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63章 松子的优势
    续写《幽遥庄》能够走的路子大抵只有一条,那便是将第四卷补上。这就像是解谜一样,线索在前三卷,根据提示找到凶手,然后推断出他之后的行动以及最终的结果。

    不过,相比于解谜,这其实更难。因为前三卷的线索并不一定就是全部了,也许第四卷还会增添新的线索,甚至极有可能是最关键的线索。这里就需要续写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以及揣摩原作者的心理了。

    前面的伏笔只要错漏了一处,那么续写的推理便极有可能出现漏洞,这是最致命的。

    《幽遥庄》出世的时间很早,小说中一些设定在当时来说还是很新鲜的,例如被围困在山庄、依次杀人并留下线索、一群陌生人相互猜忌却又不得不抱团等等。不过随着这些年跟风者越来越多,这些桥段也变得有些俗套了。

    即便如此,《幽遥庄》依旧是一本十分精彩的悬疑小说。作者不仅文笔出彩,其埋线索的本事也是一绝。一处极其自然的环境描写、一个用词都有可能是有深意的。最后真相揭露时,读者往往都会想“原来是这样”,而不是“居然是这样”。

    这也使得要完美找出所有伏笔真的很难。漏掉或者找多了都有可能,关键还没有正确答案可以对照,只能靠蒙。杜子辕十分庆幸自己没有抽到这本,不然他还真得费一番功夫,这几天就不能那么咸鱼了。

    他看了一下松子给出的“答卷”,大体上和他想的差不多,不过松子准备了那么久,很多细节方面要比杜子辕这随意瞎蒙的要完善。他看完之后心中不禁生起了“这里果然如此”和“原来那里是这样”的感慨。

    他想了想,如果自己给松子打分,应该能给9分甚至10分。就算是原作者来写,可能也就这点东西。

    接着是浮觞饮的版本,他看了一下,顿时眼前一亮。浮觞饮的这份“答卷”可谓是和松子的完全不同,就连最后的凶手都不一样,也就是说他们两个有了完全不同的见解。

    两个人的推理都是相当优秀,各有各的道理,无论是哪一个都没有错。当然,这是因为他们各自在第四卷都加入了新的伏笔,从而将结局引向了自己想要的方向。

    简单地说,就是他们看了前三卷之后猜出了凶手是谁,但是由于证据不足,所以在第四卷加入了新的证据,使得那个凶手能够被确定下来。只是因为猜出来的凶手不同,所以结局也大相径庭。

    “喂,老大,我感觉他们两个都好有道理啊,这下可怎么办?小妹危险了啊。”唐君昊在一边紧张地说道。

    杜子辕白了他一眼:“都叫你平时多用用脑子了,这时候瞎紧张个什么啊?老三赢定了。”

    “唉?为什么啊?”

    “仔细看看吧,虽然两个人的推理看上去都是完美无缺,但实际上浮觞饮老师还漏掉了一个地方。”

    “是吗?他漏掉了什么?”唐君昊也是看过前三卷的,以他的神魂修为,短时间内记住几十万字的小说还是轻轻松松。现在仔细一回想,完全没办法找出杜子辕所谓“漏掉的地方”。

    杜子辕却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先听听评委的评点。”他想看看,三个评委有几个人发现了那个问题。

    【风暮昭应该看出来了吧。】杜子辕看向风暮昭,发现后者表情看上去十分失落,就跟刚刚失恋似的。

    评委们依次开始点评,首先是彦无双:“我觉得两个都挺不错的,没什么好讲的。”

    她这么一说,那端木杏就只好接过话头了:“两位老师的文笔毋庸置疑都是十分优秀,但风格却差异明显……”她说了一大堆话,大体意思就是两位续写者虽然都在模仿原作者的文风,但难免会带上一些自己的习惯。身为女人的松子反而磅礴大气,身为男子的浮觞饮则是细腻柔和,两者并无优劣之分。

    说了半天等于没说。最后轮到风暮昭,她似乎在想心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是端木杏推了她一下才回过神。

    “啊?轮到我了吗?”她看了看大家,然后道,“我觉得,这一轮狂少老师写得更好。”

    “什么!?”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一般评委都是两边都夸一夸,提一提优缺点,然后让1万评委自己去打分。哪里会像她这么直接地说出哪个好哪个不好?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偏袒”了。

    这种情况,要么就是双方实力差距过大,要么就是她有私心。后者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剩下前者了。

    浮觞饮的小说真的比松子的差那么多吗?

    萧景栎本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也一直盯着风暮昭,希望她能给出一个答案。即便对方修为和地位都远超自己,他也想要一个答案。

    风暮昭也理解他的心情,很温和地解释道:“这其实也怪不得浮觞饮老师,我也是看了两位的作品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次的比赛终究还是狂少老师占了优势。”

    “这优势又不是我抢来的,”松子在台上撇撇嘴,“抽出这本书的是他不是我。”她并没有否认自己的优势,这也就使得其他人更加疑惑,她们到底在说什么?

    “喂,老大,她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听不懂了?”

    “那就说明你的脑子已经被僵尸吃掉了,”杜子辕吐槽了一句,不过还是解释道,“仔细想想,风暮昭和松子有什么共同点。”

    “共同点?都是女人?呃……对了!她们都是歌姬!难不成……”回想起松子的小说,唐君昊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这时,风暮昭也开始解释起自己给出这种判断的理由:“首先来看浮觞饮老师的作品,你将已死的盗贼设定成了凶手,理由是因为10年前有关他的事迹只牵扯到了李家女儿一人,事实上并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证明他真的是小偷,也没人能确定他真的杀了李家女儿,如此一来,可发挥空间的确很大……”