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70章 梦想总是要有的
    杜子辕给了一个裴明央根本没有办法拒绝的条件。他犹豫了,反正已经为了云曼公主穿过一次女装,还跳了极乐净土,这次再跳一次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女装这东西,一次过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知不觉就深陷其中了。

    看到他居然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杜子辕顿时大笑:“哈哈,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你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嘛,行了行了,真当我喜欢看你女装啊,你就放心好啦,我本来就是来帮你的,和你女不女装没关系。”

    “你这家伙……”裴明央松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杜子辕。这家伙人不坏,但是有时候一些恶趣味真的是让人头疼。

    ……

    杜子辕他们各回各家休息去了,外界的讨论却没有停止,第三轮的作品实在是太有话题性了。

    最早上场的松子和萧景栎两人的作品也引起了大量的关注。她们两个在推理上做得还是很完美的,布局堪称无懈可击。

    只可惜是续写,自己这边没问题还不行,必须要与原著接轨才可以。

    萧景栎输就输在这个地方,只是一个细节的不同,导致故事向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

    尽管也有读者认为,歌女的那个细节并不一定就真是原作者的伏笔,这种东西主观性太强了。而且这个细节只是点明了歌女的可疑,并非证明她是凶手的确凿证据。之后真正落实她身份的那些线索全都是狂少补上的,谁能说狂少写的就一定是对的呢?

    然而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悬疑小说最重要的就是细节,他忽略了这个细节,而狂少发现了,那就是他输了。

    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雁云松子的小说他也看过,的确十分优秀。赢了他也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他终究还是十分骄傲的一个人,失败可以,但同一个地方失败两次那就绝不可以了。

    【我比她差在哪儿?】仔细地想了想,萧景栎觉得狂少这次能赢自己全都因为她自己是个歌姬,而他则是对这一行一无所知。

    这就是皇子身份导致的硬伤了,他不能容许自己有这么明显的弱点,于是他决定做点什么去弥补起来。

    想到就做,萧景栎直接出门,连随从都没带。结果走到一半他忽然站住了,因为刚巧在门口碰到了杜子辕。

    虽然打败他的是雁云松子,但杜子辕给他的压力也不小。无论是《无常到》还是《唐伯虎点秋香》,亦或是今天续写的《兽神传》,杜子辕的作品都非常出色,萧景栎经常把自己替换到杜子辕对手的位置,结果能够感受到的只有近乎绝望的无力感。

    但越是绝望,萧景栎的战意就越盛,只有面对强大的对手,自己才能进步啊。他现在的计划就是先超越狂少,然后再追逐七星落月和山风。

    “哦!浮觞饮老师,你也出门吗?”杜子辕主动打了一个招呼。怎么着也是在交流会上同坐一条长椅的关系,杜子辕对这个辣椒皇子还是很友好的。

    “是的。”萧景栎点点头。

    “你一个人吗?”杜子辕还以为皇子出门都是前呼后拥十几个太监陪着的呢。

    “随便走走,不需要他们跟着,”萧景栎反问道,“山风老师也是一个人吗?”

    “我?我不是啊?你看,这是我的青梅竹马。”杜子辕指着林玉颦说道。

    “嗯?!”萧景栎这才发现,杜子辕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人,由于被影子遮住,刚才竟然没注意到。

    “那么就这样,我们先走了。”杜子辕是听说今天晚上七锋皇城里有好玩的东西,所以打算带林玉颦出去看一看。至于小金她们则是早就去看了,只留林玉颦在房间里陪他。

    “等一等!”萧景栎忽然叫住了杜子辕。

    “浮觞饮老师有事?”杜子辕疑惑地看着他。

    萧景栎内心纠结了一阵,不过还是问道:“请问山风老师可知道哪里能够找到歌女?”

    “歌女?你去诗河应该能找到吧。”杜子辕随口说道。【这家伙怎么了?是因为在歌女问题上输给了松子,所以打算找歌女出气吗?】

    “诗河?多谢山风老师。”萧景栎道谢后,便径直离开了。

    杜子辕也没有多想,对林玉颦道:“我们也快点吧,要不然可能就错过了。”他说着便伸出了手,林玉颦很默契地牵了上去,两人手拉手一同上了马车。

    ……

    诗河乃是七锋皇城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书生歌女的情爱故事都是与这里相关。每一年都有大量的落魄书生来这里,希望能遇到一个看得上自己的姑娘,然后供自己读书科考。当然诗河上的姑娘们有不少也都盼望着能够遇到一块蒙尘宝玉,然后被自己慧眼识珠,最终带着自己荣华富贵。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香玉楼是诗河上最大的几条楼船之一,这里的姑娘一个个都是质量极高,诗词歌赋、唱歌跳舞样样精通。甚至有的比起那些“大才子”来都要厉害不少。

    当然,这样的地方竞争自然也十分激烈,有的人吃肉吃到撑,有的人则连汤都喝不到。每一个姑娘都牟足了劲,渴望被一个达官贵人给看上,从此衣食无忧,甚至还能被赎身从良。

    聂馨便是其中之一。

    她本是一农家女,自小被卖到一家大户人家当婢女,可是长大之后夫人嫌她长得太漂亮,怕她勾引老爷,便将她卖到了香玉楼。在这里,聂馨靠着一副与生俱来的好嗓子,被一个当红的歌女看上,收为了学徒。

    这个学徒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说白了就是伴唱,有什么赏钱全都归带她的师傅,她自己除了一日三餐,连一套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

    最过分的是,每次表演师傅都会在她脸上蒙一块白布,这样客人就看不到她的样子了,注意力全都在师傅那边,她几乎没有一点盼头。除非等到师傅退下来。但看师傅那样子,这个日子估计还远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