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80章 武姬
    “你把它放下来,看看它会不会自己回去。”杜子辕对宁寒露说道。

    “哦。”宁寒露将肥肥的橘猫放到的地上。

    然后……

    它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挪地的意思。。

    宁寒露觉得这模样既视感有点强,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杜子辕。

    “你看我干嘛?”杜子辕敏感地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宁寒露很机智地把话憋在了心里。她总不能跟杜子辕说“你看,这咸鱼样是不是跟你很像”吧。

    “喂,动一动啊。”杜子辕戳了戳橘猫肥肥的大屁股,然而后者只是打了个哈切,然后继续眯着眼睛,一幅“老子就是不想动”的态度。

    “难怪那么肥。”杜子辕无语了,看来靠它自己是找不到主人了,要不干脆丢在这里得了。

    不过宁寒露肯定不愿意这么干,杜子辕只好另想办法。

    “要不我们去问这里的下人吧,他们总知道谁养了猫。”

    “哦,好的。”宁寒露又把橘猫给抱了起来,拍干净它肚子上的草叶之后再度放到了自己头上。她似乎很享受猫咪那软绵绵热乎乎的肚皮。

    随便找了个下人一问,结果还真被杜子辕问出来了。

    “这只猫……好像是煌国武姬的。”

    “煌国?”杜子辕知道,那是一个七锋国北面的小国,面积大概只有傲岚国四分之一这么点,十四国里面都是排倒数的。

    不过这个国家的人口倒是不少,足足有6亿多,所以他们的侵略性也非常强。一来是为了掠夺资源,二来也是为了消耗人口,不然这么点土地真的养不活那么多人。

    因此,外人对煌国的印象大多都是“好战”、“粗暴”、“四肢发达”。这样的形象实在是和猫不搭。

    武姬,这是对武艺高强的女性的尊称。浑天星上大体还是男性占主导地位,在绝大多数行业女性都是不如男性的,就比如这次七锋祭小说比赛,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所以对于有能力的女性,大家总是会给予特别的尊敬。

    姬是曾经一统东极神州的王族姓氏,在当时被赐予姬姓绝对是最大的荣耀。经过数千年的演化,现在大家都喜欢用姬来称呼地位高的女性。比方说歌姬、武姬等等。

    杜子辕听到“武姬”这两个字,脑袋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便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形象,大致跟十万个冷笑话里的哪吒差不多。

    让那下人带路,杜子辕和宁寒露顺利地来到了煌国武姬的别院。

    下人主动上前敲了敲门,很快便有声音从里面传来:“谁啊。”

    杜子辕大声道:“你好,我们刚才在外面看到一只猫,请问是不是你们丢的?”

    本来杜子辕是完全没有必要把猫带过来的,让它趴在那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宁寒露既然把它抱回了他那里,那他就有义务把猫送回来了,不然别人还说他们偷猫呢。

    门很快就被打开,只见一道堪比门板的身影从门里走了出来,那下人赶紧后撤,不然差点就要被撞飞了。

    【果然。】杜子辕看着这出现在眼前的家伙,心想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这煌国武姬果然是一个身高两米多,四肢粗大如象的女人。如果不是声音还有点女人样,杜子辕真的不敢确认她胸前那两坨到底是不是胸肌。

    “大虎!”门板女一出门,见到宁寒露顶在脑袋上的橘猫,立刻激动地跑上前去。那如同锅盖一般的手掌带着一阵风就朝宁寒露脑袋上抓去。

    “稍等一下。”杜子辕连忙伸手去挡,这可不能让她抓下来,要是把宁寒露的脑袋捏爆了怎么办?

    他刚才悄悄用了力库洛牌,所以这门板女的手倒是被他挡了下来。

    “嗯?”门板女一看杜子辕这瘦竹竿似的身板居然单手挡下了她的手,顿时两眼放光,“力气不错!来跟我打一架吧!”

    “哈?”杜子辕顿时翻了个白眼,“才不要,我们是来送猫的,我干嘛要打架?”

    “我不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力气跟你一样大的家伙,手痒了!”门板女完全贯彻了外人对煌国的一贯印象,一言不合就要打架。

    只见她身上先天元气爆发,在体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白雾,这是金丹凝实才有的异象。这女人是一个先天中期的高手。

    杜子辕见她一拳打来,实在是无奈至极。反手就是一记降龙掌拍了出去。他现在修为虽然只是锻体,但在力库洛牌的加持之下,单纯比力气他可不比先天高手差。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门板女看着膀大腰圆一身蛮力的样子,这一拳打出来竟然是一个虚招。她见杜子辕要和她硬怼,半途招式忽然变化,一只手绕过杜子辕的手掌将之引开,另一边抬脚就往杜子辕胸口踹去。

    【我靠!】杜子辕可没有多少实战经验,被这个变化给吓了一跳。好在他神魂修为也到了第六重楼,反应不是一般的快。

    一瞬间,他将力库洛牌更换成了斗库洛牌,强大的战斗技巧附体,他灵活的一个转身躲过了门板女的一脚,同时反手一甩,一粒东西被他直接丢进了她的嘴里。

    那东西入口即化,门板女还没反应过来就没了。不过她也不在乎,还想要继续抢攻,然而杜子辕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

    “什么意思?”门板女止住脚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不继续打了?我觉得你挺厉害的,正好可以过过瘾。”

    杜子辕笑道:“听说过含笑半步癫吗?”

    “含笑半步癫?”门板女一头雾水,“不知道。”

    “呃……”杜子辕有点尴尬,他还以为最近《唐伯虎点秋香》这么火,大家都会知道这个呢。

    他只好解释道:“就是一种毒药。”

    “毒药?哈哈,我最不怕的就是毒药了,”门板女大笑道,“我的焚火七绝功焚烧一切毒素,我还从来没有中过毒呢。”

    “你确定?”杜子辕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像是一个flag,而且她刚才好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