弱弱地反驳一句:“我没有牛逼,你的才是。”

    “噗”一旁的孙萱儿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老娘和你拼了!”红发美女被她这句话激得是身上火星四溅,差点就把杜子辕家给点着了。他连忙拿出芭蕉扇把火扇灭,而另一边红发美女则已经冲过去和孙天韵撕作一团。

    是的,“撕”作一团。两个明显是仙级的高手,相互之间却像是普通女人撕逼一样,你拉我头发我抓你耳朵,那场面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丑陋。极其之丑陋,杜子辕都没眼看了。

    他顺便还遮住了小萝莉的眼睛:“小孩子别看,会学坏的。”

    “哦,我听爹爹的。”

    小萝莉很听话,但是杜子辕很头疼:“我真不是你爹。”怎么解释她都不听,杜子辕只好向孙萱儿求助。

    孙萱儿表示爱莫能助,这种事情解铃还需系铃人。小萝莉明显是被红发美女误导的,只有她才能解释清楚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这位到底是谁啊?”杜子辕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

    孙萱儿道:“娘亲的义姐兼师姐,小双儿的娘亲,我们心魔宗的现任宗主,赤焰魔神‘盈梓莼’。”

    “心魔宗宗主!”杜子辕虽然早有预料,现在听到孙萱儿的话还是有些惊讶。

    再瞧瞧沙滩上正在撕逼的两人,一个抓着对方的臀部使劲抽打,嘴里高喊着:“让你离家出走!让你不回来见我!啊混蛋,放开老娘的奶孑!”

    另一个则是抓住对方的奶孑,使劲地捏着,似乎想要将之捏爆,嘴里则是诅咒着:“该死的!500年没见竟然又大了!老娘的胸那么平肯定都是被你吸走的,你这个死奶牛,还老娘奶孑!”

    杜子辕给了孙萱儿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这就是你们家的顶梁柱?难怪心梦天宗完了,心魔宗估计也吃枣药丸。”

    孙萱儿则表示很无辜:“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两个疯婆娘撕逼,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杜子辕干脆不去管她们,就这么任由小萝莉挂在身上,朝孙萱儿问道:“你之后有没有去见过穆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