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362章 蚌精
    杜子辕每说一个字,李管家身上的力气就仿佛被抽走了一分,最后,他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杜子辕的面前。

    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王爷饶命啊!小的一时鬼迷心窍,动了不该动的东西,求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一边说,他还一边哐哐哐地磕起了响头。这可是石质的地砖,很快血就磕出来了。

    杨重在一旁看得心惊,他随着父亲来拜访的时候可是亲眼见证了这个李管家有多牛的,那些个平日里在他们看来高不可攀的“大官”在遇到李管家时都要客客气气的。然而现在,他在杜子辕面前却如同一条狗一般。

    杜子辕伸脚挡住了李管家的脑袋,对他道:“拿了多少,一点不剩地给我补全,应该有什么惩罚你自己看着办,然后告诉那些来拜访的人,明天我会再出来一趟,逾期不候。”

    说完,他便离开了王府,不曾多做停留。他没有处死或者驱逐李管家,这种小事罪不至死,而且就算换一个管家,也还是他不熟悉的人,照样有可能搞小动作,意义就不大了。

    至于见那些来拜访的人,则是他考虑一番之后的决定。虽然他现在在傲岚国地位超然,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目空一切的人,这些人虽然怀着私心,终究是来拜年的,拒之门外可不太合适。他到时候露一面,意思到了也就行了。

    李管家大难不死,连忙朝着杜子辕的背影磕头:“谢谢王爷饶命,谢谢王爷饶命……”

    杜子辕对跟上来的杨重道:“洋葱哥,让你见笑了。”

    “不,没有没有。”杨重连忙摇头。

    杜子辕又道:“杨伯伯在哪儿?咱们去见见他?”

    杨重受宠若惊:“好!好!我给您带路。”

    杜子辕不是一个忘本的人,他就算知道了自己是月神之子,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比别人高贵了。他对待村子里的老熟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态度,就跟他当初赚钱之后也会给乡里送礼一样。反正没事,见一见老邻居他当然不介意。

    杨重的父亲杨鼎在见到杜子辕时,反应比儿子还要夸张,那下跪的速度拦都拦不住。最后,杜子辕还是用命令的口吻才让他站了起来。

    杜子辕本来只是打算和杨家父子叙叙旧就走的,谁知在他要走时,杨鼎忽然又朝他跪了下来。

    “杨伯伯,你还来啊?都说别跪了。”

    “不,”杨鼎摇头,“这次不是行礼,是草民有一件事情想求您。”杨重也立刻跟着跪到了父亲旁边。

    杜子辕见状不由得问道:“什么事?”

    杨鼎将事情一一道来。原来,当年杨鼎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渔夫,住在杜家附近,每日和杜子辕的养父还有林玉颦的父亲一起结伴出海打渔。有一天,他从海里捞上来一只会说话的海蚌,它受了重伤,杨鼎当时见它可怜,便带回家养了起来。

    哪知这海蚌竟然是一只妖怪,养好伤之后为了报答杨鼎,便留了一枚珍珠给他。杨鼎卖了珍珠,获得了一大笔钱之后便搬去城里做起了生意,这些年下来日子过得也算是富足。

    杜子辕道:“这不是挺好的么?我说当年你们家怎么突然就搬走了呢,完全没有一点征兆。”

    杨鼎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是当年突然一笔横财入手,心下恐慌,所以谁也没敢告诉。”

    “没事,这您不用介意。”杜子辕倒是可以理解他的行为。这种一夜暴富的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下场可不一定好得了。中了彩票结果被借空家产的新闻杜子辕又不是没见过。他印象中好像最初几年杨家还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他们家寄一些礼物,这就够了。

    事情当然不可能到此为止,要不然杨家父子也不会来找杜子辕了。原来当年杨鼎将蚌精养在家里时,因为时常外出,所以照料的事情都是由年幼的杨重来做的。他年幼无知,竟然和蚌精定下了约定,说是待蚌精报仇回来后就娶她为妻,那珍珠其实就是蚌精留下的定情信物。

    “小时候的事情了,我哪里记得那么清楚,”杨重苦笑道,“谁会想到有一天她竟然真的找上门来了。”

    “那你就娶了呗,又没有规定说人与妖不能结合,她当年一颗珍珠就让你们家大富大贵,现在把人家娶回家难道不是好事吗?”杜子辕疑惑道。

    杨重道:“您有所不知,我其实早就已经成亲了。”

    “所以呢?傲岚国有哪条律例是不准你娶两个妻子的吗?”

    原先一直恭恭敬敬的杨重听杜子辕这么说之后,却是抬起头认真道:“律例是没有不允许,但是我和内人之间已经容不下别人了。”

    法律什么的其实意义不大,就算规定一夫一妻,会出轨的还是会出,什么二奶小三层出不穷。真正相爱的两个人,就算放开手让对方去浪,也不会相互背叛。

    杜子辕一边惊讶于杨重对妻子的深情,同时也分析道:“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想要拒绝那个蚌精但又怕惹怒了她,所以想到来找我帮忙?”

    “是的是的,”杨鼎道,“您是大功德者,妖怪也要给您面子,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来找您帮忙的。”

    杜子辕问杨重:“要是我拒绝了你们,你接下来会怎么做呢?为了所谓的爱情,将父母置于险境之中吗?你的妻子是怎么想的呢?”

    “当然不会,”杨重摇头,“我们现在是在找寻解决的方法,要是实在不成,我还是会娶她的,就算再也见不到我那未出世的孩子,也不会害了父亲和母亲。”

    “见不到孩子?”

    “是的,那蚌精自称修为太高,陆地上容不得她,所以我要是娶了她就须得与她一同住到远离大陆的海底去,”杨重道,“但我是人,又没有修为,要在海底自由生活就必须靠她的秘术转化成半妖,所以我一旦与她成亲,就再也回不到大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