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336章 别以为哈士奇就不算狗了
    杜子辕清楚地听到了那一声“啧”,心中突然就升起了想要抽这家伙一耳光的冲动。

    此时少年又看到了小金,视线立刻被小金那高耸的胸脯所吸引。就仿佛一只看到大肉包的狗一样,他猛地朝小金扑来:“这位姐姐,是你救了我吗?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他的速度真的是如同闪电一般,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就已经冲到了小金的面前,脸直对着她的胸脯而去。

    啪!

    “啊呀!”

    不过他还没能碰到小金,便被小金以更快的速度一脚踩到了沙滩上。

    “哈哈!抓了一条鸿鲸还顺搭一条狗!赚大了!”小金高兴地说道,“小玉!今晚我想吃狗肉火锅!你看看这条狗的肉质怎样?”

    林玉颦闻言蹲到了少年身边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又问杜子辕要来了菜刀在他身上戳了几下,似乎真的在审视一块食材。

    意识到这点的少年立刻慌了神,但是小金的脚踩在他脑壳上,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大声求饶:“饶命啊!姐姐饶命啊!我的肉不好吃的!我已经很久没洗澡了!”

    “没洗澡不碍事啊,”杜子辕坏笑道,“剥了皮不就行了,反正狗皮也不好咬。”

    “我不是狗!我不是狗啊!”

    “不是狗?”小金不信,“那么大一条狗尾巴,你说你不是狗?”

    “这是狼尾巴,我是狼,狼肉很酸的,不好吃的,姐姐饶命啊!”少年连连求饶,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也在不停地晃动着。

    “哼哼,”回答他的却是杜子辕的冷笑,“黄泉魔犬,大漠炎日犬变种,你还敢说自己不是狗?别以为哈士奇就不算狗了!”

    “你怎么知道的!?”少年大惊,他只觉得身后突然升起了一面云雾缭绕的镜子,镜子里将自己的一切都照得通透,完全没有任何隐私。

    这时候,林玉颦也是站了起来,对小金道:“他的肉有毒,不能吃。”

    “啊……”小金闻言松开了踩着少年的脚,一脸失望。

    少年在脱困之后立刻后撤了回去,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刀躲在鲸鱼骨后面瑟瑟发抖。

    小金对他的兴趣仅限于食材方面,既然林玉颦说他不好吃,也就没兴趣再搭理他了。只是对他道:“喂!那条狗,你快走开!别碍着我们搜集食材!”

    鸿鲸的内脏也是可以拿来做料理的,还有一些部位是珍贵的药材,骨头也是炼器的上好材料,相比之下,肉反而是最廉价的部位。

    少年立刻听话地躲开,不敢靠近小金,看来他是真的怕了。毕竟黄泉魔犬再厉害,在血脉上也不可能比得上五爪金龙。

    看他那样子,大家也没理他,大家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林玉颦的料理上呢。

    因为杜子辕刚刚回来,林玉颦也打算做一些丰盛的给他。首先就是拿出烤架,让大家帮忙一起烤制起鲸鱼肉来。

    接着她又做了鱼丸、鱼片、蒸煮煎炸各种鱼肉料理,所有人都大饱口福,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温氏姐妹和聂雪、宁寒露甚至还就地打坐,开始炼化起营养丰富的鸿鲸肉来。

    林玉颦料理的时候有意识地做成一小份一小份,所以她们也不会因为吃太多而把自己撑爆。

    杜子辕看了一眼身上元力波动十分不稳定的温翠珑,心中知晓她这是马上就要突破了。她本来就是在先天境后期,可以将各种血肉能量炼化成神魂之力,在杜子辕家住了一个月,吃了大大小小那么多大妖的肉,神魂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第十二重楼。

    今天这顿鸿鲸肉正好成了推开大门的最后一把力,她这样子明显是打算一鼓作气成就融天境了。

    温氏姐妹虽然都修炼武道,但其实都是修仙者,毕竟她们都有灵根,不可能放弃更好的前途去选择一条“死路”。

    杜子辕倒是和往常一样,吃再多也没反应,这些能量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吃完后,林玉颦和小金都在整理餐具,杜子辕则慵懒地侧躺在门口,打算消化消化。忽然,他瞥见了远处一块礁石后面冒出来的一对狗耳朵。

    【那条狗还没走呢?】孙天韵设下的结界不许外人随便进来,可要想出去是很方便的。杜子辕还以为被小金吓了一顿之后,那个少年早就已经溜了呢。

    正巧少年从礁石后面探出了脑袋,瞅了杜子辕这边一眼,他的鼻子耸了耸,然后咽了口口水。看来是狗鼻子嗅到了料理的香气,所以被吸引过来了,但是又害怕被小金吃掉,只敢躲在远处吞口水。

    杜子辕见状,目测了一下他那儿的距离,还在防御系统的范围内,便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串吃剩下的烤鱼肉朝他走了过去。

    少年见状立刻缩回了礁石后面,不过很快又探出了脑袋,因为他发现小金并没有过来。只是杜子辕的话,他其实并不怎么害怕,因为杜子辕身上没有半点元力波动,显然修为很低。就是他刚才看穿少年本体的手段让少年有些在意。

    少年见杜子辕拿着一串鱼肉过来,还以为是要给他吃的,舌头都快从嘴里伸出来喘气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杜子辕只是在他面前站定,然后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为什么?”少年反问道,“我不能呆在这儿吗?”

    “当然,”杜子辕点点头,“你脚下的这块地都是我的,这里是我家,你突然来了我家还一直不走,是不是不合适啊?”

    说着,他当着少年的面咬了一口烤鱼,那松脆的声音还有浓郁的香气让少年浑身难受,抓着礁石的手指都陷了进去。

    “我,我不认得路,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少年直勾勾地盯着烤鱼,道,“我不知道该去哪儿。”

    “想吃吗?”杜子辕握着签子在他面前晃了晃。

    后者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想,想!”

    “那告诉我,你从哪里来的?”

    “南炎大陆,鬼嚎沙漠。”

    “嗯?南炎大陆?!”杜子辕没想到,这居然还是一条漂洋过海的洋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