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85章 《不灭》
    林玉颦拿了一个尝了尝,然后点了点头:“用料倒是简单,就是手法有些不一般,我试试吧。”

    “那就好。”杜子辕点点头,看来以后有口福了。

    过了没一会儿,雁云龙子捧着一件乐器跑了过来。杜子辕一看,发现这东西形状有些像琵琶,又有些像二胡,具体又有些差异。

    “这是……”

    “这是北边游牧民族的一种乐器,叫三弦琴。”松子介绍道。

    “游牧民族?”杜子辕听到这个词汇,忽然灵光一闪,“对了,这东西不就是马头琴么?”

    杜子辕在梦里只是一个画本子的,对乐器这方面了解得比较少,也就一次要画乐器拟人图的时候查过一点相关资料。

    蒙古族的马头琴说起来结构和小提琴还真的挺像,而眼前这龙子手中的乐器虽然不是马头琴,但也十分相似了。同样是共鸣箱与琴弦的结合,只不过小提琴是四弦,马头琴是二弦,而这个则有三弦。

    杜子辕心动了,于是对松子道:“你会用这三弦琴么?”

    “当然,要不然我怎么会带在身边。”松子骄傲地挺起了胸膛。

    “那要不我们合奏一曲?”

    “行啊,”说实话松子也很心动,她伸出手,“乐谱拿来吧。”

    “呃……”杜子辕尴尬了,“没有。”

    “哈?!”松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在逗我呢?”

    “我不都说了嘛,是随性弹奏的东西,哪里会有谱子。”杜子辕只好瞎找借口。

    松子听了他这话,脸上的吃惊更甚:“真是你刚刚创作的?我还以为你刚刚在吹牛呢。”

    “谁吹牛了?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吧,你这是大不敬你知道吧。”杜子辕扯到后面,已经连自己都信了自己的鬼话了。

    “大不敬个鬼哦,你这条咸鱼难得翻一个身难道就不是咸鱼了?你要是想要我尊敬你,那就做点让人尊敬的事情啊,”松子毫不吝惜自己的毒舌,“既然没谱,那你就现写呗。”

    杜子辕撇撇嘴:“我就是写出来也是钢琴谱,你又看不懂。”

    “其他乐谱你都不会写?”

    “是啊。”

    “真是个怪人,难怪用的乐器也奇奇怪怪的,”松子无奈道,“我也是服了你了,那这样吧,你再弹一遍,我在边上听着。”

    “听着就能谱出来?”杜子辕惊讶地看着她。他的确听说过有一些音乐天才拥有绝对音感什么的能力,但是只听钢琴声音就能谱出弦乐谱还是让他觉得很厉害。

    “你弹着就是了。”松子也没多说什么。

    于是杜子辕便开始弹了,第三遍的时候,他已经差不多将整首曲子弹熟了,很多小细节也处理得比较好。三次演奏,他的提升是几何形式的,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第三遍弹完,松子一言不发,只是架起三弦琴拿起琴弓开始拉了起来。三弦琴不是小提琴,不是放在肩膀上,而是放在腿上,形式更接近于二胡。

    据杜子辕了解,马头琴的声音要比小提琴豪迈粗犷许多,但是这三弦琴似乎恰好位于两者之间。和杜子辕脑海里兑换出来的素材原曲比较,声音的确要奔放一些,但又不至于太过,配合本来就激昂的乐曲反而别有一番韵味。

    松子在音乐上的天分的确不是吹的,只是听过一遍而已,她演奏出来的东西已经和素材有六七分相似了。

    “怎么样?”她演奏完一遍,立刻向杜子辕询问道。

    “还不错,就是有几个地方……”杜子辕将自己觉得不同的地方给她提出来,她立马就能改进。

    就这样,兄妹俩一直弄了大半夜,直到凌晨时分才得到双方都满意的答案。

    于是,两人开始一同演奏起这首。

    当钢琴声将一切带入绝望之时,三弦琴的声音骤起,仿佛要将一切压抑的空气撕开一般,连带着钢琴声也快了起来。当一切停歇,钢琴声又回归舒缓,但是这时却再也没有绝望,有的只是对命运的释然。

    曲子不长,两分钟都不到,但是其中蕴含的情感却是实打实的。

    当两人演奏完,一旁听着的几人都忍不住鼓起掌来。熬了大半夜,能听到这样的曲子也算是值了。

    杜子辕伸手和松子击掌,能完成这首乐曲,对他们而言都是极具成就感的事情。

    “对了,忘记问你了,这曲子有名字吗?”松子问道。

    “嗯,”杜子辕想了一下,“就叫吧。”

    “themeofsss”,直译应该是“死后世界战线的主旋律”,但这种名字显然不可能拿来直接用。杜子辕想了想,这既然是一首诉说命运不公并与之抗争的乐曲,那干脆取“死后意志不会熄灭”之意,将之命名为。

    “么,你取名字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呢。”

    “不许吐槽!”

    “那这曲子你打算怎么处理?”松子又问道。

    怎么说这首也是她和杜子辕共同完成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她的孩子了,她可不愿意看到这么好的一首曲子就这么放着蒙尘。

    杜子辕微微一笑:“你放心,它自然会有自己的舞台,到时候我绝对会让它惊艳四方的。”

    “那行吧,你自己处理就好。”松子也不再多说。

    “对了,”杜子辕忽然道,“你怎么有空来我这边的?”

    松子道:“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还不是那个老二。”

    “怎么,他又出什么事了?”原来是唐君昊的事情。

    “你前段时间不是画了么,加上你之前出的主意让他假扮花匠混入皇宫追求金兰,现在金兰看了那漫画之后越来越怀疑他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让我来找你了。”

    “他自己怎么不来?”

    “他事情挺多的,抽不开身,我也是被九公主邀请去做客,所以才有机会和他碰面。”

    “你被九公主请客?”杜子辕没想到还有这一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