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363章 背锅
    浑天星有规定,天境以上的修行者不能轻易越界。修仙者不能进入深海,妖怪则不能接近大陆,违者将会如同当初的紫电妖王一般被严惩,甚至丢掉性命。这一点杜子辕是知道的。

    他问:“那蚌精既然不能上岸,她又是怎么与你们联系的呢?”

    杨重道:“她是让麾下小妖带来传讯牌与我们联系的。”说着,他便掏出了一块造型别致的传讯牌,这是海外流行的款式。云聊才刚刚发展起来,传讯牌不会那么快就被淘汰。

    “这样啊,”杜子辕又道,“就算你住到了深海,偶尔把家人接过来见一面总是可以的吧?难不成那蚌精要你与她成亲后就断绝与原配的关系?”

    杨重否认道:“这倒没有,只是我到时候都变成半人半妖的怪物了,哪里还有脸见自己的孩子,还不如让他就当我死了算了。”

    杜子辕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人家龙樱国全都是人、妖混血,怎么就是怪物了?”杨重这话一口气把他认识的好几个人都aoe了,他当然不乐意了。

    “这……”杨重紧张地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杜子辕挥挥手。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见识不够,会有对妖怪的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算可以接家人去深海见面,也不过是落得个与牛郎织女相似的下场,还是好不到哪里去。

    杜子辕看了看两个脸色憔悴的老邻居,叹了一口气道:“行了,你们把传讯牌给我,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真的!”父子俩大吃一惊,连忙朝杜子辕跪拜,“谢谢王爷!谢谢王爷!”

    ……

    “所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一个这么热心肠的人?”

    回到家中,得知了杜子辕刚才的遭遇,林玉颦这般对他说道。她的语气平缓,表情淡然,但是那质疑的意思真的连傻子都听得出来。

    杜子辕尴尬地笑了笑,果然瞒得了谁都瞒不过青梅竹马。他只好道:“刚才和洋葱哥他们聊天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杜子辕道:“小时候,住海边的就咱们三家,有时候大人们忙,不都是让洋葱哥带着我和你的吗?”

    林玉颦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就这么听着。

    杜子辕又干笑了一下:“就是,那什么,咱们那时候经常就在洋葱哥家里玩,我一个男孩子嘛,你懂的,不像你那么安静,喜欢到处皮。”

    “所以?”

    “所以……我隐约记得小时候好像和一个会说话的蚌壳定下过一个约定,只是后来找不到它了,我年纪也小,就渐渐忘记了。”杜子辕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现在真的是囧到爆炸。

    随着《大梦星辰妙法》越练越高,他的记忆力也越来越强,很多以前的事情他渐渐都能回想起来。不过太久远的事情要是没个引子,他也不一定想得起来。今天听杨重说起蚌精的事情,他脑海里才浮现出了十几年前的那段记忆。

    说实话,在得知杨家被那个蚌精逼到如此程度之时,他是很不好意思的。杨重想不起来那件事情是肯定的,因为他是给杜子辕背了锅啊。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杜子辕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搀和一下这件事情的。

    林玉颦鼓起了掌:“哇,你好厉害啊,那么小就勾引到了女妖怪。”

    杜子辕苦笑:“麻烦你下次说这话时带点语气好不好,那么平淡地说出来,除了嘲讽我什么也听不出来啊。”

    “唔……”林玉颦歪着脑袋略微思索了一下,对他道,“我就是在嘲讽你呀。”

    “呃”杜子辕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箭。

    “那就这样吧,我要去做饭了。”林玉颦起身欲走。

    杜子辕连忙拉住她:“别啊颦颦,你帮我想想法子呗,怎么样才能理直气壮地说话不算话呢?”

    “你是打算毁约?”林玉颦止住了脚步。

    杜子辕道:“你这不是废话么?谁要娶一个三次元的老婆啊。”

    “我去做饭了。”

    “哎!别走啊!”杜子辕看着林玉颦离开的身影,疑惑道,“她这又是生的哪门子气?”

    林玉颦走了之后,他就没人可以商量了。这种黑历史他是肯定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尤其是小金,这会影响他这个主人在女仆心目中伟岸的形象的。

    【要不然干脆就装作没想起来,直接让小金去揍那个蚌精一顿,让她放弃和杨重的婚约?】杜子辕心里有些没把握,总想着找个人商量商量。

    身边的人肯定不行,那就找远处的吧。找谁好呢?

    裴明央?不行,这种弱点被他抓住了,以后还怎么用女装调戏他?

    穆承安?不行,这个死板的家伙天晓得会不会反过来逼自己遵守承诺。

    李青莲?得了吧,这家伙除了闯祸还会什么?

    孙阿姨?她不落井下石杜子辕就烧高香了。

    月神的话肯定也不行,她就跟普天之下的妈妈一样,时不时的就对杜子辕催婚,她要是知道了,说不定就直接做主把蚌精娶回来了。

    最后,杜子辕数来数去,能够求助的对象就只剩下一个雁云松子了。

    “喂!喂!松子在吗?松子在吗?”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会联系我的?”传讯牌另一端传来了熟悉的调侃。

    “松子,你说,我是你的什么?”

    “什么啊?你什么都不是。”松子干脆地回答道。

    杜子辕手一滑,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靠!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那你说嘛,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呸!我是你哥!这你认不认?”

    “认啊,”松子道,“唉,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那天喝那么多酒,居然和你们两个结拜了,有没有穿越时光的法术,让我回到过去抽自己几个耳光?”

    杜子辕隔空翻了个白眼给她:“行了,卖什么傲娇人设,毒舌就好好毒舌。”

    “你才傲娇!有事快说!我很忙的……雁云龙子!你再摸我奶孑信不信老娘磨了你的龙角泡茶!”后面那句明显不是对杜子辕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